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民间文学 丝路胭脂

第八章 偶然成必然

丝路胭脂 圣云青草 1302 2017-04-23 19:13:01

  “免贵姓林,”表姐极不情愿的回答,“几本课本,没有什么好看的”。

“哟,这么漂亮的姑娘也读书?”小分头故作惊诧道,“什么圣贤书啊,这么金贵,我瞧瞧?”说着也不等表姐同意,伸手就来取了一本。

还没待表姐反应过来,就见他一拍大腿:妈呀,搞半天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在下也是来自考的,而且就跟你一个专业,不过这次虽报两科却只考了一门,今早考的这科昨晚酒醉睡过头了没赶上,不信你看?

他说着掏出一个墨绿色封面的小本子递给表姐,“这是准考证”。从这个准考证上表姐才知道,原来小分头名叫肖仁,跟自己就在一个乡里教书,而且他所在的村完小离自己的学校也不远,肖仁还是那个完小的校长。

同时,从肖仁吹嘘中她还知道他属于思范毕业的正式教师,是去年才分配进来的,家就在县城刚才上车处的一条老街上。末了肖仁又问表姐的情况,表姐随口应了几句,“哦,难怪气质那么高雅,原来也是为人师表者呀”,肖仁啧啧赞叹着。

临下车,肖仁对表姐说,你这么年轻漂亮,我们为什么现在才认识?真是遗憾,要不调到我们学校来算了。表姐回说谢谢不敢高攀,顿顿肖仁忽然发誓似地自言自语道:好,小姐不愿过来,那么肖某就只好跟过去了——咬定青山不放松,总有一天会让你感动的!

表姐当时觉得好笑:这人怎么啦,尽说些没头没脑的话,你在哪教书跟我有什么关糸?于是随口嗯啊着没在吱声。

从县城回来,表姐又开始了自己忙碌的校园生活,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应学校所属寨子社长的请求,表姐还办起了扫盲班,白天教书晚上扫盲,表姐每天夜里都到很晚才能上床睡觉。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那次客车上的邂逅以及什么调来调去等等的往事,表姐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她才不管你那些与工作不相干的闲事呢。

岂料事情还是有了变化,而且这一微妙的变化从一开始就打乱了表姐平静的生活,让她从此走进一种生命的必然,她只好无奈的献出了自己那一头如瀑的青丝,变成了一个短发的姑娘。

那是在考试结束后的第二个学期,当新学年开始,表姐到村完小去参加例行的教师节会议时,主持的村支书突然宣布,说鉴于工作需要,完小的前任校长已经调离,新来的校长刚刚报道,要大家欢迎,并在今后工作上给予支持。

就地这时,伴着噼哩啪啦的掌声,一个穿迷彩服,留小分头,脸上长着几颗青春痘的矮个青年忽然跃入了表姐的眼睑。表姐先是一怔,觉得这人好面熟,似乎在哪见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小分头笑咪咪的走了过来,握着她的手说:怎么样,林老师,我说话还算数吧?你这久好吗?

“喔,客车上!”这时表姐脑海里倏的闪过一个镜头,怎么会这样呢,生活真是让人弄不明白。

这个当初看见就嫌恶而且打心眼里瞧不起的男人转眼就成自己的直接领导,这就意味着在今后的生活中自己几乎随时要和他打交道,随时都要看见他脸上的粉刺疙瘩了。

表姐有些惊恐和惘然,她懵懵的站在那里,只是机械地伸着手喃喃的说:嗯,好、好好……

“晚上别回去了”,小分头又说,“我在馆子里订了一桌酒水,请大家给我接风,也请林老师赏脸”。

新校长还发表了些什么演讲,表姐记不清了,她只是觉得自己以后的生活也许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平静了。同时也隐隐感到自己和小分头之间可能将要发生一些什么。

可是到底将会发生什么呢,她又是一时连自己也说不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