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民间文学 丝路胭脂

第二十一章 工地风景线

丝路胭脂 圣云青草 1599 2017-05-03 19:20:37

  九十年代末,表姐告别教书生涯,自动离职到一个建设工地帮人煮饭。工地在澜沧江边上,那是一个新兴的大型水力发电站。

表姐去时,电站刚开工不久,工头即老板也就是表姐的亲姨夫。姨夫原是个靠杀猪起家的屠夫,后来赚钱当上包工头,再后来便拉起队伍,自己当经理做了老板,表姐是她四姨介绍去的。

四姨说,与其熬死熬活转不了正,还不如跟你姨夫上工地去,说来说去还不是为几块钱的事。

表姐就回答自己除教书外什么都不会,四姨说:哟,这么乖的姑娘还会让你闲着?

你有文化,可以帮你姨夫记账呀,顺便还可到食堂添添手,给人家来工地的监工烧个菜什么的,工地上虽说条件苦点,不过那也个可以锻练人的地方呢;你别看它塘子小,里面可是什么鱼都有……

就这样,表姐来到了她姨夫的工地,从临时代课教师变成了一名民工。

平时协助姨夫办理一些相关事谊,没事时就到食堂打打下手。

姨夫的工地不大,但拉拉杂杂也有百十号人,食堂共分三个,最大的那个是民工食堂,由二个身强力壮的棒小伙掌勺,其次是十余人的食堂,煮那些班组长和技术员的饭,表姐所在的这个食堂最小,平常只有一个姑娘忙活,做大老板和二老板两人的饭菜。

有时若是甲方代表驻工地时也在这里吃,但更多的时候,却只有二老板一个人,姨夫是很少住在工地的,因此表姐去后便常常与二老板组成一桌。

但凡甲方有人来工地吃饭,或是姨夫有紧要客人要在工地宴请,这时往往也是表姐需添手的时候,因为要烧的菜多,炊事员一个人忙不过来,每每这时,表姐就会轻挽秀发,用一根发卡别起,再系上围裙,到灶前去当烧饭姑娘。

表姐是那种能上能下的人,忙时她可以下灶房烧饭、去江边挑水,甚至抡起锄头和工人们一起干活,而闲时则又可以一个人抱本书,不吃不喝看上一整天。

特别是她吃过晚饭后抱一把吉他,独坐江边弹奏的身影,更是成了工地上一道美妙绝伦的风景。

由于表姐高雅的气质和美丽的芳姿,再配以面庞上那一幅漂亮的黑框眼镜,更是让她平添了一股说不出的魅力。

这样,表姐才去工地没多久,××包工队有个煮饭大学生的说法便传遍了整个电站工地,此时的表姐,由于经历做了近十年教师梦的破灭,早已心如止水,出奇的平静与怡然。

她自从到工地后就不再写文章了,那些记载着曾经有过的沧桑和辉煌的证件、书本之类,早被她放在了家中床下的旯旮里。

我是在一个夏日的午后接到表姐电话的,那一节课我们正好自由活动,当时值班老师站在办公室门口,大声喊我说电话找,我问是谁?值班老师说一个女的,忘问名字了,她说是你姐。

我在家中排行老大这在学校里谁都知道,一时间周围的同学就开就起哄,纷纷说是我哥,让我带他们去见妹妹,气得我直翻白眼,心里一个劲诅咒这个女人他妈的到底是谁,打个电话也不会找时候。

谁知等接过话筒我才知道,她原来真是我姐,激动得我当时就对着话筒喊起来:

姐,是你、真的是你吗?我说。

是我呀,难道你姐还会有假的不成?电话那头响起表姐久违了的声音,湿濡、圆润而又温和。

我说:姐,你在哪儿呀,怎么好久没听见你的信息了?

表姐说:我在我姨夫的工地上煮饭,挺好的,不用担心。

表姐就这样,做人做事总是低调,她就不说自己的另一份职责:管账。按她姨夫的说法叫财务部长。她只说煮饭。

我说:那活儿苦吗、累吗?你还有时间读书写作吗?

表姐说:活儿不苦也不累,就是时间不像在学校那样有规律,文章过来也不大写了,不过书倒还在读,过久想去参加一个工科大学的函授,准备学一点实际生活中用得上的东西,我决心一切从头工始……

“从头开始?”我有些不解。我的脑海里仿佛又浮现了表姐媒油灯下苦熬的憔悴身影。

“是的,从头开始。”表姐大声地说: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要你好好学习,珍惜在学校里的每一寸光阴,争取考上大学,千万不要像表姐一样,快三十了,还要什么都从头开始。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握着话筒,我的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我哽噎着对表姐说:

姐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大学再来见你。

泪眼朦胧中,我仿佛看见表姐在电话的另一端,脸上现出了欣慰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