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民间文学 丝路胭脂

第十五章 心有千千结

丝路胭脂 圣云青草 2021 2017-04-29 18:29:59

  应该说,二十一岁这年怎么算都是表姐人生中很难磨灭的高峰和顶点。

这年表姐大专毕业,这年我们班以全县语文单科第一,全班平均分第二名的好成绩在统考中勇夺头筹,我们学校的校名也一下子印上了县里的教学简报。

要知道全县有多少学生,更有多少个象我们这样的校点,要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胜出是多么的不容易啊!表姐也因之被县上评为“优秀教师”。

同时,为表障她在扫肓方面取得的成绩,乡上还决定给予嘉奖,具体办法是学校奖一盏汔灯,脱肓班学员每人一个搪瓷口缸,表姐的奖品则为一把印有“农村成教工作纪念”字样的五榜水壶。

当然,作为一名临时代课教师,取得如此的成绩应该说是十分不容易的,同时也是差不多的了,但表姐并未就此陶醉,她是那种做什么都不做则已,做就要做到最好的人。

所以既便是如此的成绩她仍不满足,仍在努力,其实就在这一年,最让表姐高兴的还是另外两件事。

其一是通过寨子所在地群众的投工投劳,捐钱献料,终于在寨子中央最为平坦的空地上建起了一间可以同时容纳三个教学班的新教室。

另一件就是一名与表姐一起自考毕业的男老师,在新学期开始时被从村小学里调到乡中学任教去了。

这消息令表姐十分振奋,多少个漫漫的白天黑夜,在我们居住的那间四壁透风的篾笆房里,表姐一遍遍设想着自己的未来。

表姐曾说,等转正后,有一份固定收入,基本生活有了保障,她还想继续学习、报考下去。一次表姐甚至问我:要是我转正调到别处去,你想不想跟我去呀?

我知道表姐的意思是说去教中学,于是我说想去,就怕你调不走。

表姐自信的说:只要能转正怎么调不走?现在学历合格老师缺的多,再说国家也有文件。

我不解,问表姐:你的学历合格了,表姐说当然,要不我怎么是你表姐!

咦,表姐的话让我暗暗称奇,以前只听说过有酒壮英雄胆的没想到文凭也能壮胆,要不我的表姐怎么会这样自夸呀。

在我们的生活中,时时会遇到这样一种人,他们不学无术,胸无点墨却善于察颜观色、溜须拍马,并且往往能获得成功。

小分头就是这样的人。他自从中师毕业后倚仗家在县城亲戚朋友多的便利,给自己在一个条件较好的村完小找了份工作,没多久又通过种种手段当上了完小校长。

自此,他也认识到了文凭对于一位知识分子的重要性,于是前去报名参加自学考试,他正是在这时候认识表姐的。

表姐文雅的气质、不俗的谈吐、美丽的姿容,使小分头一见就被迷住了。

在家乡的山村小学,城里分去的公办教师娶媳妇难,这早已是不争的事实,有好些先前分去的老师,往往高不成低不就,大多过了结婚年龄仍没能找到对象。

小分头何等精明之人,他才不愿重蹈别人的旧辙呢,因此在客车上一见到表姐,他的心便被迷住了,为追求表姐,他不惜放弃在条件好地方工作的机会,而将自己调到了表姐所在的深山旯旮小学。

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表姐竟然不将他放在眼里,或者确切的说是并不喜欢他,不买他的账,这让他十分恼火也十分失望,同时,想得到表姐的愿望亦更加强烈了。

人就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拥有,小分头也一样。

本来那次视察时他也曾实施过预谋已久的突袭计划,即强行占有表姐,将生米煮成熟饭,让表姐好乖乖就范,哪想表姐竟如此刚烈,拿起菜刀就要动真格,当即把他吓得半死。

这事要放在别人身上,过去也就过去了,相互都是年轻人,权当开个玩笑,哪想这小分头却拿得起放不下,从此怀恨在心。

加之同为自考生,小分头也一门心思看书学习前后去考了四次,可是竟连一科也没考过,岂料作为代课教师的表姐却轻轻松松就获得了大学文凭。

大学自然比中专要高一截,这对小分头更上火上浇油,让他嫉妒得要死。

不过在历经那次“菜刀”事件后,小分头也变得聪明了,他知道对付表姐这种人硬的不行,得来软的,明的不行,得来暗的。

于是他尽管心中恨可表面上却仍然装得什么事情都没有一般,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但私下里却将他完小校长的权力发挥到极限,处处欲置表姐于死地。

然而对小分头所想所作的这一切,表姐浑然不知,她只是感觉到,自从自考毕业后,校内的同行和以往熟识的朋友都不再象以前那样对待自己了,目光总是躲躲闪闪的,当面好像都在回避,背后却在指指点点。

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不过表姐并没往坏处想,她要教书、读书,还要栽花种草、饲喂小鸡小羊,她根本没功夫去深究。

她只以为是自己获得大学文凭别人嫉妒犯眼红病罢了,在她看来这也正常。

人嘛,谁不想往高处走呢?

或许表姐太天真了,或许这世界有时就是那么的不公平,往往让老实人吃亏,而且注定只要人间的游戏存在一天,这规则就将一直持续下去。

直到有一天老村支书终于代表组织上找表姐谈话,说她作风有问题时,表姐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天从村委会驻地回来,表姐愤愤地拿起剪刀,“咔嚓”一声就剪断了自己刚长齐肩膀的头发。

她决心让自己再低调一些,毕竟经过这么多年的艰难求索,自己已经距离前面的目标越来越近了,她不想因小失大,在最后一刻放弃梦想。

表姐选择了忍让,这原本是与她作为方家后裔和我们心目中宁断不弯的形象格格不入的,可她还是这么做了。

看来,人都是可以改变的。

表姐真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