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狠妃霸上冷暴君

第五章 不平静的夜

狠妃霸上冷暴君 丽小酱 1230 2017-04-13 10:04:58

  章琰景灏挑眉看向聆怅惋,聆怅惋见他那么肆无忌惮地看她,把头往另一边扭去。章琰景灏上前一步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扭头看他。聆怅惋吃痛出声,瞪着他骂道:“你变态啊。”

章琰景灏松开手冷声说道:“还能骂人?看来还是有痛觉的。”

聆怅惋冷哼一声。

章琰景灏走向弦妃,痞痞地笑道:“啧啧啧,看这个疯子的样子也熬不过明天了。”

聆怅惋拽着囚车把手冷声道:“她不是疯子!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章琰景灏缓缓说道:“看来你还是没有学乖,还弄不清现在的状况吗?我的公主。”章琰景灏边玩弄手上的玉佩边道:“还没有人这样威胁过我,而且还是个女人,你说话语气大可惹恼我,我章琰景灏发誓绝有上千上万种方法折磨死你。”只见章琰景灏手一挥,两个士兵提着一桶水朝一边快虚脱的弦妃泼去。大漠的深秋夜晚还是略有凉意的,更何况还被泼一桶冷水浑身湿透,寒意更加刺骨。很快,弦妃先是一阵大喊,便是不间断的哈欠连天,语无伦次地说:“别杀我,咸王,别伤害我家人。”说完便缩到囚车的另一边。

章琰景灏冷声说道:“呵,咸王?看来咸王对他的王妃不怎么爱惜啊。”

聆怅惋拽紧手中的铁链,手都发红了却还一声不吭。

突然远处传出阵阵唏嘘声,章琰景灏霎时立即警惕起来。聆怅惋耳朵听力也久经训练,因而也升起一丝警惕。章琰景灏拽过一个士兵说道:“回去让蓝将军戒备。”士兵一离开,在草丛中窜出几个黑衣人,挥舞着长剑紧逼而来。章琰景灏一个飞身,撂倒一个黑衣人,很快却又被另一个黑衣人缠上,从身手看来这帮黑衣人训练有素,看来不能小瞧了这帮黑衣人,章琰景灏一个踢腿退出重围。很快,不知道黑衣人用的是什么阵型,即使是章琰景灏这种武功一打一的高手一时半会儿也脱不开身。

一边的聆怅惋一边担心一边心急地弄开木囚车的锁,刚巧一个黑衣人一个旋风掌过来,聆怅惋就在那一瞬间弄开了锁,她翻滚在地,看着那碎了一地的囚车,要不是她身手速度够快,现在估计已经是掌下亡魂了。顾不及那么多,聆怅惋趁章琰景灏还被黑衣人围困时,咬牙爬起身,走到弦妃的囚车前。这时一个黑衣人用剑向聆怅惋刺来,她虽然眼疾手快迅速避开,但还是不免被利剑划破衣衫露出伤口。聆怅惋闪身避剑,从地上捡起一把匕首用力准确地朝那个黑衣人刺去,黑衣人应声倒地。刚好这一幕被不远处还在打斗的章琰景灏看见,心想,这女人,看来还真是心狠手辣型的。

聆怅惋捡起匕首边用力敲锤弦妃囚车的锁链一边轻声温柔地对囚车里瑟瑟发抖的弦妃说:“母亲别怕,我是惋儿,我不会让他们伤到你的。”就在那一瞬间,一个黑衣人使出暗镖向聆怅惋后背射去,可聆怅惋还在敲砸锁链,全然不知。就在此时,章琰景灏一个箭步挡在了聆怅惋面前,聆怅惋听得背后有动静惊得转身用匕首朝眼前黑影刺去。一声沉重的闷哼才把聆怅惋拉回现实。此时,蓝将军已经带着禁军赶来了。

聆怅惋惊恐地张大嘴巴,上手不知所措,章琰景灏体力不支向后朝她怀里倒去,闭上了双眼。蓝将军急忙小跑过来还一边朝士兵喊:“章琰王受伤了,马上召集太医。还有把这个阶下囚给我看紧了。”蓝将军看向呆滞的聆怅惋便扛起已经失去知觉的章琰景灏便往回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