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民间文学 丝路胭脂

第二十章 老子说到做到

丝路胭脂 圣云青草 1438 2017-05-02 19:43:12

  新校长把表姐让到墙角的沙发上,又给表姐沏了杯茶,这才在旁边坐下来,点起一支烟,慢慢和表姐攀扯起来。

“经校领导班子研究,决定从已经取得合格学历的教师中抽调一部份充实到中学去,加大全乡普九力度,通过考查,你位列第一,”新校长说,“怎样,想不想到中学去?”

“想”,表姐不假思索地颤声回答。

拼搏多年的理想就要实现了,一切来得那么突然,让表姐有些无所适从。

她突然感到自己的鼻子酸酸的,眼窝也有些发涩。

“我们的原则是,只要是人才,就不会让你埋没,只要是金子,就一定让你闪光。”新校长又说。

“谢谢领导。”表姐的声音有些哽噎。

“如果这次能调上来,暂时按原先的待遇先坚持一阵,待年底转正指标一下来,填个表格就可以成为公办教师并享受中教同级待遇了”。

新校长说到这,话锋一转:“但要是上不来的话,你这大专文凭可就白拿啦”。

新校长说,因为上级刚发了文件,到2000年必须全部取消临代和民办、合同教师,这就意味着在这之前如果没争取到转正机会,届时即便学历再高,也不能再教书了。

表姐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说:“这事还请林校长多多帮忙。”

“什么校长不校长的,不是早说好了,咱是家门嘛!”

“嗯嗯,家门!”表姐喏喏着。

“唉,本来嘛,这事很难办,因为名额有限,教育局那边卡得很紧。”新校长说,“不过,拉关系走后门加上请客送礼,我还是给你办妥啦。”

“真的?”

“真的!”

“那就谢谢家门校长啦”表姐眼里闪动着泪花。

“怎么谢呢?”新校长定定盯着表姐,一脸的渴望。

“这个、这个……”表姐嗫嚅着,满脸的通红,自己家里实在是太穷了,根本拿不出象样些的东西,而且说实在话,她也不知道需要怎么来感谢自己的这位大恩人大领导。

“我、我得回去准备一下。”表姐怯怯的说,她的意思是感谢的东西自己得回家去筹备好了,才能送来。谁知新校长却说:

“不用准备了,我现在就要。”

“现在……”表姐疑惑的望着自己的领导,满脸的不解和困惑。

“是啊,”新校长微笑着说,“别的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你,你就是最好的礼物啊。”

有那么一瞬间,表姐懵懵懂懂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发生,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

这就让新校长产生了误解,他以为通过这一威逼利诱,这个年轻的小姑娘已经拜倒在了自己的权杖之下,虽然表面上没反应,至少在心里已经屈从了自己。

于是他连忙把一只手伸向表姐的上衣,喷着酒气的嘴巴也急不可耐的向表姐的脸庞凑过来。

然而,新校长把表姐想得太简单了。

等到真的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表姐愤怒了。

她双手使劲一推站起来,强压住怒火对新校长说:我不是那种人,请你放尊重点。

伸着双手搂空了的新校长从沙发上站起来,赔着笑,却突然又从背后用双手又抱住表姐,并且不断在她的发稍、耳根和脖颈上亲吻着,嘴里也喃喃重复着一些难听的字眼,同时还屁股前送,用档部不停冲击着表姐的后胯。

表姐气极,使劲挣脱出来,抬手就给了新校长一记耳光。

新校长欲火中烧,正欲再扑过去,表姐忽然一步跃上身旁的窗台,“哗啦”一声推开那扇铝合金窗门。

愤怒中的表姐咬着牙说:姓林的,你要是再走一步,我马上就从这里跳下去,老子说到做到……

那天究竟怎么从新校长办公室出来的,表姐忘记了,不过她清楚记得的就是,从中心校小洋楼出来,自己彻直走进了理发店。

就是那天,当十分钟后表姐从理发店走出来时,她听见身后那个胖胖的老板娘在对旁人说,“这个姑娘的头发真美,人又长得漂亮,剪掉实在是太可惜啦。”

理发店老板娘的声音里透着无限的惋惜。

已行至店外的表姐听到这里鼻子一酸,她强忍着自己发涩的眼窝,可不争气的泪水仍止不住当即就流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