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第六十四章辅国将军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橘子说说 2093 2017-06-01 22:18:15

  一匹通体棕红油亮,脚踩祥云的俊马被少量的银色甲片和皮革覆盖了大半,头上带着银色护面,高大壮硕,步伐稳健,一看便知是个跟着主人久经沙场的。

马上的人,二十多岁年纪,身材匀称,玉冠高马尾,带银色面具,只露出殷红的嘴唇,和线条硬朗的下颚。身穿同色铠甲,脚凳暗纹皮靴,深红色马裤将腿型勾勒的恰到好处,这人便是辅国将军项润东。

此人身后还跟着两个骑马的,一个身穿银色铠甲头盔看不清面貌,只大概看出是个年轻人,一个身穿朝服蓄着胡子却面目白净,这两人一文一武,明显是那人的左右手。

接着便是四人一排,身穿铜色铠甲头盔,手拿各色武器的士兵,步伐一致,步步生风的跟在他身后。

当先那人在走过洛可可所在的酒楼时,并没停顿的抬头看了一眼,唇角轻轻勾了勾,之后便面无表情的走过,带着浩浩荡荡的大军前行。

洛可可很肯定那人不是在看她,两人连面都没见过,况且她浑身上下包的严实,只露出一张嘴。更不会是小四,那么就只剩他了……

思忖间,一千多人的队伍已经在人群的包围下渐行渐远,洛可可招呼着小四同座,脱下斗篷,才有些意味不明的笑着道:

“你书房里有本《帝皇列传》,太过深奥,我又特别喜欢,所以想请林公子每天为我解读一篇。”

林之还没从刚才那番景象里回过神来,被洛可可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当下楞了片刻,方才想起之前的话题。

列传说起来并不难懂,难懂的是里面涉及的人物关系,对于现在的洛可可来说确实需要林之解释。

林之有些为难的看了着洛可可,事情倒是简单,可是对他来说确是难事一桩。

洛可可看出他的为难,笑着说:

“既是交易,我也会每天为林公子讲一个小故事的。林公子不会连这点小忙也不愿帮洛可可吧?”

林之怎么会不愿意,急忙摆手,硬着头皮道:“怎会,林,林某,定,定会,尽力解,解读。只,只怕,洛姑娘,厌,厌弃,林某。”

“我说,不会厌弃你,你信吗?”洛可可认真的看着林之的眼睛。

林之被她此刻的真诚触动,信,他信,他一直知道洛可可不曾厌弃过他,可是当她亲口承认,让他灰暗掩盖的心顷刻被阳光穿透。

他不知该如何作答,面对此刻看着他的那双眼睛流光溢彩,耀眼夺目。

洛可可也不打算等他答复,慢慢夹起菜,放进林之碗里,柔声道:

“吃饭吧。”

小四被两人之间的气氛渲染的一声不敢出,默默的吃自己的,这么好吃的东西,可不能浪费了,他必须多吃点。

林之低着头掩盖自己灼热的脸颊,但是粉红的耳朵还是暴露了他此刻的窘迫,只听他嘟囔道:

“以后,可可,唤,唤我,林,林之,即可。”

小四被一口汤呛到,差点喷出来,来回在主子爷和洛姑娘脸上扫,硬忍着咽了下去,憋得他满脸通红,没想到自家爷还有这样小孩子要糖吃的一面。

林之一直等不到洛可可回答,以为对方没听到,却是没胆量再说一遍的,有些失望的吃了口饭,只听轻轻一个好字飘进耳朵,霎时唇角不自觉的扬起,心境灿烂无比。

这顿饭可谓宾主尽欢,也吃掉了洛可可近一千两银子,这可不是纸币,也不是刷卡时的一串数字,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洛可可多少有些心疼,不过到底是身外之物,也就心疼那么一瞬。

暮色里,三人缓缓向相府前行,小四看着前面默默并肩行走的两人,一个全身盖着斗篷,一个带着围帽,可还是感觉出他们好像天生就应该在一起般。

小四看了眼天上的那颗启明星,感觉自家爷的生活会因为洛姑娘而改变。

……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斑驳地洒进书房里,香烟淼淼,洛可可熟练的沏着茶,林之则正襟危坐在小书桌前,手拿《帝皇列传》目光专注,一切都很美好,只除了。

“宣,宣帝继,继位,久之,各郡岁饥,盗贼猖獗,郡守不能治。遂上选能治者,丞相举荐可用,帝以为振国将军,项毅年六十余,召见,帝望之,不副所闻,心内轻焉。

谓遂曰:‘各郡废乱,朕甚忧之,君欲何以息之,以称朕意?’”(橘子就不详细表述他的结巴了,这么大段的话,结巴起来太痛苦,大家自行想象一下。)

林之结结巴巴用了一炷香时间读到这里,已经是满头大汗。洛可可确听的认真,想起林之手札上批注的时间,开口问:

“宣帝?”

“在,在,初统之,之前。”

“彼时丞相为何人?”

“姓左。”

“那项毅又是谁?”

林之看了眼洛可可:“是,是,现在的,辅,辅国,将军,项,项润东,的叔父。”

洛可可了然点头道:“继续罢。”

林之叹口气,舔了舔干涩的唇,乖乖读道:

“毅,毅对曰:‘举国民困于饥寒而吏不恤,故使赤子盗弄陛下之兵于潢池中而,今欲臣胜之耶?’……”

洛可可听到此处已知结果了,这个宣帝残暴不仁,不然不会被老百姓四下揭竿起义,更不会被其兄弟顺应民,意的夺了皇位。

不过这项家还真是个出人才的地方。

两炷香过后,林之完成今日的解读,洛可可也该履行她的承诺,她看了看外面暖融融的阳光,建议道:

“我们去你那桃林坐坐罢。”

林之认可,两人一同回到林之的院子,搬来一张躺椅,拜上点心茶果,洛可可舒服的窝了进去,边掰碎了一块点心,边喂鸽子边讲故事。

“有个叫陈武的,从小就权谋心计,放荡不拘,平时喜欢逗鸟溜鹰,所以被他叔父不喜,多次告状到他父亲那里,陈武为此很忧心。有一次在路上碰到叔父,陈武假装口眼抽搐,叔父奇怪询问,他说自己突然中了风。”

洛可可这会功夫便窝进椅子里闭目养神,越说声音越小,像要睡着了般。

林之开始心惊于那些鸽子竟然会吃外人抛去的食物,后来听得入了戏,便问:“后来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