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民间文学 丝路胭脂

第四章 阴错阳差

丝路胭脂 圣云青草 1094 2017-04-23 02:09:12

  然而,谁知当表姐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舅妈时,舅妈却说,你以为靠唱唱跳跳都能吃饭、都能过日子?

要在旧社会,那叫“戏子”,等人老珠黄了连送人都不要,你还想嫁人!

表姐不跟舅妈争,她知道舅妈这么说是有所指的,舅妈年轻的时候也是和表姐一样,能唱能跳一表人材。

那时候各公社各生产大队纷纷抽人去县城开挖公路和参加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会战,十七岁的舅妈就是那时被她们生产队抽去挖无量山公路的。

在工地上劳动一年,她的天赋在一次会演中被指挥部相中,从此抽调进县文工团,专门唱歌跳舞排样板戏,到各地慰问演出。谁知好景不长,到后期公路完工,文化大革命也结束时,她们这帮当初从各地民兵连拉出来的泥腿子,只好又统统卷起铺盖回到了各自的生产队。

舅妈因为吃了几年青春饭,手变嫩了,脚也变软了,田地里的农活有点做不赢,加之寨子里的人认为象她这样吃得好又玩得好的人突然被整回家来,一定是在外边犯了错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否则怎么可能这样,

但一个细皮嫩肉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她能犯什么事呢?那是再明白不过了,除了作风问题还会有啥?

于是刚20出头,交了一阵好运又倒霉回来的舅妈成了寨子里人见人避的坏女人,直到几年后才与邻村一位大自己几岁且一条腿有些残疾的男人,也就是现在的我舅舅结了婚。

对舅舅和舅妈作出的结果,一向“犟”得很的表姐这次并没有反抗。她言听计从、规规矩矩的到学校把家长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老师,在老师的一片惋惜声中,表姐从容走进教室。

其实表姐那次并非就真害怕了舅舅和舅妈的叱责,实际上她是另有主意。

那时的表姐已经不满足于年纪轻轻就去唱唱跳跳,知识的光辉已经在她前面映出了一条广阔的大道,她想上高中,进而念大学,以后到歌舞团去当一名选人的团长,而不是做一个让别人挑选的演员,她更不愿看到母亲的故事在自己身上重演,表姐当时在班上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成绩也名列前茅,她有这么做的资本。

表姐就这样放弃了她一生中唯一一次可以挣脱农门的机会。

可是命运往往捉弄人,正当初中毕业的表姐以优异成绩被县一中录取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也随之发生——

本来就一条腿有些不便的舅舅,在一次去犁苞谷地时被撒野的耕牛拖伤,犁头深深扎进肉里,脚缆筋也给挑断了,同时一只手膀也被摔脱臼。

这真如晴天劈雳,表姐欲哭无泪,她匆匆将自己攒着和家中凑来准备交学费用的几千元钱如数取出把父亲送进医院,住了没多久钱不够又跑回来卖掉那条造孽的耕牛和圈里的羊群,这才总算勉强凑够数目为舅舅做了手术,然而此时,学校早开学几个月了。

念书的钱没了,父亲也躺在床上,弟妹又小正上学,母亲一个人忙出忙进顾了这头丢那头。

世上事情有时就是这样,阴差阳错之下,表姐无奈噙泪放弃了自己的大学梦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