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第七十章离开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橘子说说 2371 2017-06-07 21:55:20

  昨晚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总感觉林之和项润东之间有什么秘密是瞒着所有人的。

项润东好似看出了她的疑问,看了眼紧抿着唇的林之,眼神询问,得到对方微微点头的回答,稍做斟酌便说出了昨晚发生的事。

原来项润东一直在边境守关,却被皇帝紧急召回都城,谈完事情,就来探望林之,当然想见林之不可能越过肖清羽,何况两人同朝为官,却不知为何,席间肖清羽软硬兼施地要给从不碰女色的项润东塞女人。

见项润东一直不为所动,便给他的补汤里下了药,阴差阳错的被林之喝了。所以林之才会是洛可可今日一早看到的样子。

洛可可一直看着项润东的眼睛,等他说完,她知道项润东所说的有所保留。

肖清羽为何一定要给项润东塞女人?项润东又是如何得知肖清羽下药的?林之又是如何得知那碗补汤有问题?

要说林之阴差阳错的误吃,她是现在已经无论如何都不信了。就冲林之这份隐忍的功夫,她都不信。

试问天下又有几个人,在得知自己三位亲人都是被肖清羽的母亲害死,虽说肖清羽不是直接的凶手,但是间接凶手那是一定的。

却连一丝反抗都没有,乖乖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拱手让人,那个还是与肖家连一丝血缘关系都没有的人!

洛可可突然觉得这里的水好深呐,好像有好大一个阴谋等着她发掘,不过她现在还不想参与其中,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插手凡人纷争的。

先是书房里那本少了几页的书,之后是林之对肖清羽的态度,再是院子里那些鸽子和暗卫,最后是林之和项润东,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里面暂时还不需要她出手,林之有办法保护自己那再好不过,她还是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厢房里顿时安静异常,六双眼睛都看着洛可可反应。洛可可低垂着眼睫终于抬了起来,只是谁也没想到,她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

“小四。”

几人齐齐惊讶,看向门口,哪里小四已经听到声音,推门进来。手里一直捧着一个小木匣。

林之识得,那是出府前就被洛可可交给小四保管的。

洛可可示意将盒子拿过来,小四领命,将小木匣递给她,之后又退了出去。

林之倒是没觉得什么,倒是另外两人觉得,小四是林之的侍从,却对洛姑娘惟命是从,而且看林之的样子好似已经习惯了般。

这两人的关系可见已经熟悉到一定程度了。想来也是,连肖家的秘密林之都愿意说与洛可可知晓,何况一个侍从。

项润东和张浩然心里都划过一丝淡淡的苦涩。便听对面又响起软糯的声音:

“林之,我有要紧事去做,不在府里的日子,你务必如我所言,每日解读一篇文章。这是你答应我的,君子一诺重如千金,你不得偷懒。”

说着将小木匣推到林之面前接着道:“这里面是我写出来的故事,只有你解读一篇方可看一篇。”

林之看着洛可可嘴唇轻颤,心里突如其来的慌乱,让他措手不及,可可这是要去哪里?

他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装着厚厚的纸张,这么多,难道她要走很久?她要去哪里?

他这一举动同时引来项张二人窥探,林之保护的紧,立即盖上盖子。

项润东好奇之余突然就想明白了,林之的结巴竟是让洛可可以这种方式治好了。他隐在面具下的眉毛不自觉地扬起,唇角也跟着勾起,这个洛可可,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洛可可也不等林之答应,便转头看向项润东笑着开口:

“既然洛可可想知道都已经知道了,那么就先告辞了,洛可可还要回去收拾行囊。”

说完起身穿好斗篷行了礼,便往外走。

林之反应过来,脱口喊了声:“可可!”

洛可可回头,撩起兜帽眉眼弯弯的说:“林之,记得我们的交易。”说完便没再回头。

林之听她这样说,反而松了口气般。

张浩然突然愣愣的出声:“可可真是一名奇女子。”

在座的两人同时看向张浩然,心生同感之余,对他直呼可可都有些不舒服。

项润东偏过头看向林之突然问:“林之你不好奇她要去哪里吗?”

林之笑笑,摇摇头。他当然好奇,但是他知道洛可可一定是有她自己的事,就像他自己,总会有些东西是不想别人知道的。

洛可可走了,项润东便开始与两人在茶间里聊起别的。

……

洛可可回到房间里,留了张字条便随手装了几件换洗衣裳便趁四下无人,御剑纵去。

待第二天,林之左右等不到洛可可来,看着阴沉沉的天气,坐立不安之际,小四拿着一张字条气喘吁吁地跑进来:

“爷,爷,不好了,洛,洛姑娘走了!”

林之捏着拳头,缓缓坐进椅子里,他有些没反应过来,怎么会那么快,昨天还坐在他身边的人,今天就不见了?

“她,何时走的?”

“小的不知,胭脂也是今早才发现的。”

林之反应半天,没想出胭脂是谁,小四看出的疑问,忙解释道:

“是安排在洛可可身边伺候的丫鬟。”

林之苦笑,今早才发现?恐怕昨晚就走了,以洛可可昨日在茶间里露的那手,连项兄都比不上,一个小小的婢女又如何会知晓。她竟然连最后一面都不见他么?

小四看出自家主子的苦闷,想起手里的字条:

“爷,这里还有张字条,可能是洛姑娘留。”

话没说完就被林之瞪着眼睛夺过去,展开一看,上书:

‘家祖有训,故友足迹必寻之,如今凡有蛛丝马迹,洛可可自当信守诺言,归期不定,望君勿念。’

望君勿念么?林之的心此刻空荡荡的,望着阴郁的天空,归期不定?那么她留下的故事能陪他度过几天的呢?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林之每天都会照着洛可可的要求,自言自语的解读《帝皇列传》,之后取出一张故事细细的看,好似洛可可依然在身边一样,小四看着再正常不过主子,摇头轻叹,这种正常的背后透着浓浓的落寞。

白天林之反复摩挲被他看过好几遍的纸张,看着娟秀挺拔的字迹,回忆着洛可可的笑容。

也只有林之自己知道,每天夜里他只能摸着洛可可留下的小木匣才能入睡,也只有坐在洛可可常坐的那张椅子里,解读文章时,想到她对自己的良苦用心,才能得到一点点慰藉。

项润东在那次茶楼相聚之后第二天就启程回了边城,送行之际,有意打探洛可可消息,却总被林之顾左右而言他的岔开话题。

项润东无法,只得放弃,望着长安城的方向目光里期盼不减反增,若是有缘总会再见的。

而肖清羽在知道洛可可走了之后,表面上没有任何动静,实则派出了大量的人手打探消息,可惜只打探了半个月,便被事物烦身,只能暂时放弃。

洛可可像她出现时那样突然,消失时也是那样彻底。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