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第五章仙界5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橘子说说 2043 2017-04-08 17:33:21

  手腕上的玉镯是母亲留给她的,是极品防御仙器,打开后会形成以个隐形防护罩,听奶奶说还能抵挡致命一击,这一点洛可可没试过,因为目前为止还没跟人打过架。

又收拾了两身衣服,再没什么可收拾的,躺在床上等天明。

突然想起戒指里的那几个盒子,还没打开看过,于是心念一动,脑海里出现了戒指空间,当再一次看到那成堆得仙石,洛可可还是吃了一惊,想她两袖清风了十余年,今天从落魄千金一下变得这么富有,感觉好像做梦一般。

山谷爷爷和奶奶给的加起来,大概数了数,光上品仙石就有一万多枚,下品仙石两万多枚,上品灵石最少,不过也有五千多。真是让人咂舌。

看着那几瓶药,清心丹两瓶、回灵丹两瓶、两粒定颜丹、辟谷丹一瓶、生骨丹一瓶、回阳水一瓶,居然还有一瓶洗髓丹。

洛可可看了一下,适合她用的只有清心丹和回灵丹,前者是解毒回复神识清明的,虽然她现在还没神识;后者是回复灵力和治疗伤口的。

回阳水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无限制的修复肉身并且还能延长修炼者寿命的四分之一,这个药在仙界不算稀罕,但凡有官职有家族背景的都吃过。

但是在下界极为稀有,稀有到什么程度她不清楚,这是奶奶炼出来的,为了治自己的衰弱症,结果只是衰弱的速度变慢了而已。

当然洛可可自己也吃过一次,她筑基中期三百年的寿命,喝了这个回阳水也就能多活几十年,所以这个药对现在她来说还没什么用。

看来以后要想办法自己炼丹了,炼丹她很早就跟着奶奶学会了,虽然以她的修为练不出仙界的要,因为奶奶还要用,所以丹炉她不能带走,只能再想办法。

洛可可打开角落里的几只盒子,其中一只里装着居然是一株八色莲!

八色莲在仙界都极为难得,可使全属性地仙期修士直接进阶至天仙后期,就像洛可可这样具有金、木、水、火、土、冰、雷、风属性的人。

除此以外根据修士属性服用相对应的花瓣可从地仙期进阶至天仙初期,这样的进阶速度对于仙界的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

不过,前提是修为在地仙期才行,修为低的吃了会仙气过盛,爆体而亡;修为高的,吃了也没什么用处,所以八色莲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爷爷留给他徒弟的,就算是她的,她现在也吃不起,还是别看了,再看也吃不下去。

看现在就有一株摆在洛可可面前,默默的看了看,又放回去,这是山谷了看其他盒子里的东西,一根锁链鞭、一根紫金法杖、还有两黑漆漆的石头,和她的戒指的材质很像,应该是阴石,洛可可也不清楚这个东西除了拿来炼气还能干什么。

不过这柄法杖洛可可很喜欢,杖身只有一臂长,顶端镶嵌着八块看不清颜色的石头,只有正中一块,能分辨出是一块紫色的,仔看之下里面有云雾状的暗纹,好似有无穷的力量。

意念一动,将法杖拿在手里,份量正合适很趁手,也不知山谷爷爷是不是专门给她准备的,想想一个大男人拿一柄这么小的法杖也不协调呐,在没找到鹿紫曦之前借来用用应该没关系吧。

收起法杖,洛可可一边回忆她看过的那些描写下界的书,想着书里描写的场景,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

同一时间,仙牢。

鹿紫曦盘腿坐在地上,眉头微蹙,双目紧闭,曾经光洁的下巴上冒出了青茬,在听到细微的脚步声时,睫毛颤了颤后睁开眼睛,双眼布满血丝,再不付往日的清俊模样。

“师父。”嘴唇微颤,吐出的字也弱不可闻。

山谷仙君看到这样的徒弟,心里郁郁,不知该如何劝解。

“圣主已将你定罪,打散魂魄。”下界轮回。不要怪他话没说完,他的大徒弟死的冤,虽然是误杀,可他怎么可能不动气。

手心手背都是肉,手背的肉掉了,只剩手心了,所以只能在这儿整治一下心尖肉。

“你可怨为师?”山谷仔细看着小徒弟死气沉沉的脸,奈何看不出半点情绪。

鹿紫曦眨了一下干涩的眼睛,他错手杀了大师兄,已是罪孽深重,心魔已成,让他苟且偷生的活着,也过不了自己的心魔,不如死了干净,就算他死了也换不来大师兄的命。

他只盼能早点赎罪,死不足惜,何来怨念,又怎会怨师父。

“紫曦不怨,只盼师父能再收个孝顺的徒弟,伺候您。”

山谷仙君气的胡子乱翘,小兔崽子,老子还等着你回来孝顺我呢,想死?

“哼,你就那么不想伺候我?啧,小兔崽子,你气死我了。”

“……”鹿紫曦有点懵。

“打开”山谷指着门对着站在一旁当门柱的守卫说。

牢门打开,鹿紫曦起身,等着山谷仙君来教训他。

见山谷仙君翘着胡子,面孔朝天地在袖筒里摸索半天,鹿紫曦觉得他师父可能会在下一秒取出一把砍牛刀来,结果,换另一边继续摸索……

“拿去”摸出一枚戒指递过去。

鹿紫曦面无表现的接过戒指看了看,又看了眼师父,师父一副等夸奖的表情,又仔细端详了一下戒指,嗯,火候正好,锻造力度也正合适,是极品。

“师父,您的手艺越来越精湛了。”

“为师的手艺还用你说!这是给你的,明天就要行刑了,这是为师最后送你的一件礼物。”拍了拍小徒弟的肩膀:“一路顺风。”

“??”

“快快滴血认主!老子还要去找崇阳吃酒。”

鹿紫曦哭笑不得,他一个将死之人,还要这东西有什么用,没办法,师父再上,说什么听着便是,只要他老人家高兴。

看着小徒弟乖乖戴好戒指认主,才开口道:“嗯,这戒指你戴好,这可是保你命的东西。”

说完消失在原地,遁了。只剩鹿紫曦慢慢震惊。

呆愣中一句魔音罐耳:“臭小子你邋遢起来真丑,老子心里平衡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