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狠妃霸上冷暴君

第四章 一袭白衣少年

狠妃霸上冷暴君 丽小酱 1127 2017-04-11 10:12:14

  大漠秋天的夜晚格外地荒凉,在到大漠边缘,除了萧肃的风声和细微的羊驼的叮铃声外,空无一物。此时,大漠深处传来一阵叮铃驼铃声,还伴随着哒哒马蹄响。领头插着一支汉旗,随着风声呼呼飘动,在萧肃的大漠中多了一丝荒凉。

“陛下,我们军队已经日行好几十里了,士兵们也累了,前面就是醉桃林,要不我们先就地休息,不知陛下意下如何?”带队的蓝将军一跃下马两手作揖单膝跪在章琰景灏马前。章琰景灏松了马的缰绳,挥手示意,蓝将军一得令便下去让士兵整顿休息。

聆怅惋和她母亲弦妃分别两手被铁链捆住锁在囚车上,两人均一天一夜未进过食。聆怅惋转头望向身后囚车里的母亲,她自小跟姑母泸月习西域之蛊术和剑法,身体素质还能撑一段时间,但眼看弦妃已经虚脱得直不起身,两手微弱地拍着囚车的锁链,嘴巴微张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眼见如此,聆怅惋气愤得用手上的锁链哐哐地敲打囚车。

一旁的士兵见了,用手上的软鞭用力朝聆怅惋身上打去:“吵什么吵,造反啊,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境地还以为自己是楼兰公主呢?我呸!”说罢手上的软鞭挥动得更用劲了。聆怅惋只能咬牙忍受着这一次的狂风暴雨,小手拧成拳头不断握紧。忽然士兵软鞭被挥动掉地,整个人被踹得离地好几尺,不一会儿喊声连连。

“七哥的兵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不远处一袭白衣少年一边拍打身上的灰尘一边嫌恶地说。

聆怅惋循声望去,身上的伤口一下扯痛让她不禁皱了一下秀眉,却未喊痛出声。只见一袭白衣少年温婉如玉,腰间佩了一块深绿色,趁着朦胧月光的照射显得墨绿墨绿的。少年的一双大眼定定地注视着聆怅惋,鼻梁高挺,在眉心中长着一颗美人痣,眉眼间上下透露着一股痞子气。聆怅惋正疑惑这个人到底是谁的时候,少年朝囚车走来。

“你便是聆怅惋?”白衣少年站在聆怅惋面前询问。见她不出声,少年刚要倾身上前,身后传来一阵寒风,少年不自觉地转头,看见章琰景灏站在身后,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七哥怎么来了。”不似询问,却似陈述。白衣少年转过身,靠着囚车不经意地开口。

“九弟怎么有空来看这个阶下囚来了,莫不是对她有兴趣了?”章琰景灏说完径自走向聆怅惋,说是询问白衣少年,双眼却定定地望向聆怅惋。聆怅惋看向章琰景灏,感受着他缓慢靠近她时的危险气息,双手握拳拽得更紧了。

“我来是因为看不得七哥对一个弱女子下手,即便她沦为阶下囚。”白衣少年平静地说。原来此白衣少年是汉王朝先王的第九个儿子——章琰景卿,排在章琰景灏后面,自章琰景灏登基,便被封为镇南王,整日玩世不恭,在朝中不问政事,此次随章琰景灏出征楼兰也是一时玩心大起而已。

章琰景灏玩味更重了:“九弟,我估计你也看不得你的瑾儿受苦吧?”章琰景卿脸色突变,随即直起身,轻抚了一下衣袖说道:“也罢,你的囚徒你自己管,我便去要点酒喝。”说完头也不回地消失在竹林里,留下章琰景灏和浑身吃痛的聆怅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