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九(2)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LI老板 2518 2017-06-13 20:18:06

  然而,还没等叶尚修做出反应,那女子突然上前一步挡在了叶尚修跟前,长长的墨色的头发从风帽中滑落出来。一袭红色霓幻长袍包裹住她娇俏的身形,翩飞的衣袂在夜风中铺展开来,像一只浴血的蝶,又像是……一支开在彼岸的花。

她的身形缓缓悬浮至半空之中,凝定,似乎是……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向叶尚修一眼。

然而,半空之中,她的眼神已然变了,变得凌冽异常:“越过忘川的一共还剩下九十三傀族人是么?”

“呃——”那傀族首领一双青白的眼翻来翻去,有些摸不着头脑。

女子双掌平摊,纤白如玉石的手指缓缓舒展开来,像极了一株柔嫩的花,而她身上那种压倒一切的气势也在同一时间蔓延开来。她双手结起一个如兰花般诡秘的指诀,没有人能读懂那指诀的繁复,然而,原本那烟波沉寂的湖水,却在她手指伸出的同时沸腾了起来。

空间涌起了剧烈的波动,时光仿佛在这一刻被撕扯、扭曲成一个可怖的形状。

巫族的灵咒!

巫族的灵咒之术永远是三千界域中最为恐怖而强大存在!

曾经是,现在也同样是!

“你,你……不可能——”为首的傀族人终于露出无比惊恐的表情,长长尖啸了一声,身形止不住瑟瑟发抖,“您,您是巫族的大祭司——篱!”

随之,那原本跟在他身后的族人的表情也终于从一成不变的麻木中撬开了一角,一双双浑黄的眼珠中流露出一丝丝骇然之意,傀族首领惶然道:“您不是在沄楼,噢,不对……您不是从未离开过忘川,我们这次临行之前明明,明明曾远远……您怎么可能——”

“既然被你们知道我已经离开了忘川,那么……你们就只能永远留在这忘川里。”

在她构筑的空间里,她一袭红裙盈盈立在河面上,清波微微荡起,摇曳翻卷,将她稳稳承托其上。女子冰冷的的目光深深藏在了长长覆下的羽睫之下,那让三十三天万千界域又敬又畏的忘川此刻在她脚下却蕴育

着一种异样的静谧,窒息般地安宁,就像是暴风雨之前的那一刻。

傀族众人此刻同样立在水中,两厢情况却是天差地别,从三界之外涉忘川而来,那些被忘川腐骨蚀魂后仅剩的傀族人,即便侥幸走到此处也已经是拼得一身伤重。那看似平静的湖中蓄满的是蚀骨之水,现下一群人被花篱用巫咒之术圈在河面之上,便是如坐针毡痛苦万分。

空间的扭曲越来越盛,忘川那如同水银般的湖面从开始的沸腾之势逐渐沉稠下去,那些傀族人的尖叫声,仿佛尽数成了唯隐约可闻的一点遥迢闷响,一摇一晃,一浪一浪,将傀族之人一点一点淹没入水中。

“大祭司,您一直都是神族的大祭司,现在居然对我们下此毒手,若是被神域那边知道,您难道不为您那些还依附于神族之下的族人考虑一下吗?”为首的傀族首领挣扎着恶狠狠高叫道。

“我……从来都只是巫族的大祭司!”仿佛是触动到了某种隐涩的忌讳,花篱的脸色在一瞬间冷酷到了骨髓里,不带感情地看了一眼在忘川里苦苦挣扎的傀族人,说道,“而且,只要今天你们一个都不走脱,那我的巫族的子民就不会有事。”

“你——”为首的傀族首领听到这话,显然是气愤至极。原本冒死来一趟人界,是允诺了神界只是来窥探一下那个人的动向,若是还能得到那……却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意外撞见本不该在这里出现的巫族大祭司,而这大祭司今日又因为要隐瞒自己无法解释的行踪,便打算对他们痛下杀手。

“我不会让你们感到痛苦的——”花篱本可以不必解释,可看到那些即将被忘川掩埋的灵魂,又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世人曲解了忘川多少年啊……忘川,只是为了让你们放下浮躁,得到身心的安宁。”

湖面上,那个女子高贵又漠然地站立着,此刻,她的指尖就如同她的心尖一样冰冷,操纵着这世间生灵的生死,而岸上,叶尚修任凭怎么用力,也挣脱不了身上那道无形的枷锁。

他认得她,她是……花篱!

花篱——

第一次见到她还是在那栋白色的别墅里,那栋别墅很大,大得近乎有些空旷,在客厅的低低的落地窗边放着一只一米来高的青云色瓷瓶,里面满满插着一大束不知名的艳红色的花朵,花瓣或长或短地翻卷着,风一吹,便丝丝缕缕摇摇曳曳。

窗台边,一个穿着一身黑色毛衣的女孩就那么安安静静坐在那里。

她的皮肤白皙到近乎透明,被裹在宽宽大大的毛衣里,好像是听见了开门声,便缓缓转过脸,傲慢又清冷的目光就这样逼视过来,似笑非笑。她有些懒散地坐在那里,在见到来人后,苍白的指尖才从那花瓣上收回……

哐当——

她的衣袖带到那只花瓶,花瓶应声落地,有碎片咕噜噜蹦到了他的脚边,而那一声,与他来说,仿佛是命运的钟声轰然在耳边敲响……

“花,花篱同学——”他收回自己方才一瞬间的失神,清了清嗓子开口。

……

后来,在新生引导处又一次看到她。

她被一个长得很是英俊清隽的男生牵着手远远走来,那男生现在想来才惊觉也是透着几分古怪。当时,见他一个人怔怔挡住了通道,也不叫他让开,反而是停下了脚步,莫名地冲着他淡淡一笑,说道:“这是我妹妹……花篱。”

花篱,仿佛是一个很吃得开的名字。果然,那男生话音刚落,便有一群毛头小子七手八脚冲上来热情洋溢地抢着要帮这兄妹两提行李。然后,那个男生温文儒雅地向周遭人道着谢,接着便从他身边擦身而过,未再停留。

花篱……后来不是明明听说她因为身体原因暂时休学了么?

可是现在,她竟然以这样不可思议的方式出现在这所学校里。叶尚修眉头紧紧拧着,显然眼前的景象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大祭司……你真的要这般赶尽杀绝吗?”傀族首领的面色此刻已经呈现出了一种死灰之气,眼见着花篱心意决绝的样子,最后,像是拼尽了全部的力气咬牙切齿道,“如果您一定要这样做的话,就别怪我们只能争个鱼死网破了。”

仿佛是接到了某种讯号,那剩下的几十来个穿着灰色衣衫的傀族人蓦地收起先前痛苦的神色,木然的脸上一双双空洞的眼睛开始流出一种青色的血液。月光温柔,而月光下那一张张脸却泛出一片渗人的白。

他们开始进行一种从未见过的跪拜仪式,不断以头拄着水面,整个身子匍匐着贴在湖面上,也不管不顾那被腐蚀得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的躯体,他们将双手放在头的两侧,以肘支地,微微举起,掌心向天,口舌翕动,开始了一种奇异的祷告。

湖面开始荡起涟漪,一圈一圈向外扩散着,随着祷告声绵绵不绝,那涟漪竟然生生越过花篱所设下的结界,绵延其外。

“不要以为只有你们巫族承载着上古秘术,我们傀族这次就算拼尽了性命也要将这条通道传递到神族手上,那时,便是这人界曝露在天下人眼前的时候,哈哈哈哈——”

然而,那个已经疯狂的傀族首领尚还没有讲完,一抬眼,就看到花篱脸色肃冷地从袖中缓缓取出一截青玉色的……卷轴。

“星……是星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