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民间文学 丝路胭脂

第十七章 搭伙吃鸡枞

丝路胭脂 圣云青草 1335 2017-04-29 18:56:00

  鸡枞塘子不大,里面稀稀蔬蔬生长着五六朵黑鸡枞,菌褶上还沾着些新鲜泥土,估计刚从地下冒出来不久。

一看见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刚刚还喜笑颜开的表姐忽然神情庄重的“扑通”一声跪下去,对着鸡枞磕了三个响头。

看着表姐虔诚的样子,我吓了一跳,问表姐为什么,表姐说,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看见鸡枞就赶紧跪下磕三个头。

这样鸡枞魂就不会被吓跑,以后这个地方照样还会有鸡枞长出来,反之,就会把鸡枞魂吓跑,以后这里就再不会出鸡枞啦。

我不信,问表姐鸡枞魂在哪儿呢?

表姐说鸡枞魂就在鸡枞根部的泥土中。

我央求表姐:你能不能让我看看鸡枞魂?

表姐被我缠不过,遂用一根小棍轻轻在鸡枞根部挑了一阵,果然就见一个如鸡蛋黄般大小的褐色小圆果静静躺在泥土里。

我很想用手去摸摸那个圆东西,但表姐不让,她说那也是鸡枞的胆,鸡枞是非常高贵且十分干净和有灵性的东西,人的手如果把它的“胆”摸脏了,它的灵魂就会跑掉。

“难道你以后不想吃鸡枞啦?”表姐看着我。

鸡枞那么好吃的东西,我当然想吃了。

于是只好极不情愿缩回手。

可是,在采摘鸡枞的时候,表姐忽然皱皱眉,说:嗯,家里来客人了,这些鸡枞就要与人搭伙吃了。

我瞪大眼睛,惊讶地望着表姐。

表姐说的“家”当然就是指我们在学校里的那间小篾笆房了,可是这时候还有谁会到我们的小屋里来呢?

我问表姐:你怎么知道?

表姐指着刚摘到手里的鸡枞说:你看,鸡枞花开了两朵,而且都朝着一个方向,说明客人是从同一条路上来的……

客人果然正坐在公房门前的花坛旁,其时他们正对着眼前五彩缤纷的各色花木小声的谈论着什么。

客人有两个,一个梳双分头,身旁放着一支汽枪;另一个身材稍高大,穿西装、系领带,戴着一副眼镜,身旁摆着只黑色公文包。

他们俩都是从街上出来的,表姐的猜测竟然没错。

从小分头的介绍里,我才知道另一个是乡上的中心校长。

原来以前的校长调走了,这是刚上任的新校长。

“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林老师,小林小姐”,还没等小分头将表姐介绍完,新校长就微笑着站起来,掸掸衣角上的尘土,走过来握着表姐的手说:

你好,小林老师,肖校长早就向我提起过你,说你年轻,又有本事,才貌双全,这不,我刚上任第一站就到你这儿来你啦!

表姐望望自己沾满泥巴的手,想从新校长掌中抽回来,却被握得紧紧的。

新校长接着说,“俗话说的好,有缘千里来相会,正好我也姓林,以后就认个‘家门’吧!”

“还请‘家门’校长多多关照”,表姐讪讪地答谢着,又说还没吃饭吧,我这就给你们做去。

小分头嘻嘻一笑说:来你这里即便吃过也早饿啦。

这时新校长又用力摇摇表姐的手说,“你的情况,小肖已经详细给我汇报了,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我们的职责本来就是为你们服务嘛。”

虽然尽管新校长的那双大手把表姐的小手捏得一直疼了好半天,不过敢肯定,那个下午表姐心里一定是甜滋滋,那双手虽然有些粗鲁,可那毕竟是一双中心校长的手哇,对一个普普通通的代课教师来说,并不是谁都可以去握的。

那双手就是希望、就是未来,那双手就理想、就是人生,那双手就是真诚、就是美好,那双手可以改变你的现在、创造你的明天,那双手甚至也可以毁去你的一切、灭掉你的幸福。

那天傍晚的鸡枞我只吃了很少的一点,它几乎全被表姐搛给那个新来的中心校长了。

我看见小分头校长也很少吃,而且脸上还始终带着一种诡黠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