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民间文学 丝路胭脂

第二十二 那个“什么处”

丝路胭脂 圣云青草 1185 2017-05-04 18:42:21

  到工地半年之后,表姐再一次走进理发店,这一次不是她一个人来的,她是被人领进来的,领她走进理发店的是她的亲姨。

从理发店出来的时候,姨拍拍表姐肩上散乱的头发,开心的说,好啦,好啦,以后看谁还能看得上你,瞧这头发一剪,像换了个人似的,又瘦又瘪。

表姐脸上却没有丝毫愉快的神情,表姐忧郁的说:姨,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要不你另找个人给姨夫管账算了,我还是回家种地去。

姨就对表姐说那哪成呢,你不是说你已喜欢上了工程这一行么?你不是说你们现在的这个工程以后就将成为整个电站库区最大的旅游观光项目么?

而且你的函授学习也才开始,你就舍得放下?再说你姨父的事业正在起步,他又没文化,你就当帮帮姨吧,啊!

姨的话说的一套一套的,到底在外边多混了几年,表姐无奈只好顺从的点点头。

姨又问表姐:那个叫什么处的你真看不上?

被姨称为“什么处”的人其实叫张处,是表姐姨父所承包工程方的一个处长,专门管基建,到工地上来过几次,是个约摸五十岁上下的秃顶老头。

张处长矮矮胖胖的,挺着个弥勒佛似的大肚子,话不多,随时板着脸,每次来都跟表姐说几句意思相同或相近的话:“小姑娘几岁了?”“听说你教过书,还会写文章?”“工地条件差,格想去城市逛逛?”

当然,他跟表姐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笑着的,而且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但表姐不论怎么看都觉得不舒服,似乎那笑容能灼伤人的脸,又仿佛那笑容是一张纸,背后遮盖着什么东西似的,总之反正是不舒服。

不过,碍于姨父情面和他是甲方领导,每次表姐都还是认认真真的回答了他那些千篇一律的话题。

自然,作为处长,矮胖子一般是不到工地来的,工地上平常归两名技术员管。

那些技术员倒跟表姐很合得来,他们年轻、活泼,到了工地也嘻嘻哈哈,有啥吃啥,有时碰到表姐下厨还能帮上一把,但这张处长就不同了,张处的办公地点在昆明,一般情况基本不到工地,有时即便来也大都是坐在车上脚不点地的兜一阵风便打道回府。

但这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表姐还记得她跟张处的初次见面,因为自从那次见面后,这张处也差不多成了工地的技术员。

那是个晴朗的日子,那天姨父没在工地,二老板也去了江对面的码头,表姐一个人正在工棚里登记往来账。只听棚子后面一阵翁翁声,还没待她出屋,一位司机模样的年轻人就走进门来:你们老板哪去了?

表姐说不在家,那人问工地上谁负责,表姐说目前我负责,司机模样的人就说那你赶快跟我来,我们领导来视察工地。

表姐急忙跟着年轻人来到屋后,只见在便道上已经停了好几辆车,其中一辆车前站了许多人,正围着车子朝四周指指点点。

表姐来到车前,围观的人忙说工程队的来了,快给领导汇报一下。

表姐抬头看时,就见里面坐个皮肤白净的秃顶老头,正手扶车窗朝后瞅着,脸上冷冷的没有一点表情。老头看到表姐,眼睛里闪了一下,问:你就是老板?

周围的人急忙解释说老板凑巧不在,不过她也是个管事的。

老头说你就住在工地,表姐点点头,老头说你是干什么的?表姐说:做饭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