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第七十九章隐疾

极品炉鼎之穿越三生三世 橘子说说 2179 2017-06-22 20:20:36

  金珠一直走到塌边,看着肖清羽酣战,塌上几人太过投入,谁也没注意到有人在一旁看着,就在此刻金珠出手了。

一阵粉末扬起,三人不约而同的软到在塌上,失去知觉,金珠鄙夷的看了眼仍然相连在一起的两人,转身走人。

让这个从不在竹海之外的地方睡觉的肖丞相,好好的在温柔乡里睡一觉去吧。

金珠几步跨出大厅,院子里寂静无声,除了几声鸽子轻吟声,这种声音她已经听习惯了,没任何异常,转身将门关好,回身那一刻,瞳孔微缩。

她的身前悄无声息地站着一个丹凤眼的黑衣人,金珠反应迅速,轻呼一声,抽出丝帕,轻拍自己的胸口,娇声道:

“哎呀,吓死本姑娘了,你离我这般近是要做什么,让开。”说完便抬手去推黑衣人。

暗卫一句话不说出手格挡,金珠乘势错开,整个人钻进黑衣人怀里,抬手用丝帕捂住暗卫口鼻。

暗卫慢慢失去知觉,金珠推开一步,看着他软到在地发出沉闷的噗通声,心里冷笑一,将人拖进大厅里,关好门,快步离开。

放在以前她是要看看这人的长相如何,合她心意,收了便是,若是不合心意,杀了了事,可现在的环境不允许,她还要继续住在相府里,不能惹麻烦,不然主上不会给她好果子吃。

而且她在见过林之以后,心里眼里在容不下其他人,根本没心思去关注别人,更没心思将功夫费在林之以外的人身上。

……

相府另一处苑子。

小书房里,烛火通明,桌面上的纸张被掩盖了大半,只露出一角,林之站在桌前,长发垂在身前,挽起的袖子露出白净有力的手臂,认真书写。

“爷,是时辰沐浴了。”小四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同时外面响起了几声鸽子的低鸣声,声音不大,在寂静的夜里却是异常清晰。

林之放下笔,将纸掩盖好,坐回轮椅滚动至门前,推门便看到小四正用疑问的眼神注视着他,林之只淡淡道:

“走吧。”

小四欲言又止,看到自家主子制止的眼神后,恭敬的称是,随手将门关好,便推着轮椅向着汤池的方向去了。

林之来到汤池边,遣退小四,直到传来关门声,林之才站起身,动手除去外衫,里衣,亵衣,最后只留亵裤,慢慢坐进温泉池里,缓缓闭上眼睛,脑海闪过一副副画面。

这里是他第一次遇到洛可可的地方,那时的洛可可穿着大胆,肤白如玉,比他这种常年不外出的人还要白净几分,突然觉得温泉水太热,身体上的反应,让林之觉得羞愧不已,深吸口气,暗潮自己如今的自控能力竟如此差了。

告诫自己想想别的,可惜脑袋不受控制,又想起可可的俏脸,那时的她表情丰富,可是眼神里的落寞却挡也挡不住。

现在想想,自己能遇见洛可可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好像有人安排好了一般,将那么美好的女子送到他面前,最神奇的是他与可可竟然有同样的戒指。

林之将自己沉入水底,也许洛可可会像第一次一样出现在水里呢。

就在小四推着林之离开小书房不久,桃花树下便出现了一个人,此人顺着亮灯的方向走去,刻意放轻的脚步,但是速度不减分毫,推开房门,闪身进入。

扫视一圈并没看到自己要找的人,眉头轻挑,应该就是这里,而且这里的味道,可以确定这里刚才还有人,慢慢走至桌前,烛火下,清晰的映出来人的脸,来人正是是金珠。

金珠好奇的看着桌上的空白纸张,随手翻了翻,发现下面的纸张上有东西。

好奇心顿起,绕到正面,将纸掀开露出下面的纸张。露出的纸上俨然是一副画,画上的男子侧卧在桃花树下,闭目养神,这名男子让金珠惊艳。

竟然还有比林之更胜几分的男子,只是这个男子的容貌太过阴柔,感觉哪里怪怪的。

再看旁边一行小字,金珠差点惊呼出声,只见上书:‘有可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后面没有落款,看得出来是没来得及写完。

可是……好像有什么秘密被她发现了,难道肖府的二爷有龙阳之好?金珠睁大了眼睛仔细再看画上之人。

怎么看怎么怪,这男子太过漂亮,处处尽显媚态,眉眼间竟比她还要娇媚几分,要知道这个人是闭着眼睛的,如果睁开眼睛,那岂不是更娇媚?

再看画中的场景,虽然她不怎么熟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就在这片桃花林里,也不知是那家的公子,生的这般容貌,但她本能的对他产生厌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哼,原来堂堂大堰国肖家,竟然都是些无耻小人伪君子,情诗写的这般露骨的相思,不过,既然中了她的毒,她人都来了,不试试怎么行,说不得她还有机会不是,毕竟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

鄙夷的将纸恢复原样,随着烛火不时的发出哔啵的爆裂声,金珠镇定自若的坐进房间里唯一的软塌上。

林之将里衣穿好,拿起外衫的手停在半空,片刻后,将自己打理好的林之打开大门,唤小四将自己送回小书房。

林之抬手推开房门,两人同时看到里面多出一个人来,他眉头微微蹙了蹙,还未开口,小四已经惊呼:

“金珠小姐,这么晚怎么会在这里?”

金珠的笑容有些意味不明,但更多的是妖娆:

“金珠真是失礼,只是金珠实在有事请教林公子,还请公子解答一二。”

林之无奈道:

“金姑娘,现在,已是,亥时三刻,时,时辰太晚,恐,恐姑娘会,精神不济,有,有事……”

不等林之说完,被金珠笑着打断:

“呵呵呵呵,我说怎么不常见肖二爷,原来竟真是个痴的!啧啧啧,真是可惜了一副好皮囊。”

“你!”小四替自家主子受辱不忿,想开口呵斥被林之摆手打断。

林之边观察着金珠挑衅的表情边开口挥退:

“小四,出去罢。”

小四虽气愤却也无可奈何,只能领命退了出去,只不过并没有将门关上。

金珠将小四的动作看在眼里,心里忐忑,这个好看的男人真有有龙阳之好?

林之等小四出去了才开口:

“金姑娘,有,有何不解之处?肖某,不知是否,能,能为姑娘解答。”

金珠行至林之轮椅前,慢慢附身在林之耳畔,哈气道:

“二爷,你喜欢女人吗?”

橘子说说

作者有话说:小天使们,如果喜欢这个故事,请收藏订阅这本书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