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狠妃霸上冷暴君

第六章 何谓缘

狠妃霸上冷暴君 丽小酱 1353 2017-04-13 13:35:46

  聆怅惋呆滞地任由士兵给她捆绑在篝火旁的木桩上。她满脑子的凌乱,由母亲被章琰景灏泼冷水到黑衣人出现,再到章琰景灏帮自己挡暗镖而被自己误伤,聆怅惋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多想,可是章琰景灏倒下时发白的嘴唇和紧闭的双眼仿佛在聆怅惋的脑海里扎根。

另一边汉军军营里。

章琰景灏躺在营帐里,嘴唇发白,额头不断地冒冷汗,整个人都处于虚脱状态不停地发抖出冷汗,一边喃喃自语却总醒不来。在一边的军医一边擦额头的汗一边颤巍巍地说:“蓝,蓝将军,这章琰王中的暗镖上有毒。”说完又是一阵下跪接着道:“蓝将军,此毒是西域数一数二的红杉毒,臣真的是回天无力啊!”说完不断地磕头,立在一边的士兵听罢都整齐地立直手中的兵器,单膝下跪。

“庸医!”在一旁的蓝耷琛拽住军医的衣领,凌厉问道:“不就一个小小西域毒物,你一届几十年老军医竟也解不了毒吗!”

老军医连忙摆手道:“红杉毒毒性烈,能解此毒的估计也就只有西域的巫蛊大师泸月了。臣实在是无能为力啊,臣惶恐,求将军绕了老臣吧。”

蓝耷琛放开老军医衣领,朝他挥挥手,老军医见此番,便连忙告退。蓝耷琛走到章琰景灏身边,有一个侍女在一旁不断地给章琰景灏换额头的汗巾。“在大漠中心,到底是谁想要夺你的性命?您放心,臣跟您出生入死征战沙场多年,臣定不会让王您就此死在沙漠的。”蓝耷琛对还在噩梦中的章琰景灏说道,说完便握紧手中剑柄走出账外。望着满天的繁星,蓝耷琛还在思嘱到底上哪找巫蛊大师泸月时,忽然生出一股思绪,疾步向东南面走去。

聆怅惋还在思索时,看见对面有人带着几个士兵向她走来,来的人,正是蓝耷琛。聆怅惋缓缓地抬起头,想要看清来人,她的秀发凌乱地耷拉在前额,脸上的红丝沙丽还未揭开,但一双毫无神采的眼神却让人看了有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蓝耷琛先是朝她看了两眼,便凌厉地问道:“你可认识巫蛊大师泸月?”

聆怅惋惊得望了他一眼便缓过来冷静地说道:“我本就一直待在楼兰城里,又如何识得什么巫蛊大师。”她的不安和一闪而过的慌乱哪里逃得过蓝耷琛的双眼,蓝耷琛又不是傻子,虽并不知道她们是什么关系,但他从她的慌乱可以看出她们之间一定有关系。

“章琰王身染西域剧毒红杉毒,你可会解。”蓝耷琛见她不愿意说太多,也就没有再问下去,他本就是一个不喜欢勉强女人的人,更何况是这样一个看似柔弱得想让人保护却又那么坚强的落魄公主,蓝耷琛便直接开口。蓝耷琛这句话看似问句,但却更似陈述的语气。聆怅惋眯着双眼直直地看向蓝耷琛,想要看穿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但是却不能,这位将军,实在是太能掩饰了。等待回答的同样有蓝耷琛,他在赌,他在替章琰景灏一辈子的运气去赌这个被章琰景灏亡国灭族的女人会解,亦或者说这个女人愿意解。在看见聆怅惋摇头的那一刻,蓝耷琛知道无望,便转身想要离开。

“蓝将军,请留步。”聆怅惋在身后轻声说道:“蓝将军可否回答怅惋一个问题。”

蓝耷琛转过头说:“聆姑娘请讲。”

“你知道我会解的,你亦知道泸月跟我楼兰家是有渊源的,你大可绑我母亲威胁我,又何故如此。”

“我从不喜欢勉强人做他不喜欢做的事,因为我知道,心不在人留着也就只是驱壳一副而已。”蓝耷琛开口道。

“这就是你和章琰景灏的区别。"聆怅惋定定的看着他,又道:“你就不在乎章琰景灏的性命吗?”

“我比谁都在乎。”蓝耷琛说完便欲离开。

“我跟你走。”聆怅惋在身后淡淡地说:“他亦救过我性命,这一切也是因我而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