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狠妃霸上冷暴君

第二章 一眼万年

狠妃霸上冷暴君 丽小酱 1230 2017-04-09 11:42:33

  汉军冲破楼兰,占领了城楼。

楼兰大殿内,早已一片血腥。

“章琰景灏,我楼兰自与你汉朝签订盟约以来,年年按时朝贡,驼羊金银珠宝美人样样不少,今日盟约未过你汉朝却来犯我疆土,杀我妃嫔!”咸王站在大殿中央手持宝剑指向殿门。

只见殿门站着一个身披汉服战甲的男人,沉重头甲把他整个半张脸遮住,虽看不清模样,但一双有神却又冷峻的双眼令他蒙上了一层让人敬畏的恐惧。他步着轻缓的步子,一步一步逼向咸王。

“章琰景灏,我警告你别再痴心妄想往前半步了,我大漠的四十万禁军已布置在后城十里之内了。”看着章琰景灏的步步逼近,咸王手里的宝剑不自主地抖动。

章琰景灏没有停下步步紧逼的步伐,微微开口:“你楼兰的禁军吗?怎么不问问你司徒将军背着你帮我大汉立过什么功吗。”忽的章琰景灏停下了步伐,戏谑地看着咸王。

咸王忽然放下宝剑,站在殿阁中央:“哈哈哈,想我楼兰百年大业却毁于我手里,小人当道本王却一直蒙于鼓里,着实不甘心啊!”话音刚落咸王猛地拿出匕首刺向自己的喉咙,倒在了殿炉旁。章琰景灏惊愕地神情一划而过,随之面无表情代之。

“啧啧啧,七哥,这真是可惜了。本来还想抓这楼兰老狐狸回大汉已示世人的,想不到这老狐狸临死来了这一出。”一个身着白衣的飘逸男子走向已无呼吸的咸王对章琰景灏嘲讽地说道。

章琰景灏走向殿阁中间朝白衣男子冷冷说道:“趁我脾气好的时候,滚。”白衣男子吐了下舌头,朝殿后一闪便不见人影。

“走,快点!”门外拖动的锁链声伴随着士兵粗鲁的吼叫,章琰景灏回过了头。章琰景灏发现是一名红衣朱砂女子,一双宝蓝眼里不带一丝波澜。“站住。”章琰景灏朝门外说道。

门外士兵恭敬地朝章琰景灏作揖回道:“陛下,我军与蓝将军巡后亭时发现此女子和一位妇人。”

章琰景灏踱步到殿门口,伸手欲扯下聆怅惋红色朱砂巾,聆怅惋把头一瞥,章琰景灏抓了个空。章琰景灏仔细端详,这女子身姿妙曼,虽说看不清脸庞,但凭着她一双妩媚有神的双眼就知道这女子面容倾城,还有身着的红色朱砂裙一看就是上等布料,她会是谁?楼兰国的妃子侍嫔公主不是都在揽月阁待着吗?这个女子怎么会出现在后亭?章琰景灏充满了好奇。

“你就是汉王章琰景灏吧?”未等章琰景灏询问,聆怅惋已先开口。

“大胆放肆,见到章琰王居然敢直呼名讳!”一旁的士兵说完已举起右手想要朝她脸颊打去。

聆怅惋忽然出手去挡:“小小士兵你敢!”接着目光凌厉地望向章琰景灏:“我贵为楼兰的长公主,你敢!”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但威凛凛的语气却震慑了在场每一个人。聆怅惋这才感觉到了身旁这个王的气息,他大概廿五出头,有刀削般的脸颊,高挺的鼻梁,锋薄的嘴巴,眼神锋利,是那样的浓烈和沉稳。

章琰景灏抿唇一笑:“楼兰末朝公主,你可知道如今楼兰是谁天下吗!”说罢手朝殿里一指,聆怅惋看到的是倒在殿炉旁的父亲。她先是朱唇微张的惊恐,眼泪随之而来。章琰景灏在一旁戏虐的看着聆怅惋,痞子性象征的微笑却一直未停下。

聆怅惋忽然望向章琰景灏,缓缓说道:“我知楼兰要亡已定,只求陛下放过我母亲。”聆怅惋虽是请求,但她望向章琰景灏眼里的傲气却未消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