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民间文学 丝路胭脂

第二十三 你这样更漂亮

丝路胭脂 圣云青草 1218 2017-05-04 18:55:42

  事后表姐才听说张处那天是来搞现场堪察的,他们单位还要在附近投资另搞一项大工程。

表姐的姨父回来知道了这事,还直劲夸表姐有福气,说自己进这个工地都两年了,还没机会跟处长接触过呢。

表姐没说什么,她估计着这老头还会来。果然,第三天下午,张处就又到工地来了,而且还进棚子里喝了一杯表姐亲手泡的“普洱茶”。

虽然张处并没在工地呆多久,但姨父还是很振奋,姨父对表姐和那几个做饭的姑娘说,“以后领导要是再来,你们多陪他聊聊,要好好招待人家,我们的工资还揣在人家包包里呢!”

时间一久,表姐也慢慢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真相,原来,这个张处已经和妻子离婚两年,孩子又在外地上学,家里就他一个人。

张处头次视察工地时见到表姐,又听说她是个大学生且未婚,心里就有了那么一点意思,后来又托人传话给姨父,说想跟表姐结秦晋之好。

表姐本来心里即有些预感,一听说这话就坐不住了,虽然张处的官大,虽然张处的钱多(据说还有别墅),虽然尽管近50的人了由于保养得好看上去却仍还跟四十岁一样,但表姐一点不动心。

表姐认为与一个比自己大20岁可以做父亲的男人结婚,即使钱再多,生活环境再好,又会有什么幸福呢!在她看来那简直就跟出卖自己的肉体差不多。

试想,一个从小诞生在无量山林氏家族中的彝人后裔,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么?为此刚刚知道了这事表姐就去找四姨。

四姨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有人爱是件好事呀,何况人家还是个处长,又在要害部门,一般人磕头还找不着呢。

四姨,表姐说,我……见表姐态度坚决,四姨最后才说:好了好了,事情不是还没定下来吗?你先去把这篷头发剪了,免得留着逗人,以后见着他再装装憨,不就不事啦?

为了不致被那个秃顶老头再纠缠,我的表姐又一次告别了自己心爱的乌发。

起先,连她自己都以为没事了,谁还会喜欢一个不男不女的假小子?更何况这个小子还是个民工,所从事的也不过是最低贱和最使力气的职业:挑水,煮饭。

岂料,这一次表姐却错了,没过几天张处又来工地,恰巧那天下午表姐挑了幅水桶帮炊事员去江边担水,时值初夏时分,江边的山坡上四野鲜花盛开,蜂喧蝶舞,表姐上穿一件天蓝色恤形衫,下着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鼻梁上架一付眼镜。

那一刻她正躬身往江面上汲水,腰肢扭动,双腿轻屈,远处夕阳如血,澜沧江鱼磷闪烁,浮光跃金,微微晚风中,刚剪过头发的表姐显得更加健康、爽朗和干练。

表姐这一江边劳作的优美场景正好被专程来工地闲逛的张处站在工棚外看到了,老头子那一句“你这样反而更漂亮了”的赞美之词,让表姐肩上担着的水桶差点没坠落进江里。

我一直不知道表姐当时是怎么想的,因为要是换了别人,即便让水桶坠落了也是不会把自己坠落的,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表姐把一担水完整的挑了回去,然而她却把自己弄坠落了。

这是为了什么?我一直不明白。

我知道那个傍晚当我在学校蓝球场上穿梭雀跃的时候,远在数百里之外澜沧江边上的那个电站工地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件事情很重要,它重要到足以使我的表姐根本顾不上看清摆在自己眼皮底的坠落,一定就是这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