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第七十一章卫国来访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橘子说说 2261 2017-06-07 21:59:56

  仲夏的午后,焦灼的阳光烧烤着大地,知了叫的欢快,林之像往常一样在书房里看书,只是稍显苍白的脸色显示着主人身体微恙,转眼已经入夏,洛可可也已经走了两个月了。

捧着的书很久没被翻动,眼睛盯在某处,思绪已经飘回了初见洛可可时的场景,嘴角也不自觉的微微勾起。

“咳!爷,该喝药了。”小四端着药碗第三次唤道。

林之茫然的抬起头,看向来人,这才放下书,接过碗,停顿片刻说了声:

“阿九。”

下一瞬,房间里多出一个人来,单膝跪地,态度恭敬,此人黑衣劲装,浑身上下包的严实,只看得出是个浓眉大眼的。

林之仰头将药一气喝了,将空碗递回给小四,摆摆手,小四会意,退了出去。

林之打着手语:“边城可有新消息?”

阿九也用手语回答:“属下才探听到的消息是将军五天前已经回到边城,不过还在昏迷中。”

林之抿着唇没做声,此时离项润东遇害昏迷已经五天了,林之的唇角勾起,又打起手语:

“边城暂时隔几天打听一次即可。这边可有何动作?”

“大人这些天很安分,没有任何动作。想必是上头那位伤的不轻,此时不宜动作太大罢。”

林之轻哼一声,引来了一阵低咳,平复一阵,才比划道:

“那边派人盯紧些,一有动作便与我汇报。去罢。”

阿九抱拳,下一刻便消失在原地。

……

焱山,方圆二十里内寸草不生,荒无人烟,大地承灰黑色,因为气温炎热干燥而龟裂。

山腹深处,雾气弥漫,水潭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潭里盘腿坐着一个女子,此刻白色金丝暗纹罗裙,头顶的热气升腾,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潭水,打湿了发鬓却不自知。

洛可可的身体仿佛被架在火炉上烤,全身的经脉骨血像被刀割一般,如同身在炼狱中。

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在上个世界她已经体会过了,虽然痛苦,却让她欣喜不已。因为她的丹田内,裂缝的灵海又开始出现一丝丝灰色与灵气相融合。

……

长安城内华灯初上,花街上人头攒动,花娘满面堆笑的迎来送往,有繁花的地方,就有寂静的角落,此刻就有一五六只鸽子飞向夜空。

肖清羽起身开窗,抬手接住一只鸽子,四下扫了眼,迅速取出一枚纸筒,将鸽子放飞后将窗关好。

他对着烛火只见上书:‘主上有令十日内助你亲自动手。’顿时眉头紧蹙,思忖片刻,才将纸条放在烛火上点燃,等差不多烧完扔进一旁的茶杯里。

同一时刻,桃林苑里多了只鸽子,一名黑衣人翻身将鸽子抓起,然后趁着夜色几个纵身,消失在夜色里。

肖柏林在浴池里收到了小四拿进来的纸条,展开一看:‘十日内必有异动。’嘴角微微勾起轻哼一声,低低唤道。

“阿九!”

……

朝阳初升,却已经在灼烧大地,大堰皇宫朝阳殿内透着丝丝凉意,此时正值早朝,大殿两侧放着数个冰盆,给挤满了人的大殿降温不少。

宽大的金龙座椅上端坐着一位头戴金玉旒冕,十二串白玉珠分别垂挂在前后,身穿黑金暗纹龙袍,脚蹬黑纹秀龙靴,面容被六串白玉珠帘挡住看不清表情。

旁边陪侍的许公公却是能看见的,此刻的皇上面色苍白憔悴,额头上也沁出了大滴汗水。他知道这汗水绝不是热的,三天前一场暗杀,虽未伤及要害,却因失血过多昏迷了一天一夜。

少阳皇帝刚刚登基不久,根基未稳,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再加上卫国的突然来访,恐于朝堂生变,所以封锁遇刺的消息,对外只说染了风寒,才休养了两日便硬挺着恢复早朝。只是,这会才坐了两炷香的时辰已经有些精神不济了。

许公公手执拂尘,看着这样的少年皇帝有些心疼,却也无计可施。

殿下,礼部侍郎兼殿阁大学士徐涛跨前一步躬身道:

“启禀皇上,卫国三皇子仡轲沙耶和节度使蒙绕迪生已在偏殿静候多时,请奏吾皇召见。”

大殿之上顿时响起低低的议论声,此刻的少阳眉头紧蹙,心底的疑惑掩盖了身体的不适,卫国真是来的好巧。

十天前才收到卫国有意拜访的消息,按路程计算少说要一个月才能到长安城,可事实却是在他遇刺的第二天,卫国使节就已经住进了长安城内的行宫,今天就急着要见他。

实在不能不让他起疑,卫国是真心相交还是居心妥测,来探虚实的?少阳偏头冲许公公微点头,白玉串珠叮咚脆响,便听许公公一甩拂尘高声唱道:

“宣卫国使节觐见!”

随后一连串的高唱在殿外响起,声音未落,就看到门外有五人一箱,一前一后大马金刀的来到殿门外,将身上的佩刀歇下交于旁边的大堰护卫,才跨步进了大殿。

打头的一个,二十五岁年纪,头顶缠着厚厚的黑头巾,额头饱满,耳朵上带着夸张的银色耳环,眉眼细长,鼻梁高挺,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留着八字胡,嘴唇偏薄却很饱满。

身穿雕花牛皮坎肩,围着黑披风,露出两只壮硕的胳膊,胳膊上慢慢都是图腾,却看不出是什么,下身穿高腰黑色灯笼裤,脚穿暗纹秀靴,只是靴子尖头向上翘起,看这身气度行头应该是卫国三皇子仡轲沙耶。

他身后跟着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头戴一根黑色抹额,身穿黑青色锦袍,前襟未开,露出纤细的颈项和锁骨,面白无须,眉眼带俏,唇红齿白。

这样一个衣带松散,披头散发的人,应该让人有大不敬之感,可是他这样的打扮反叫人有种看到妖孽的感觉。

这人难道就是节度使蒙绕迪生?节度使是什么官?那是和王爷一个级别的。怎么是这幅打扮形容?

再看后面的三人,其中一名女子,手里捧着一个木匣,女子容资艳丽,头上,胸前带着夸张银饰,身穿细沙裙罩,整条手臂若隐若现,群摆侧面开叉,露出半边小腿,整个人看起来极度诱惑,唯一的缺憾就是肤色有些偏暗。

走在最后的是两名男子,抬着一口箱子,都做随侍打扮。

几人行至大殿中央除了卫国三皇子站这行礼外,其余几人都跪下,高呼万岁,礼数周全。

少阳帝摆了摆手:“免礼。”

“卫国使节此番连日奔波,舟车劳顿,应多休养几日才是,也好让我大堰有空安排宴请,一尽地主之宜。”

少阳帝话说的客气,如果卫国真的居心妥测就不难听出,这话里暗讽他们心太急,急的大堰都来不及安排一顿饭,既然你目的不纯,也别怪我怠慢。

橘子说说

作者有话说:小天使们,麻烦大家动动娇贵的手指,点点收藏,橘子给你们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