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九(3)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LI老板 2420 2017-06-15 21:03:07

  那首领显然是见多识广之人,只是遥遥一见,便认了出来,随即惊恐地大叫起来。

“是!星图——”花篱叹了口气,在夜色里仰头看天,眼神里闪过一丝淡淡的悲悯之色,“一旦动用星图的力量,你们恐怕就彻底要灰飞烟灭了,这三十三天的界域里,再也不会有傀之一族的存在了。”

那一抹玉青色的卷轴被徐徐展开,遥遥辉映得整个忘川就如同一匹银缎闪耀,原本明亮的月光被星辰的光辉所替代,所有人都仿佛觉得那一刻自己像是漂浮于浩瀚虚空之中,投身在那星辰闪烁之间。像是一场巨大的盛会终于开幕,星芒耀眼万丈,晃得每个人的眼前都像是暂时失了明一般。

“好!好!好!”那傀族首领知道事已至此,已是两伤,便索性一咬牙,从怀中摸出一把金银两色小刀,猛地抬起自己手腕毫不犹豫就割了下去,阴恻恻地笑了起来,“祭司大人,您想不想看看我们傀族中的不二秘术——偷天换日?”

花篱心头一震,蓦地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随着一阵“嘎嘎”的阴鸷笑声,只见那原本还跪在那儿尚存的几十个傀族人在呼吸一瞬间忽然褪去了皮囊,露出了一幅幅森森白骨。花篱还来不及吃惊,就看到那白骨之上居然毫无征兆地又开始一点一点长出新肉,从四肢、躯干,渐渐到头脸……

“你——”

“是,这是我傀族才有的秘术,我很快就会将神族的天将们招来这人界……不需要他们付出通过这蚀魂之水的代价,神将们会一个个毫发无损地出现在这里。届时,就请祭司大人好好地向神族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吧。还有……还有就是他们,他们一定会收回‘星图’!”

说到这里,花篱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她缓缓伸出右手,掌心指天,五指指尖承着星光各自幻化出了一道流光,五色流光交织最终汇聚成一道赤红色的火链。花篱将火链扣在自己腕间,左手一探,平伸握向那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卷轴。

星光摇晃,星图开始震动,有巨大的轰鸣声由远及近响起,花篱咬牙承受着星图所传递而来的力量,此刻,她必须……也不得不用最快的速度将通往人界之路封印。

虚空之中,红衣女子的额上渗出层层汗珠,脸色也开始越来越白。

星图……远比想象中的难以控制。

“还是……让我来吧。”远处的黑暗中,缓缓响起一个声音,在河面开阔之地听来,就如回声般缥缈。

夜色里,有少年一步一步走到这漫天星河之中,他面无表情,十七八岁的眉眼却很是清澈好看,一头墨绿色的短发在夜风中肆意飞扬,还有鬓角那几缕显眼的白发竟毫不违和地贴合在这张分明还是少年人的脸庞上。

“境!”女子的身躯显然已经承受不了星图的力量了。

“又见面了……虽然这三界之外的人和故事着实让人好奇,可是……我也不能让他们随随便便就来我的界域,还……妄想拿走我的东西,你说是不是……篱?”少年看向花篱,冲她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轻轻抬起左手手腕,掌心中一道暗金色星光瞬时冲天而起,而那星图果然就像是感应到自己主人一般,从花篱手中挣脱,飞将而起。

一闪一烁、一呼一吸,铺展开来的苍茫长卷一点一点与少年背后那六芒星阵遥遥呼应。

“你——你——”傀族首领的瞳孔在乍见少年之后险些就要爆裂开来。

暗金色的瞳孔,墨绿色的头发,永远是十七八岁少年人的青涩稚气模样,唇边是最清澈不过的笑意,可是眼里却带着最为冷厉的杀伐果决,虽然此刻他身边不见那凶悍刚猛的穷奇妖兽坐骑,但还是一眼就辨识了出来。

这……不就是传闻中,神界那位最为骁勇不羁的一代战神——境么。

传说,当年神族皇将境因为受命封印一最为强悍的妖族,而他则在收复那支妖族之后不幸陨落。与此同时,神界最小的王子,也就是那位性情最为诡秘莫测的小殿下,居然在大婚当天,在神界的光华门前因暴怒而掀翻了接亲的舟辇,一转身,却带走了这位神将的尸身。

于是,三十三天万千界域流言四起,有说是那小王子与那位神界皇将之间有着不可言明的断袖之癖,又有说法是小殿下他生性反骨,来这么一出是偏生要夺走神界的圣尊之物——星图。总之,这件事被以讹传讹,闹得个沸沸扬扬,神界当初是花了不少手段才将事情给平息了下去。

许多年后,这件事明明已经无人再敢提起,可神界自己却突然传下密诏通牒,让身为附属臣域的傀之一族调派人手,经由冥河忘川入手,寻找那突然之间消失了的人间界域。

傀族本来对这种事并不上心,可猛然想起有那圣物‘星图’流落到了这三界,据说那星图拥有着神秘莫测至高无上的力量,不然,当初那小王子也不会用如此手段将其带走,所以傀族至此这才动了心思,人心不足,更不惜以族人性命为赌注冒险穿越这蚀魂之河。

哪知道,今天这星图算是见识到了,可也没想到会齐齐撞上神界那根反骨,还有……巫族的大祭司,甚至,连传闻中明明已经身死魂消的皇将境大人也一并出现了。

少年的目光掠过那傀族之人吃惊的表情,微微侧身,一道暗金色光链自袖中飞出,在半空中六芒星阵的照耀下,将那湖面上那一片数十人,一个接一个牢牢捆住。

可光链之下那些神将却已经基本成型,且皆非等闲之辈,虽然有些不明眼下状况,可反抗是本能的,于是一拉一扯之间,少年也不禁心口血气翻涌,经不住轻咳了起来。

神域之将自是训练有素,但见那星阵光芒一黯便是契机,立即自发驱动手中兵刃往操纵光链之人身上招呼过去。

一时间,凌厉锋芒卷起的光影,如瀑布一般向着少年逼压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火红炽焰的链条已经从花篱手中飞出,顿时将少年身上的压力减轻了几分。于是,一群人

纠缠在了一起难解难分,耳花篱和境两人皆是带着旧伤未愈,所以,显然是越拖下去越吃力。

“我困住他们,你……你全力打开星图!”不知为什么,花篱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看向了岸边林荫深处,“要封印住来路……恐怕要动用更大的力量。”

然而,境的一声“好”字还未出口,就看见——

所有的神将突然萎顿,齐刷刷跌倒在湖面之上,以一种静静的、诡异的姿态。

岸边,穿着粉色毛衣的女孩苍白着脸色,颤抖着连退了好几步,终于重重跌坐在地上,看向花篱结结巴巴说道:“只要,只要杀了那个首领,咒术就进行不下去了。”

花篱微微一震,记忆里……她分明是生性那么怯弱的一个孩子。即便那天鲜血流满整个祭台她都只蜷缩在那里不敢吭出一声,连哭泣都是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抽泣着。

原来,每个人为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和事……都可以变得悍勇无比。

LI老板

今天,是6月15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