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大概

第十章 爱与最爱

青春大概 蜿蜒浮帝莲 2501 2017-04-19 10:23:56

  我眼里含着泪却没有让其流下,心里空空的找不到一物可以填补。就像鸟儿失去了蓝天失去了森林,就像小草远离了春天,就像花儿一分一秒的接近零落枯萎,闭上眼,如同留得枯荷听雨声一般悲哀。

————“你很爱她,好好珍惜她吧。”我似乎已经死心了,不想再挣扎了。

他浅笑,“你甘心吗?”

————“什么?”我生涩的应付。

他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似乎并不关心之前的话题,似乎也并不在意我的态度。他从挎包里拿出两张火车票,抽出一张递给我,“我明天去广州,去看望我妈妈,你愿意去吗?”

————“看望你妈妈?我?”是我听错了吗?和他一起去看望他妈妈,我是什么身份?我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越来越觉得模糊了,这是怎么样一个人?我和他的关系已经这么亲密了吗?有吗?我怎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怎么可以把这一切都看得如此的理所当然?“我,不去。”

他拿着车票的手悬在空中许久,我们沉默,沉默,最后他终于收起车票,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

我沉沉的呼出一口气,低头吸了一口奶茶。

“奶茶苦吗?”

————“苦?不苦啊!很甜,怎么会苦呢?”他的问题让我感到莫名其妙。

“要我喝就是苦的,可能是天意弄人吧!”

————“你说什么啊,我不大懂。”我低下头,说得很轻很轻,我的理智告诉我,他说的这些话明显是很做作,这明显是他给我设的又一个套。但即使是那样,当真的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依旧还是会很心疼,像是触碰到某处神经,疼得力气全无。

“有一天你会懂的。”

夜的黑变得更深了,深得仿佛可以让人感觉到他的狰狞,让人不寒而栗。他起身走在我前面,背影看起来有些萧索,却给人无比的疑惑,迷离,好似他的全部都展现在了你面前,可是你却除了一面背影什么都看不到。不知道要怎样的人,才能拥有这样的一面背影。轻狂,傲慢,不可一世,时真时假让我无法抗拒。

我喜欢他,喜欢他忧伤的样子,喜欢他傲慢的样子,甚至喜欢他假装情深的样子。其实道理我都明白,但就是无药可救,王法抗拒。我望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心是一片黑暗的深渊。他仿佛魔鬼一般,不动声色的左右了我的一切。

林方文的姐姐林日说,她常常不会思恋和她同居了三年的男友而会思恋那个在火车上相处仅一天的陌生男人。

她说,“因为只有一天寿命的爱情从来没有机会变坏。”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和苏盈就这样结束了,或许我们之间反而会有更多的怀念。

黎璃和杨水出去约会了,李小波在窗外叫我出去玩,我也拒绝了。我一个人坐在宿舍里捧着《面包树》却看不进去,思来想去,还是那些破事儿,不愿再去想了,索性睡一觉。

醒来的时候,黎璃已经回来了,她坐床边问,“你这又是怎么了?”

————“失恋了呗。”我坐起来靠着墙,漫不经心的说。

“哦,那我得早些把你给嫁出去。”她看着我,表情一脸严肃。

————“好啊,如果有人要,我就嫁了。”我歪着头看她,笑着对她眨眼睛。

说来还真是巧,恰好这个时候还真来了个应征者,生活就是这样的戏剧,带着淡淡的忧伤。

杨水对黎璃说,“我宿舍一哥们问我,你旁边那女孩是谁,长得又漂亮又文静。问她有男朋友没。”黎璃一听,狂喜。马上就回来给我汇报情况。

宿舍那群女人更了得,马上就追问,“叫啥,几班的?有相片没?有多高,长得怎样,可不能亏待了我们青楚。怎么说也是个美人儿胚子。”

李葵,一米七几,听说长得还不错。于是姐儿们分分给我说,“不错不错,这个不错,好好把握啊”

我故做表情沉重的对她们说,“我一定不负纵望,给你们抓个姑爷回来。”

接着,约会,她们说,趁热要打铁,折日不如撞日,所幸就当晚。于是鄙人平生第一次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约会产生了。

黎璃大方的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李葵,这是青楚,独女,家里最受宠的一个。”我的个天啊,我怎么都没想到她会这样介绍我,怎么听着都别扭。

李奎长得白白净净的,说实话,他人挺不错的。

杨水悄悄问我,“诶,那个透露一下吧,你觉得他怎样啊。”我鲁鲁嘴稚气的说,“恩,他人还好啊”

“我不是说他人,我是说,感觉,感觉,你感觉他怎样。”

————“啊,那个,那个感觉嘛,再议,再议。”

杨水一边摇头一边叹息,“完了,完了,这小子没戏了。”

黎璃问李葵,“你喜欢我们家青楚吗?”

他说喜欢。

黎璃问我觉得怎样,我说还好,就是没什么感觉。

她叹了口气,“哎,是你心中已经有人了。”

我淡淡的笑,我知道自己没有想要掏心掏肺。而感情这东西,是需要激情的,李奎在我寒冰的冻结下就算是万丈火焰也会渐渐掩灭。我本就是冷漠之人,不关心的人和事,我从不接受也不拒绝。

记不清是多久后的某一天,在宿舍门口遇见了李葵,黎璃把我推过去,非要我们说会话,我和李葵被硬扯到一起站着,两人都没话说,就这样尴尬的站着。最后我说,“那个,我先进去了吧。”他点头,然后我转身。就这样,安静的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黎璃说,“也怪不得你这样死心眼,初恋本就是最难忘的。”她眼里划过一丝忧伤。

————“你的初恋是什么时候?”我问黎璃。

“初中。”

“初中,我和他同学…”

初中,黎璃与雷同学…

那还是她在老家四川的时候。那个时候,雷的身边已经有人了,我怎么也想不到黎璃曾经也会有暗恋这样的经历,后来那个女孩因另一个家里很有钱的男孩离开了雷,雷几乎是伤心欲绝,这个时候黎璃才主动接近了雷。

璃的弟弟与雷是兄弟,所以彼此关系处得不错,后来,慢慢的,黎璃与雷之间就蒙上了一层模糊不清的关系。

雷是一个典型的老师家长眼中的问题少年,也是一特酷的全能少年,滑冰,篮球,桌球,网游等,总之除了学习,他几乎什么都是所向无敌。黎璃说,初恋永远是最难忘的。她喜欢篮球是因为他,她学习滑冰是因为他,她爱上桌球还是因为他。

高中,黎璃和雷进了不同的学校,只是学校隔得不远,每隔上几天两人就会见上一面,日子过得平淡却很开心。突然有一天雷给黎璃打了个电话,他说过两天他去学校找她,只是,黎璃怎么都想不到,她竟再也没有等到雷的出现。

雷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再后来,黎璃就去了重庆。黎璃提起雷时有一种往事如烟的感觉,那已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只是她至今都还不明白,雷到底去了哪里?是否还活着?是否还记得她?这么多年了,黎璃一直与雷的父母都有联系,只是雷依旧是了无音讯。

我问黎璃,“你现在还爱雷吗?”

黎璃摇头,“不知道,也许是爱的吧。也许他会是我这一生最爱的人了。”

小娴说,爱与最爱就是把我们曾经有过的爱拿来作个比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