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第四十九章小结局加番外(合并)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橘子说说 3673 2017-05-17 20:59:18

  她还是来晚了,因为她已经感受不到他的气息,洛可可的眼里瞬间蓄满泪水,她现在不想管其他人,她只向这一个方向冲下去,哪里有她的一丝灵识。

洛可可一跃而下,一把将一块巨大地木板掀开,她才看清那块木板竟然是她在晨曦下跑步的照片。

云慕阳面朝下的浮了上来,洛可可全身已经控制不住地再颤抖。

“慕阳!云慕阳!”

看着明显已经有些僵硬的人,她抱着云慕阳放在那块有她照片的木板上,做着心肺复苏,一遍又一遍,喊着云慕阳三个字,一遍又一遍。

“云慕阳!你怎么还不醒。”

洛可可抱起他,拍着他泛着青紫的脸,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一滴滴滑进已经湿透的衣服里。

“你醒过来!慕阳,听到没有,我要你醒过来,醒过来你听到没有,你还不能死!你怎么能死!”

洛可可不受控制的晃着他的肩膀泣不成声。

她为什么没有起死回生的药,她为什么当初要做那个离开他决定,如果她一直待在他身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他才二十一岁,他那么优秀!

可是她有起死回生的药,她能给他吃吗?答案是不能;她能带着他去寻找机缘吗?答案是不能;他们本来就有两种不同的人生啊。可是为什么她的心好疼,疼的她已经不能呼吸了。

一个光点自云慕阳身体里飘出来,洛可可知道那是鹿紫曦的一缕魂魄,她颤抖的伸出手,那个温润的小光点像是得到了指引,很快没入她的戒指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那枚被云慕阳戴在胸口的戒指也慢慢消失不见。

平静的海面迎来了又一轮日出。

“看到了么?这就是直线和圆的位置关系……”

“我当老师要求可是很严格的。”

“现在觉得你也不是那么讨厌。”

“请你别一声不响的离开我,别不告而别。”

“我说不怕你信吗?”

洛可可抱起云慕阳的头,紧紧环在身前,怎么会不怕,她不在他身边,他一个人泡在冰冷的海水里,怎么会不怕,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不信,我不信!你这个傻瓜!”

一碧如洗的天空传来螺旋桨的声音,和远处快艇的声音,这些都引不起洛可可的注意。

两周后。

洛可可告别云家,一个人,一艘小船,飘飘摇摇来到这片海域,此刻的洛可可披散着头发,簪花别在一边,带着墨镜,穿着比基尼。

很难想象过去那个保守的洛可可现在居然敢这样穿。

“云慕阳,谢谢你改变了我,也谢谢你对我的保留,我想告诉你我很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是鹿紫曦,只是单纯的喜欢你,因为你是云慕阳,希望你能在另一个世界过的更好。”

洛可可打开放在一旁的罐子,倾斜而下,洋洋洒洒的白色粉末迎风飘扬,最终落入海里。

洛可可摘下墨镜,纵身跳入海里那些闪烁的光点融为一体。

……

当直升机飞离游艇的那一刻,云慕白的视线不由得看向下方的情景,那一刻的海面将他彻底冰冻。

“快!快回去!我要回去!m的!我弟弟还在下面!”云慕白激动的抓着驾驶员的胳膊,导致直升机左右摇摆。

“云大哥,你冷静点,我们回去也救不了他,下面那么多人,会连累我们的!而且我姐姐的肚子需要看医生!”

“你闭嘴!”

“先生,恕我不能回去,这是老板的命令,必须带你们离开。”驾驶员也有些激动,但是也很明确的表示他不能回去。

云慕白沉默,脆弱的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永远都素手无策,他回头望向暴雨密布的海面,哪里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他颤抖着抓着头发。

飞机加速飞回了海港以是一个小时以后,云慕白已经顾不上杨晓曼的身体,直奔海警处寻求救援。

海警立即集结前往出事海域进行救援。云慕白一直在自责中等待消息,他应该早点反应过来,他的第六感是准确的,他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阳阳不要出事,他那么优秀,千万别出事。

可是他当时看的清楚,那是一条不归路。

早晨,他等到的是云慕阳遇难的消息,云慕阳为了救他放弃了逃生的机会,一瞬间云慕白仿佛老了十岁。

洛神号上遇难总人数超过两百人,生还一百一十人,这次的特大海难纯属是恶略天气造成的,因为气象局当天还发布了天气状况良好的报道,所以只能由政府出面抚慰遇难者家属。

海难引起了多方关注,出事的船本身就出名,随着事件被高度关注,洛神号所有者云氏二公子云慕阳的身份也被挖了出来,并且有大肆渲染的势头,不过还是被云慕白压制住了。

这次遇难的都是参加杨氏新品发布会的知名企业家,于此相关的后续报道岑出不穷,大篇幅的占据着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足有一个月的时间才慢慢平息,这些都是后话。

云慕白在接到幕阳遇难的消息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家里,他要亲眼看到弟弟才能相信。

很快,遇难者被全部打捞回来已经是四天后,因为当时海面情况被冲走的人太多,所以寻找和打捞工作也持续了一段时间。

但是云慕阳的尸体是在当天下午被带回来的,当云慕白颤抖着手拉开拉链,看清里面的人时,身体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他压抑又痛苦的一声悲泣。

洛可可看到这幅情景忍不住又一次落泪,她伸手扶住了云慕白快要支撑不住的身体,控制着音调低声劝:

“云大哥,家里人还在等着你,我想现在最需要安慰的是伯父伯母。”

云慕白已经没心思管洛可可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又为什么会和云慕阳一起回来。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面对自己的父母。

云家老宅,电视机里晚间新闻里轮番播出关于洛神号遇难的消息,到底有多少人遇难还没有确切数字,但是洛神号是小儿子的资产云家二老都是知道的。

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会给儿子带来多大的影响,毕竟小儿子才二十出头,事业正是如日中天,遇到这么大的事故,压力应该很大。

云母当即就给心头肉打电话,可是一直打不通,没办法她只能打给大儿子,大儿子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好,而且支支吾吾只说马上就到老宅了,回家再说。

云母当时腿就软了,云父发现她的不对劲,连忙扶住老伴,帮她把电话挂好:

“怎么了?谁的电话?出什么事了?”

“钟霖,我怎么觉得不对劲,阳阳好像是出事了。”

“瞎说什么!是游轮出事了,你别没事瞎想,自己吓唬自己,到底谁打的电话?”

看老伴依旧全身软的没力气,扶着她坐进沙发,想再问问,就听见大厅外汽车的声音,郭芝巧一下子跳起了就往门外冲,郭钟霖只能跟着出去。

云慕白从副驾驶出来的,开车的是洛可可,因为他没办专心开车,他连方向盘都抓不稳,连车门都洛可可替他开的。

云父云母看到这样的大儿子,已经知道肯定是出事了,压抑的谁也没说话,直到大家都坐进沙发里。

客厅里的气氛太过凝重,背景声音里遇难者的数量还在不断上升,云慕白迟迟不开口,云母突然就没勇气问了。

还是云父打破沉默:

“到底怎么回事?”

云慕白眼眶突然就红了,干裂的嘴唇颤抖着:

“阳阳也在遇难者里,下午我认领了尸体”说到最后已经听不清最后两个字。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云母的声音突然拔高,声音有些变调。

“幕阳遇难了。伯母!伯母!”洛可可实在不忍心。

郭芝巧被送进了医院,云钟霖一夜之间老态尽显,但是他还依然坚持着,自己的老伴倒下了,可他还不能。

云慕白开始着手丧事,同时对外宣布洛神号的所有人云慕阳也在遇难者之列,希望外界能够对遇难者一视同仁,不要在报道这些无关的话题,请让逝者安息,让生者减少些痛苦,安心悼念,毕竟谁也不希望悲剧发生。

洛可可留下来照顾云父云母,一周的时间每天她都用灵气偷偷地滋润着两位悲伤的老人,她别的做不了,只能帮他们净化身体,让他们比这里的人都长寿一些。

一周后是云慕阳的葬礼,云母也出院了,云父云母的精神明显好过住院前,但是悲伤的情绪一直围绕着云家上空。

葬礼这天飘着小雨,不大不小却持续不断,天空阴沉而压抑,空气里除了悲伤还有糜烂的味道,在牧师的吟唱声中,放有云慕阳生前穿过的衣物的木棺缓缓下葬。

雨伞下,洛可可穿着黑色的连衣裙,瓷白的小脸,垂下的眼睑看不清她的表情,直到葬礼结束,人群散的七七八八,只剩下她、云慕白和杨晓曼。

“云大哥,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云慕白叹了口气,让保镖将杨晓曼先送回去,很快这里只剩两把伞两个人。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云慕白不知道为什么洛可可会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个,但他知道可可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轻轻点头。

洛可可笑了,在雨中隔着三米的距离,笑的那样柔美,还是同一张倾城的笑脸,可是又与以前不同了。

“谢谢你好心收留我,让我这四年过的无忧无虑。”

她扔掉伞,雨水却没有淋到她,而是离她二三十公分的距离就被无形的东西挡在外面,她走向他,牵起他的手。

云慕阳呆滞的望着着她,手里的伞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掉了,雨水没有淋到他,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有种被洗涤了一遍的清透感,连感官都变的清明,而这种感觉来自洛可可。

“云大哥,可能有一天你会发现我突然不见了,你不用担心也不要再费力找我,我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就像我出现时一样。所以请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照顾好伯父伯母,我想总有一天他会记起这里发生的一切而感激你。”

洛可可走了,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同时消失的还有云慕阳的骨灰,云慕白虽然不太明白她最后一句话的含义,却听从她的嘱咐,没有派人去找,因为可可只是他的一场梦,她不见了,梦也该醒了。他从来没真正了解过她,现在也没机会了解了。

送走了云氏来接洽‘ipm’合并的工作人员,云慕白站在巨大的玻璃窗前,遥看夕阳余晖,那个人就像阳光,总会消失,他无奈的笑笑,心里默念‘保重’。

……

洛可可畅游在海里,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情绪,泪水与海水融为一体,她自己不知道的是,手上的戒指此刻发出耀眼的光芒,满满包裹住洛可可,片刻后洛可可消失在海里。

海面上,白色小船飘飘摇摇,上面留着一只空了的罐子。

橘子说说

作者有话说:╮(╯▽╰)╭哎,可爱滴阳阳死了,我自己写的都好桑心,不知道你们看哭了么。一段结束代表着另一段开始。这里面还有好几个隐藏梗,只能等后面才能交代清楚,大家表砸我,抱头鼠窜ing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