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大概

第十六章 记忆里的慈悲温柔(一)

青春大概 蜿蜒浮帝莲 2063 2017-04-26 20:07:54

  周六系里有个爬山活动,我在苏盈面前又蹦又跳要他陪我去。眼睛眨吧眨巴的望着他,如孩子般天真。他看着我,眼睛都不眨一下,睫毛长长的,卷卷的,很漂亮,那种眼神宠溺,怜爱,让人心醉。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金闪闪的温暖而神秘。好似是有希望的,可是却又可望而不可及。我看着他满心欢喜,却又不确定,好似有什么扯着心房,动一动就会痛。

终于还是像我害怕的那样发生了,周五的下午他给我电话,他说,周末要回家,不能陪我了。我挤出微笑,“路上注意安全。”

周六我们很早就出发了,黎璃和胡青开始交往,人们纷纷祝贺,很快就成了药学系的一段佳话。他们感情很好,胡青什么都宠着黎璃,我们无人不羡慕。

黎璃依旧是阳光下最娇艳的那多玫瑰花。

黎璃见我心情不好问我怎么了,我摇头,然后天真的笑。她问我苏盈在哪里,我说不知道。心里袭来一阵冰凉,昨天下午我看见苏盈和言西一起离开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转角,离开我的视线。

我没有和他联系,直到下午我奇迹般的遇见了他,他什么也没有解释,我在心里可笑,他在撒谎。

那天是叶子生日,由于第二天是11月11号,光棍节,于是宿舍的姐妹们决定晚上到老校门口聚个餐。我们去的时候一群男生正喝得热火朝天,估计也是在庆祝光棍节。我们刚围着桌子坐好,菜还没有上,突然从里屋出来一个男生,相当帅气。

这方向,不会是冲着我来的吧。我惶恐。

“美女,是这样的,我和兄弟们划拳输了,他们罚我出来问你电话号码,敬你一杯酒。”男生很缅甸。

我向来是不给谁面子的,加上那天心情不好,打算一口回绝,不巧一抬头小翠说,“给,怕什么。”

是啊,我为什么不给,给个电话号码又能怎样,然后又想起了昨天下午苏盈和言西一起离开,那一抹伤痛又开始翻来覆去的搅着。我抬起头,不紧不慢的说,“电话我给你,但酒我就不喝了,158745,,,”

就这样,我认识了龙剑,他并不是出来敬酒的那个,但却是那一群人中的一个,我并没有见过他,我们偶尔用短信聊聊天,没有涉及其他。

晚上,苏盈说在天桥等我,勾嘴角,扯痛了心房。

出了宿舍的门,风很大,我抬头向二楼望望,灯亮着,他回来了,不知道她是否也在。想着想着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聊,用手理了一下头发,上了天桥。

天桥上暗黄色的灯亮的刺眼,一阵疾风袭来,手死死的拽在口袋里,恨不得连头一起塞进外套里。我望了望,没看见苏盈继续往上面走,没有去思考苏盈在哪里,只是心神不定的往前走。

转角,一个人从后面拍了我的肩,我没有害怕,也没有说话,我知道是他。

“不害怕吗?”

————“知道是你啊。”语气不冷不热,像一池死水,没有丝毫波澜。

在塔山小树林里,苏盈躺在草地上,我挨着他坐在旁边,觉得全身冰凉,我缩缩身子,衣服紧紧的裹着自己。月亮很大很亮,很漂亮。天空,万里无云。即使是在晚上也可以感觉到它的清澈透明。

————“怀化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下雨了,你们怀化都不下雨吗?”我眼睛圆圆的望着天空。

“快了,快下雨了,我哭的时候,天就会下雨了。”他闭着眼,扬起嘴角像个孩子。

————“你会哭吗?”我关心的似乎不是他哭不哭,而是,会不会。如果他哭了,那会是因为什么呢。然而他并没有回答我,“今天出去玩得开心吗。”

————“开心啊。”

“胡青说你今天很不开心。”他依旧闭着眼。

————“是吗?没有啊!”,一丝笑意若隐若现。

苏盈真开眼也跟着坐起来,轻轻勾了一下嘴角,“好累啊,可以借你肩膀靠靠吗?”

—————“恩?”我皱着眉看着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还没待我反应过来,他的头已经靠在了我的肩上。我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了,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就这让让他靠着一动也不敢动。我感觉肩的一头好沉好沉。

“真的很累。”他自言自语。

我不知道他想说什么,我不是故意要为难他的,我有怨有气,但是我是真的心疼他,他有再大的不是,我都可以原谅。突然觉得自己真犯贱。“我明白,那你就别再管我了吧。”我知道自己是包袱。揪着心昧着自己说了这句话,我甚至差点就哭了出来。

“说什么傻话,怎么能够不管你呢,你是我的宝贝啊!”他的声音并不高,却刚刚好我能完完全全的听见,这样的语言让我无法抗拒,我宁愿选择相信。

晚上的月光有些惨白,它照到的地方像是铺了一层白纱,美丽而神秘。我依旧相信爱情如神话般美好,我不知道未来有什么,在那个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如飞蛾扑火一般,为了爱情不顾一切。我抬头仿佛看见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朵很奇怪的云,看不清形状,模模糊糊,隐隐约约,像天使,又像魔鬼。然后我听见苏盈说,“小妖精,我要拿你怎样才好。”

苏盈总是说我说不上哪里好,也算不上特别漂亮,但就是让人着迷,放不下。

之后的一段时间,很少看见他,我从不主动给他打电话,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甚至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他只是偶尔给我打个电话,让我要乖,不要到处乱跑,早点睡觉。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静得有些让人不安。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毫无征兆。

直到一天。

怀化的十一月,已经变得寒冷,晚上天已经黑了,外面刮起了好大的风,我换了睡衣准备睡觉了。

宿舍里的姐妹们正说笑突然有人敲门,月月开门,我正坐在床上,然后听见一个很温柔的声音问,“请问青楚在吗?”

是找我的,这个声音,,,

我朝着门口看过去,不是别人,真的是言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