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民间文学 丝路胭脂

第十一章 风景更有独好处

丝路胭脂 圣云青草 2188 2017-05-16 19:44:05

  车到山前必有路,树挪死人挪活。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就在回到安召后的第四个年头,竹英一家又搬家了,不过这次没搬远,新家就座落在距安召五公里左右的一个山洼里,那个地方名叫湾子。

湾子前临安召河,左右和背后都是连绵起伏的无量大山,彼时的湾子人口稀少,由山脚至山腰近一公里长的地段上仅分布着两三户人家。

湾子的左右的山坡上尽是大片大片杂草丛生的荒坡地,村子两面山沟里还长着一株株枝繁叶茂的野生核桃,每到秋天,箐沟里到处是一堆堆可作油料的铁核桃果。

地广人稀,资源丰富,只要舍得花力气,不愁没有饱饭吃,即便以后孩子们全都长大成家,也不会有力气没地方使。竹英想这条件的确是好!

去湾子是潘万繁提出来的,当时的湾子在安召人的概念中还不属于村庄,仅是个有几间窝棚的放牛场而已。

因为那时居住在湾子的两三户人也是几年前才从别处搬去的,他们甚至连像样些的屋子也没有,仅搭个临时的窝棚就那样住着。

这地方过去安召人仅仅只在二三月别处水干草枯时才会为放牛来走上几趟,平时一般不轻易涉足,所以潘万繁最初提出来时周竹英还楞了一下,不过她旋即就明白过来,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竹英相信丈夫的眼力,安召四年,早把潘万繁磨砺成了地道的庄稼汉。

他不但吃苦耐劳,勤恳节俭,而且眼光敏锐,脑子灵活,坝区人的精明和山区人的勤劳,几乎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和体现。

竹英坚信丈夫的选择不会错,他一定是经过了反复权衡和掂量后才下此决心的。

她想,与安召相比,不论现在和将来湾子的各方面条件一定会更适合于自己的家。

事情的发展果然没出竹英所料,湾子的土地果然肥沃、湾子的山水果然宽阔、湾子的民风也果然淳朴,竹英一家刚搬过去就被接纳了。

这里原先住的是来自四川凉山的彝族,竹英家去后,虽说在大物小事的看法上彼此尚有不甚相同之处,但他们却很快就融成了一片。

湾子是那种真正的深山老林,村子周围时有虎豹豺狼出没,庄稼和家禽也常常遭受蹂蔺残害。

就在刚到湾子不久,潘万繁在屋子一侧箐沟边的凹子里开了一小片荒地,在上面种些瓜豆红薯和苞谷以补贴家需。

孰料,还没等到苞谷成熟,白天,鹦鹉和绿孔雀竟一帮帮闻风而至,夜里,成群结队的野猪和豪猪也相继涌来。

潘万繁万般无奈,只好把铺盖搬到苞谷地边的一个大岩坎下,夜夜烧起大火吓唬野物、守护庄稼。

一天晚上,他临时有事脱不开身,竹英便让已辍学在家的二儿子文荣和大女儿文英两姊妹去地里照拂。

因为苞谷地就在屋后不远没几步路,文荣和文英便一人捏一把镶了长把子的砍刀来到地里,由于其时月亮尚未隐去,地里没什么动静,两个孩子从未见过野物好奇,就守在地中等待着。

为避免气味异常吓跑野物,他们还聪明地熄灭电筒火把,并且每人在口中含了一些蒿枝。

没多久月亮背去,果然就听见附近草窠里传来很大的声响,兄妹俩屏息敛气,等那响声进入地中时遂猛的掀亮手电筒:天,只见在她俩人站立的苞谷地中全是野猪,大大小小约摸十多头。

野猪鬼精,电筒一亮倏一下全蹿得无踪无影,俩人正惋惜,忽听不远处还有咔嚓咔嚓啃咬苞谷秆的声音。

兄妹俩急忙蹑手蹑脚走过去,原来还有只豪猪正在那里忙着大口啃嚼,见到电筒光,豪猪抬头怔住了,文荣急忙举起手中的砍刀猛力一挥,慌乱中只听嘭一声响,接着就没了动静。

“砍死啦!”文荣高兴得手舞足蹈,急忙和妹妹点起火把四处寻找,可折腾了半夜就是什么也没找着。

难道还会飞了不成?兄妹俩郁郁的回到家中。

第二天早上,潘万繁跑去一看,地里就只有些白色的豪猪签,连血也没见一滴,原来文荣那一刀仅砍落了一些豪猪的硬毛,丝毫没有伤及身体。

无独偶有,一段时期以来竹英养的几只鸡老是无缘无故失踪,潘万繁撂在院墙上的两只蜂桶里,蜂蜜也老是被偷。

恰巧一天傍晚竹英一个人在家做饭,临近黄昏刚上架的鸡忽然咯咯躁动起来,她以为有蛇慌忙到院外去寻竹杆欲打,岂料一出门就看见一只黄鼠狼站在院墙根下,墙上的蜂桶盖子也开着。

黄鼠狼一见人来,夹起尾巴就跑,竹英走过去捡起盖子,踮起脚尖正欲往上盖,敞开的蜂桶里忽然伸出一双毛绒绒的手,手上还递过来一块蜜饼。

竹英吓了一跳,急忙用盖子接住,刚欲探头去看,不想蜂桶里又递了一块出来。

蜂桶又粗又黑,是用合抱粗的老栗木树桩掏空芯后做成的,难道有人躲在里面,这怎么可能?

桶里大人进不去,小孩又不敢,再说里面还有蜂子呢。

她正疑惑,忽听蜂桶里一阵骚乱,接着就看见一只黄鼠狼“嗵”的一声跳了出来。

哎呀,原来是这畜生,竹英看着手里的蜜块,扔不是留也不是的就那么站着……

后来竹英又搬了一次家,不过这次是她提出来的,也没搬远,仅从湾子搬到附近的红土坡,红土坡处在安召到湾子的中途上,这一搬距安召近了,赶街也方便多了。

更主要的是竹英嫌湾子太偏僻,又背阴,住着不舒服。

湾子在山凹里,三面被大山阻隔,平时日照少,到冬天更是难得晒到太阳,加之两面临溪空气中水份含量大,感觉随时都是湿糯糯的。

红土坡则不同,那里位于岭岗之上,一年四季空气干燥,阳光明媚、视野开阔,又有一条大路居中穿过。

每日里,马嘶人喊十分热闹,加之由于坡势较缓,土地也相对平整,竹英自然就更是喜欢了。

而若干年后,她的大儿子却在成家后又搬回了湾子,现在留在湾子的就是竹英的长孙也即笔者一家。

竹英后来在红土坡又生了两男三女。

这样,当年从安召被马锅头潘万繁“拐”去的十八岁少女周竹英,到1973年最后一个孩子长满两岁时,已是经历四次家庭搬迁并且生育九个儿女的母亲了。

这一年她家已是四代同堂一共14个人口,这一年她也正好46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