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第七十四章项润东中毒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橘子说说 2128 2017-06-11 20:35:37

  “我如何?哼,你那弟弟倒是对你帮助不少,不然,你连姓肖都是种奢望!又如何座得上丞相这个位置?哈哈哈哈!”

肖清羽被拆穿,他像个出墙的女子般被人发现后剥光衣服,丑陋的一面完全暴露在世人眼前,被人耻笑,羞辱。

他隐藏在最深处的难堪竟然被人调查的如此彻底,他恼羞成怒,攥紧的拳头青筋暴起,口不择言:

“你!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就凭你?哈哈,你敢嘛?”金珠大方的坐在他光裸的腿上,万般妩媚的展开怀抱道:“来呀,来杀我呀!”

这女人,满身是毒,而且她背后的人,他惹不起。一口气憋得他太阳穴突突直跳,眼睛充血,沉声怒喝:

“滚!”

“哈哈哈哈!既然没胆量,那就乖乖听话。”最后重重地拍了拍肖清羽已经气的发紫的面颊,力道正好能留下红红的五只印,却不明显。

金珠起身将衣服穿好,推门莲步轻移的消失在门外,警告的声音缓缓飘进房内:

“你最好看紧你那傻弟弟!如果被他破坏了计划,我会将帐算在你头上。”

房间里一声剑入血肉声,还有一声惨呼夹杂在其中,片刻后,两个暗卫,一左一右几个起落消失在夜色中,其中一个暗卫抗着一个被床单包裹的人。

今夜肖府里少了一个叫胭脂的小丫鬟,城北外的乱葬岗多了具无名尸体。

片刻后另一个暗卫返回,跪在肖清羽面前,低头沉声汇报:“主子,二爷已经歇下了。”

“抬起头来!”肖清羽鹰隼般的目光盯视着地上的人:“是你亲眼所见?”

暗卫听命抬头看向肖清羽,目光宁静朗声道:

“是属下进去确认过,二爷确实已经歇下了,看样子已经歇下很久了。”

足有一盏茶之后,肖清羽才开口:“下去吧。”

肖清羽等人离开,才咬牙切齿地重重垂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的茶碗被震的东倒西歪,乒乓乱响。

……

边城。

五日很快过去,黑压压的卫,军已经兵临边城下。

一千名装束统一,拿着长矛战刀骑着战象的将士,战象的鼻子上卷着巨大的双头狼牙棒,后面紧跟着的数千骑着战马,背着弓箭的士兵。

张浩然看着城下聚集着不足一万人的卫国士兵,卫国竟如此轻敌么,终究是龟缩了一百多年的小国,呵呵,嘴角轻勾,他知道,今日卫国拍来的这些先锋必然是有去无回了。

一个骑着战象身穿皮甲,膀大腰圆的男人,此人名故丁,是卫国将军之一,浓眉大眼,串脸胡遮盖了他半张脸,皮肤黝黑,露出一边臂膀,整个肩膀上纹着青色的战象,一骑当先行之城下,声如洪钟的开口:

“大堰的人听着,今日奉我王之命,赴五日之约,前来一雪前耻!冤有头债有主,我卫国不想伤及无辜,不妨打开城门放我等通过!”

“若是不放呢!”城楼之上,一抹高大的身影,面带银面具,身穿同色铠甲,披风咧咧作响,朗声回道。

“若是不放!莫怪本将一声令下,踏平你这小小的边城!”

项润东眼盯着城下,垂在身侧的右手突然抬起拍在城墙上,扬起一阵灰尘。

“既如此,废话少说,要战便战!”

“哼!久闻项将军威名,今日一见不过是一届莽夫!哈哈哈哈哈!”

此话一落,身后卫国的将士也跟着一阵哄笑,笑声震耳欲聋。

等自己手下笑够了,故丁大手一挥,止住笑声,大声喝道:

“项家仔子!看我故丁如何取你项上人头!”

话音一落,高举手臂一挥而下,从一千骑战象中走出三骑,向着城门前进,只是刚踏出五步,便听后方一片坐骑嘶鸣声,故丁回头一看。

只见身后一阵尘土扬起,接着,两侧有火光一路蔓延至中间,瞬间遮挡住视线,也将他们四骑与大部队彻底隔绝开来。

故丁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清后面的状况,顿时被激怒,浓眉倒竖,回头冲着城楼之上大吼:

“一国大将!竟使出如此小人行径!”

“哦?卫国便是君子所为?五日前刚发兵,五日后便到了边城,故丁将军莫不是有飞天遁地之术?难道将军没听说过兵不厌诈吗?”

项润东也不迟疑,边说边一挥手,城楼之上突然多了一排弓箭手。

“将军!还等什么!先攻了城门再说!”故丁身边的副将已经一骑当先想攻城门。

下一刻,冒着火舌的剑雨普天盖地的向着城下袭去。

故丁几人眼看后方火势渐弱,大有希望之时,后方又传出一阵嘶鸣声,不及故丁四人反应,头顶已经剑雨压顶而来。

“妈的!他们这是要火攻!先撤出去。”

可惜战象的动作再快也比不上先发制人,况且它们本来就跑的不快,虽然战象头部和肚子上披着铠甲,中箭还是在所难免。

幸好战象皮厚,虽然跑的慢却没受伤,故丁几人躲过了一批剑雨之后,避到一旁相对安全的距离。

才有机会看向后方,此时的卫国大军已经乱作一团。

第一波火是擦着战象的鼻子烧起来的,战象虽经过训练再厉害,也是怕火的,这是动物本能,这么大的火就在它们眼皮底下突然冒出来,长鼻子也被火燎个正着,惊得前排战象嘶鸣着往后退。

一排战象往后退,后面的也想后退,起了连锁反应,最终还是被主人稳住,只是队形还是乱了,战象的队伍一乱,后面的战马也有些不稳,马蹄不安的踩踏着,鼻响不停。

就在第一排火将灭之际,漫天的火箭铺天盖而来,点燃了地面上掩盖的火油,顷刻间,一片接着一片的火被点燃,边城外两里之内一片火海。

再强大的坐骑,也经不住在火里烤,何况是人呢,一时间战象,战马嘶鸣着人力起,骑在上面的人也掉进了火舌里。

这下更是混乱,坐骑和人四下奔逃,可惜,人马太多,逃得慢的被点燃,翻滚惨叫着,哪里还有刚开始的半点嚣张气势!

项润东举起嘹望筒眺望两里外的情况,片刻后,将嘹望筒递给张浩然,眉头轻蹙。

张浩然看到,那里还有大概一千轻骑在隔岸观望,看装扮是卫国人无疑。

“他们这是先拿故丁试水?”

项润东没说话,只将目光又投向战场,搜寻故丁的身影。

橘子说说

作者有话:修改了一下,之前忘记吧胭脂的名字写进去了。很杯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