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民间文学 丝路胭脂

第三章 又猴又犟

丝路胭脂 圣云青草 1165 2017-04-23 01:50:58

  表姐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自然的,血液中肯定要遗传先祖的基因:胆大包天、敢作敢为、宁折不弯、心地善良。

虽说在表姐出生的时候,曾经辉煌过的林氏家族早己日薄西山气息奄奄,那些一度叱咤风云的祖先们也早变成了供奉在家堂桌上享受香火的一块块木制“灵牌”,但他们的勤劳善良、英勇豪爽、刚直和坦荡的凛然之气却一直留传在了后辈儿孙们的骨子里、血液中。

表姐就是这些儿孙中的一个。实际上表姐正是她们中的典型。表姐自小勤劳勇敢,性情刚烈,做事有主见,一但想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决不会为旁人所动。

过去在无量山一带,由于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女孩大多数不去读书,即便偶尔有到学校去的,也顶多念到初小——二三年级便辍学了。用山里人话说,女娃是盆洗脸水,早晚还不是要泼出去(嫁人),只要能写得起自己的名字就行。

但表姐却不愿如别人一样,她不但死缠硬磨逼着父母进学堂念完了初小,而且还要念高小(五、六年级),我舅舅和舅妈不答应,她就每天偷偷往学堂跑,后来舅舅发狠,不给书钱学费,并限量完成家务,否则不能吃饭,想籍此逼她退学。

可表姐毫不退缩,每天早起晚睡,念书、拉猪草、带弟妹和烧饭洗碗等家务一样不落下,逢到假期学校停课,她就夏天找木耳、寻香菇、挖竹笋,冬天上山挖草药、拾菌子、还摘金银花、采野菜,把所得全部拿到街上卖,常常在假期里就将一个学期用的书钱和学费攒够了。

有时,表姐甚致还能给家里买点盐巴和针头线脑之类。久而久之,舅舅和舅妈无话可说,表姐就这样一直念完小学又去念初中。等到表姐回家那年,她成了村里第一个中学毕业生。

在村里,表姐不但读书“猴”(厉害的意思)众人皆知,就连脾气“犟”(固执的意思)也是出名的。那还是在小时候,一天猫翻灶台打烂鸡蛋,舅妈不明就里说了表姐几句,表姐不服,据理力争,情急中舅妈随手给她一巴掌,她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二天二夜不吃不喝,等第三天舅舅踹门闯进去时,她躺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表姐美丽大方、性格开朗、能歌善舞。自小到大,她都是唱着歌儿走过来的,那嘹亮婉转的歌声象黄莺啼叫、画眉鸣啾,伴着她从少年一直走进了青少年。

表姐背起书包去学堂的时候唱“上学歌”、赶着羊群上牧场的时候唱“放羊歌”、挎着竹篮进山挖药的时候唱“朝山歌”、从学校里回来唱“毕业歌”……

总之,我也说不清是表姐和歌声一起成长起来的还是歌声和表姐一起成长的,反正是在我们附近的那几个寨子,人们只要想起表姐就会自然想起歌声,只要想到歌声自然就会想起表姐,似乎表姐永远与歌声同在、歌声永远只属于表姐。

在表姐的一生中,也曾有过一次可以跳脱农门的机会,但被她放弃了。

那还是在表姐进初三上学期的时候,一天早晨,班主任老师带着几名女阿姨来到教室,老师介绍说她们是地区歌舞团的,这次特地来学校招演员。

后来,在老师推荐和表姐精彩的现场表演下,歌舞团的领导当时就说:这个学生我们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