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大概

第十三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

青春大概 蜿蜒浮帝莲 2827 2017-04-21 23:47:01

  一个风和日丽的黄昏,夕阳已经爬上了天边,黎璃和杨水约会去了,我拉着叶子陪我去看系篮球晒赛,叶子对篮球颇感兴趣于是答应了,但前提是球赛结束后我要陪她去自修室。

那个球场地势很特别,三面是墙,一面是一坡比墙还高的石梯。我抱着书,站在石梯上,我看见球场上的苏盈大汗淋漓,来回蹦跑,他似乎也看见了我,一边跑一边向我挥手,我回之以微笑。

球赛打得很紧张,几乎是持平,中场休息苏盈一个劲的喝水,然后一群人一起商量着下半场的战术。就在那个时候,有人从我旁边经过,身形娇小,气质温婉,我却感到寒气逼人,直觉告诉我是她。我紧紧的抱着书,故作镇定的直视前方,却始终没敢回头去确认。是她,一定是她…

女人与女人间的某种直觉是很奇妙的。

“刚才那女孩回头看了你一眼。”叶子说。

————“是吗?我们去自修室吧。”我语气平淡,显得很平静。

“不是还没结束吗?”

————“恩,我不想看了。”我转身淡淡的说。

“你们家苏盈不是还在下面吗?”她一边说一边往下面看,“不,不会吧。”叶子突然惊呼,眼睛直直的看着下面,言西给苏盈拿着衣服和包。叶子吞吞口水,“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苏盈的女朋友。难怪她刚才…”

“我们走吧。”我嘴角有淡淡的笑意。

自修室里,我翻开某本书的某一页,这一看就是一个小时。窗外的天,夕阳都下了山,然后夜的黑一点一点的蔓延直至将整个天空覆盖。我坐在靠窗的位子,一动不动,直至苏盈来电话说在外面等我。

出了自修室我一眼就看见了他,望着他轻轻的笑。他没有说话,然后我们安静的朝着某个方向缓缓而行。月光还是很美,美得让人心动。我们都没有语言,许久之后,他指着前方某个地方淡淡的说,“那棵树长得很艺术。”

我抬眼朝前面看过去,树干笔直,只是光秃秃的没有一片树叶,说不出的让人感到凄凉,“艺术吗?”

“或许在别人眼里它只是一颗普通的树,但在我眼里,它确实珍贵的艺术品,就好比你一样。”

————“你在和我开玩笑吧。”我轻轻的笑

“你还好吗?”

————“我还好吗?”

————“还好啊,不是好好的在这吗?”我依然微笑着看他。

“委屈吗?”我不说话,淡淡的勾起嘴角。

我可以说自己委屈吗?我有那个资格吗?我凭什么说委屈呢?不是我自己选着的吗?

第二天下午,黎璃和胡青约好了去球场打球,我们刚走到天桥下,看见苏盈和言西在天桥正上面,好像在看我们,两人脸色不怎么好看,可能又吵架了,我本就是慵懒之人不愿想太多,轻轻的低下头,黎璃看了一眼我,然后笑容满面的对着苏盈挥手。我大惊。

从本质上来说,我和黎璃就是不一样的,我性格里太过软弱,而她却不会是任人宰割的主。她就这样不动身色的貌似有意无意的为我争取着本应我自己去争取的东西。我看见苏盈对着我们微微一笑,还有言西胀红的脸,以及投以我们的那不满的眼神。

黎璃说我应该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我问苏盈遇见我是什么颜色,他说是紫色,透着诡异幽暗的黑。言西是白色,明亮干净的白,还带着阳光的暖。

我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语言来述说言西,她美丽大方,温柔体贴,仿佛一切美好的词用在她身上都不会过分,她热情却不张扬,让人觉得温暖,她清纯如水,洁白如雪却不失女人的妩媚,那是我眼里的言西,即使我们从未说过话,甚至不能确定能从人群中准确的认出她来。

我自己呢?

固执,倔强,卑劣,小心眼,仿佛一切可以用在小人身上的词都可以用在自己身上,我总是说不原谅一些人一些事,虽然后来也点了头,却总有些别扭,心灵的隘口,只能驶地一叶小舟。

苏盈说,“言西想和你见面,她那天看见你了。”

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心一片冰凉,一直担心的终于还是来了,我底下头,“是打篮球那天还是你们在天桥那天。”

“好像都看见你了。”他淡淡的说。

————“你怎么跟她说我的。”

“朋友。”

————“额,可是,我不想去。”我低着头,努力掩饰着情绪。指甲被狠狠的掐进了皮肤,丝丝疼痛也骗不过自己的恐惧。

“随你吧。”,他语气依旧平淡。

‘言西想和你见面,她那天看见你了’

‘言西想和你见面,她那天看见你了’

‘言西想和你见面,她那天看见你了’

我一个人在人群中走着,像失魂一般,苏盈的那句话在我耳边挥之不去,如同魔咒一般驱使着我。

这个城市充满着韵味,沧桑,情绪,和人一起面对潮起潮落,生死轮回。是不是应该欣然的看待一切灭亡与降临,是不是每一次的变迁都会有他独特的意义。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是不是不应该逃避?我抬起头,说来很戏剧,那个娇小美丽的女孩就那样奇迹般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仓皇失措,我要如何是好。

“对不起”我低着头,在言西走到与自己并肩的那一刻,那三个字脱口而出.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那三个字,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说出那三个字的。我只知道那一刻脑海里除了那三个字外一片空白.

也许是因为想了太多想了太久。

“你,你在和我说话吗?”她抬起头望着我,双眼红肿,甚至还微微闪着银光,一张脸如桃李般艳丽,回以我疑惑的神情。

一瞬间我努力筑就的所有伪装频频瓦解,我的心里只有内疚以及内疚铸就的悲哀,她那么的让人心疼,惹人怜爱。我找不到为自己脱罪的借口,是我犯的错,她只是无辜的受害者,这份罪更不该由她来承担。

“你,认识我吗?”她怀疑的语气让我回过神,望着她眼里的不确定,终于可以感觉到自己身在其中,有那么一点点尴尬,只是关系不大,至少我从没怀疑过我认错了人。

那种感觉,不会错的。

————“你,不认识我吗?”我嘴角一丝浅笑,也许,不认识也好,就当这只是一场闹剧。

美是美不过让美带来的一声叹息。

“你是青楚?”

她依旧是不确定的语气,只是我,可以感觉到,她确定多于不确定。女人与女人间的那一种感觉,微妙得无语言明,我点头。

“你是青楚,你真的是青楚,恩,见到你真的很高兴,就像见到老朋友一样,感觉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她挽住我的手臂,笑容灿烂如花。

我楞在原地没有动,甚至不敢揣测自己脸上的表情,神,这是,这是唱的哪一出,电视剧里可不是这么演的啊。我不知所措的望着她,她的笑真的很美.而我,却受不起。

晚上苏盈说有必要三个人坐下来好好谈谈。

怪异的气氛让我想逃,周围稀薄的空气在无法目测的时候已经织成一整个莫测的茧,包裹着被无奈与悲哀所铸就的心脏.使之永远不会在压抑中沉没消失,就这样持续漂浮.我坐在草地上,左手臂环住膝盖,右手懒散的拨弄着地上的小草。他们说了些什么,我没听进去。

“青楚,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苏盈看出了我的不自然。

我不说话,然后摇头,像一个委屈的孩子.

言西温婉的坐在一旁,美丽而优雅。

“青楚很好,言西也不坏,你们应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苏盈这话让我觉得好讽刺,黑暗里嘴角微微上扬,那个幅度连自己都觉得凄凉。

“无论我做什么,都只是为了自保.”言西站起身,语气很平淡,只是某些心里扎根的情绪,无论如何努力,都藏不住。这句话的意思我们都懂。谁都没必要装糊涂。

然后她身体一软,我就那样看着她倒在了苏盈的怀里.

我第一次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单纯的心机。

女孩间永远有一些无法说清的情绪,扎根在乖戾的心房.这个世界的确有着无论怎样无视也无法忽略的距离.是一条河,硫磺气体在上面盘旋,沸腾的泡沫蒸发成气体,最后循着血液在全身周回,每个毛孔都散发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