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第七十七章林之偶遇金珠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橘子说说 2130 2017-06-18 23:35:29

  再坚持两日卫国的大将要来了,确在此时传来消息,卫国派出的大将军在半路遭了埋伏,五千人的轻骑被打散,主将被砍了脑袋死在落霞山中。

这下可好,将军来不了,他们这些剩下的三万多人群龙无首,这仗还如何打得?

没了将军,副将,我们还有副官!我们不仅有人有兵器,还有毒和战神!又如何打不得?

第一次失败是因为轻敌,事到如今大堰三番几次偷袭,粮草被烧了一半不说,军心也乱了,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就算冲进去也是群龙无首,这仗如何打不得?

放,屁!你们就是怕死,将军已经以身殉国,我们就不能无功而返,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你那是冒进!两员大将都死的不明不白,你难道比将军还厉害?我可不想白白去送死!

卫国营地就此起了内讧,一边主战,一边主退,这一拖又是十天,这十天里,大堰又偷袭了两次,派出的人确是极少的,连五十人都不足,目标只是粮草,点了火就跑,根本抓不到人。

卫国最终还是因为粮草被烧去半数,供给不足的原因,剩余的三万人只得撤退。

这一场为时近两个月的战事以大堰不损一兵一卒取胜。

肖府,初秋的夜风吹出丝丝凉意,空气里透着泥土的气息,雨季很快就要来了。

林之反手关好门,正对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拉下兜帽,对方看到他的真面目的同时开始动手解身上的衣服。

两人速度极快,互相换了衣服,那人伸手擦掉脸上的伪装,露出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是八仔。

八仔对着林之打这手语:“没被发现,现在肖清羽以为爷您旧疾复发。”

林之点头,比了个手势又挥了挥手。

八仔耳朵微动,来不及谢赏就闪身躲在暗处。

林之见此情景,知道有人来的,便拉开被子,躺进床里,顺手拿起桌上的书随手翻开。

门外便传来小四的通报声:

“主子,相爷来了。”

“快,快让大哥,进,进来。”

随着开门声,肖清羽一步踏了进来。林之放下手里书,迎上对方探究的目光,开口道:

“大哥,怎,怎么,这,这般晚,还,还未休息?小,小弟,腿,腿脚,不便,实,实在不,方便下,床。”

肖清羽负手而立,轻轻笑了笑:

“无碍,只是林之怎么忘性这般大,昨晚与大哥的约定已经忘了么?”

林之眨了眨眼用疑惑的目光定定的看着肖清羽,如果有什么约定,八仔一定会告诉他,可他没说,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肖清羽在诈他。

肖清羽看林之只是疑惑的看着他,却一直不开口,突然一撩后摆,坐进椅子里大笑着道:

“大哥与你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林之莫怪,大哥也很久没来看你了,今晚正好得闲,便来看看你”肖清羽突然找不到借口来说明到底是来看什么的,突然想起进门时林之说的腿脚不便,于是手一指:“你的腿,恢复的如何了。”

林之心里冷笑,嘴里恭敬道:

“就要到,雨,雨季了,恐怕要过,过了雨季,才,才能恢复了,大,大哥不必费心,这,这是旧,旧疾了,大哥,莫,莫不是忘了?”

拜肖清羽所赐,现在被他拿来做借口,着实让人不耻。

“林之,你怎么能如此与大哥说话?”

“大哥,这么晚,有什么,事吗?”林之心下奇怪今日肖清羽的反常,竟然有耐心听完他整句话?

肖清羽没想到自己的目的被一语道破,反而一反常态的没生气,只沉声问:

“林之,圣上已经一连两个月没早朝了,你可听说过此事?”

林之茫然的摇了摇头:“不曾。”

林之漠不关心的语气,让肖清羽心里放心不少,随即肖清羽摆出一副悲伤表情,沉声道:

“那林之可知市井都在疯传,项将军中毒已深,将不久于世?”

“大哥,市井留,言,不可信?”

肖清羽盯着林之的眼睛,像是要从他眼里看出些什么,可惜他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一副比自己俊俏八分的好容貌,眉头微蹙,有些厌恶。

手指开始不停的敲击着桌面,明显有些失去耐心,嘴里却连身说是:“那大哥就不打扰林之休息了。”

说完起身理了理衣袍,开门走了,心里却在鄙夷,金珠那贱人真是太高看林之了,林之只不过是有几分小聪明罢了,离了他云飞,他林之什么也不是!

小四将门刚刚关好,外面就划过一道闪电,没过多久,秋天的第一场雨如期而至。

边城这时候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想起中毒的两人,林之心里暗暗叫苦,卫国的这些蛮子,身上只装毒药,不仅如此,口风还特别紧,怎么用刑都不肯说,实在受不住了,就趁人不备自己服毒自尽,让他们束手无策,只能另想办法了。

房间里渐渐被水气湿润,林之吹了蜡烛,手不自觉的摸上枕边的木匣,可可,已经四个月了,你到底去了哪里?

……

焱山。

此刻的洛可可正在忍受着如扒皮抽筋的痛苦,就在她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那灰色的东西终于再没出现。

而她全身的疼痛终于慢慢减弱,掺杂在灵海里的灰色也彻底消失,只剩下精纯的灵力。

此时洛可可感到身体无比舒畅,全身经脉像被洗练过一遍,磅礴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在体内疯狂运转,最后竟然全部被吸收了,连同本来一片死寂的灵海也不见了。

丹田里露出了八颗绿豆大小,颜色不一的圆球,她知道那是她一出生就有的,却被堆积的灰色东西和灵气掩盖,现在居然能看见了,洛可可不敢懈怠,源源不断的吸收灵气。

……

第二天,雨还在下,林之由小四推着,按照平日的习惯,在早膳过后往千卷阁去。

绕过长廊,在满是木槿花的园子里碰到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女人。

女人撑着一把秀着梅花的油纸伞,银饰满头,盖住前额,粉色丝秀细沙罗裙,里面若隐若现白色抹胸,白色束腰,宽大的袖口滑落在臂弯处,露处麦色的皮肤,女人侧对着林之正在欣赏她眼前被风雨肆虐的木槿花海。

不得不说,在初秋这样的雨季里,穿的这样清凉也是需要勇气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