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大概

第九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三)

青春大概 蜿蜒浮帝莲 2646 2017-04-18 11:43:06

  天快黑的时候,黎璃叫了胡青,我们三个人在宿舍后面的草地上玩扑克牌,我左手拿着扑克牌,右手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什么也没有,感到有些失望,然后又放回衣兜里。我心神不宁,像这样已经重复好几次了。

“你在等他?”黎璃抬头看了看我,然后又把视线移到自己手中的牌上。

“谁?”胡青问。

————“我,没有。”因为说了谎,声音有些颤抖。黎璃显然是不相信的,她浅浅的笑,然后顺手抽出一张牌。

我在黎璃的下方,抽出一张牌正要出突然有信息来了,我迅速把牌扔出去然后掏出手机,是苏盈来的信息。“在干嘛呢?”

————“我们在草地上玩扑克牌”,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告诉他,可能是怕他不会再问了吧。

“为什么要告诉我?”

————“我随口说的。”

“你要是想我过来我就过来。”突然像被什么东西阻碍了呼吸,这样暧昧的字眼我感到很不适应,更加的感到不知所措。本来是这样想的,可是突然就害怕了。我真的要他过来吗?我真的确定要他过来吗?我抬头看看黎璃,然后像做贼一般低下头狠狠咬着嘴唇。

————“那个,苏盈说他要过来。”我尽量使语气显得自然。

黎璃先有些诧异,她看了我一眼,然后马上恢复了冷静,淡淡的开口,“行,来吧,我到还真想会会他。”

得到黎璃的许可,我又想了一下,犹豫后回信息,“你想来就来。”耳边传来胡青满是疑问的句子,“苏盈?二班的那个苏盈?他不是有女朋友吗?”

“是啊,所以我才想会会他呀,看看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黎璃语气尖锐。

我埋着头,不敢出声。

几分钟后苏盈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黎璃笑着说,“青楚,介绍一下呀。”

是哦,我忘记了他们还算不上认识。

————“黎璃,胡青,这是苏盈。”我简单的说了一下名字。那是我们四个第一次像这样在一起。

“你好!”黎璃大方的跟苏盈问好,苏盈回礼,接着和胡青相互问好,然后在我和胡青中间坐下。

“刚刚去买了一点枣。”苏盈把塑料袋放在中间。

“好啊,有东西吃了。”黎璃满脸笑容,拿起一个红枣,“早就听说二班有个人物叫苏盈了,今天总算是认识了,还真是有心呀。枣,早,是早分扬彪还是早结良缘呀。”黎璃话中有话,谈吐间却显得落落大方。

苏盈脸上的表情依旧沉稳,他不动声色的拿过我手里的牌,看着我那把烂牌微微皱起眉头,瞬间又恢复平静然后浅笑着开口,“带‘枣’字的成语很多,比如‘付之梨枣’‘交梨火枣’‘推梨让枣’‘灾梨祸枣’。唉,挺巧的,还同时都呆了一个梨字也。”黎璃楞住了,苏盈抽出一张牌接着又说,“早就听说一班有个传奇的女孩了,不仅长得漂亮而且口齿厉害得很,今天这一见,我算是心服口服了。”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两火药味太重了,胡青赶紧把手里的牌出完了,我两都不敢说话,两两相望,胆战心惊。

黎璃出牌,“是,我厉害,咱青楚柔弱,所以我得保护她,所以那个谁你别想打什么主意。”黎璃终于收起笑容,语气有些愤怒。苏盈淡淡一笑,“我没作甚么呢。”

“你是还没作甚么,你也别想做什么。”她把手里最后一张牌扔出来,“我的牌完了,你输了。”然后她看向我,“咱们之前说好的,谁输了,谁就做仰卧起坐。”

————“在,这里。”我大惊,立马从地上跳起来。之前是说过的谁输了谁就做十个仰卧起坐,可我没想过在苏盈面前做呀。“我不做,存档,以后一起做。”

“不行。”黎璃坚持。

“我来替她做吧。”苏盈淡淡的说。

“你?”黎璃和胡青都看向他,我也觉得很难为情,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苏盈看向黎璃,不紧不慢的说,“不是你说的要保护她吗?我也可以保护她的。”

空气里只剩下尴尬。

回到宿舍,手里捧着的还是那本面包树,然后苏盈来电话说他走了一圈又回到了刚才离开的那个地方,他说在那里等我。我犹豫着,最后还是答应。

或许,我和他之间,是应该认真的谈谈。

十月,风还没有变寒,吹在身上很舒服,我朝着他的方向走去。月光洒在我身子上在地面留下了影子,风把发丝拂起,透过月光变成了银色,唇毫无血色,本就憔悴的脸浮上月光更显苍白,只是一双褐眼淡得发黄,如狸猫般冰凉,好似要摄人魂魄,却又无能为力。一身黑衣宛如堕落的精灵。

一阵急风过来,长发随着风零乱的摇曳,黑色小外套被风扬起衣襟,露出了里面的蓝色吊带,不妩媚,不艳丽,却异样的妖冶,邪惑。不似美丽的天使,不似高傲的公主,只如白天不懂夜的黑那般妖邪。

谈不上绝美的面容,却恬静好比明月,一身纤姿弱柳拂风,却妖冶邪惑如妖精,宛如黑暗换化的魔鬼。

我稍稍理了下头发,对着月光恬静的站在他面前,微微一笑,苏盈望着我,眼里依旧是我看不懂的深沉,凄迷。

我挨着他在草地上坐下,接过他递给我的奶茶,然后双手环膝。头埋在膝间。

“怎么了?”

我摇头。

“你穿黑色很好看。”

————“谢谢。”那是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说我穿黑色好看。

————“今天上午我骗了你,你不生气吗?”

“本来是生气的,可是后来想得多了也就明白了。”他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

明白了?他明白什么了?

“你,谈过恋爱吗?”我仍是摇头。银光洒在脸上,从容而静谧。

“青楚。”

————“啊”那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心头一紧,我象小鹿一般,心里砰砰跳,眼睛瞪得圆圆的望着他。

“我喜欢过你。”

————“啊”,我手足无措,心里想过很多次,可是却还是觉得太突然了,不知该如何是好。我故作平静,闪烁着眼神,“现在,应该不喜欢了吧。”稀里糊涂的我都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是更喜欢了。”

————“啊,啊,”心里慌得更厉害了,不敢抬头看他,支支吾吾的手足无措。我一咬牙笑着扯开嘴角,“你老婆呢,恩,我是说怎么这几天没看到她。”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是不是已经该摊牌了。我有些迫不及待,但更多的是恐慌。我特意说的是老婆,不是女朋友,是老婆。

他平淡的开口,“国庆长假,她回家了”。

————“哦…原来如此。”我故意把“哦”字拖得很长很长,显出一幅慢不惊心的样子。“你很爱她?”

“我曾经下过决定,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她。可是,我还是喜欢上了你。”他说话的时候一脸的平静,好似在说着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一般,两只眼睛霸道而温柔的望着我。

我突然不紧张了,突然的变得难过起来,他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描素了这件事情,仿佛他就是在告知我这件事情,他并没有打算要跟我说其他的,他只是在告诉我他喜欢我,同时他还有一个女朋友有,而且他很爱她,他不会放弃她。那么,我算什么呢?他这是什么意思?他想要怎样?

他一点都没有觉得难堪,他甚至没有觉得自己的语言行为有什么不妥,他似乎就认定了我会跟着他。心脏的上方好似紧紧缠着一根头发丝儿,就这样持续疼痛持续抽搐。他看似漫不经心,用词却极其小心,于我他一直说的都是喜欢,仿佛那是他对我的一个尺度,永远也不会超越。于她,他从未涉及任何情感语词,却用了一个永不放弃,孰轻孰重,这不是很明显了吗?

原来只是一场独角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