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大概

第十八章 记忆里的温柔慈悲(三)

青春大概 蜿蜒浮帝莲 2341 2017-04-26 21:30:44

  接着怀化下了很大一场雨,然后这场雨竟奇迹般的断断续续下了一个多月。

圣诞节快到了,我心里筹划着要送苏盈一个最漂亮的苹果,我找遍了怀化的大街小巷都没找到一个我满意的,最后在超市买了一个小小的红得发亮的苹果,非常非常的可爱。我心里乐开了花。

那天是小翠的生日,我和她一起去火车站接宋焰,小翠那个兴奋啊,还真是小别胜新婚。

晚上我们为小翠点燃了生日蜡烛,姐儿八人加上宿舍的三位姑爷,黎璃的胡青,从合肥来的月月的何威,从长沙赶来的小翠的宋焰一共11人美美的吃了一顿。繁华过后尽是落寞,一个个成双成对,而我,人都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的,总是会不自觉的觉得别人比自己幸福。可以简单的谈恋爱,真好,可以大大方方的说这是我男朋友,真好,可以一起吃饭一起相依,真好。

我突然想苏盈了,真的很想,我依旧没有给他打电话,只是发了一条信息,然而他却没有回我。我一直等,直到第二天我醒来,依旧什么都没有。心碎了一地。

平安夜,系里组织了一个活动,看电影,规定所有人都必须到,我不怎么想去,苏盈见我迟迟没过去,有些急了,然后发个信息过来问我怎么回事,他一般都不发信息的,我估计他是知道我心里憋着气就没敢给我直接打电话,反倒是我,心里很不舒服,直接给他回了个电话过去,就说了一句话,“知道了,马上就过来。”然后挂了电话。

我过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看见他站在教室门口等我,我向他走过去,“进去吧。”

温柔而冷淡。

我没有抬头看他,侧身要进教室,然后他一把拉过我,伸手想要抱我,我固执的甩开他的手“别碰我。”我倔强的狠狠的把他推开,第一次那么大声的跟他说话,我气愤的盯着他,然而什么也没问,他也什么都没解释。他那双眼睛温柔得近乎慈悲的望着我,还有几分不可置信,他没想到我会这样,他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我一直都是那样的温顺,然后他就真的以为我一哄就会乖了。

我们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一阵风袭来,他剧烈的咳了几声,我就是这样没用,见不得他这样。我挪了挪眼神,不忍再看着他,轻声说“进去吧,外面冷。”

他没有动,依然那样看着我,雨轻轻的飘了下来,洒在他浅浅的头发上,像是薄薄的一层纱,微微泛着白光,就连睫毛也覆了一层水珠,他看上去像是来自陌生星球的浪子,眼里是深深的凄凉,那里藏着世人读不懂的悲哀,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抚平他眼角的哀愁。然而我不想再这样屈服,我一狠心咬嘴唇,冲着他喊,“我叫你进去。”

我冷淡的盯着他,眼神凛冽。然后我看见他轻轻点头。

坐在教室里,心里冰凉,电影也没看进去,不知道讲的些什么。散场的时候,他没有送我回去。

临走时,他递给我一个苹果,依旧是他说得最多的那句话,“早点休息。”我暗地里一阵苦笑,想起了自己千挑万选的那个苹果。看来我的心思又白费了。说起那个苹果还真是个笑话,后来被我划成八牙,宿舍的妞一人一牙给分了。

回去的路上,我看见了言西,不知道她是要去哪儿,也没有和她打招呼,她手里拿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棒棒糖。心里酸酸的,很难受。

我知道很多事情总是在我们还没来得及重视的时候就已经慢慢改变了,我似乎已经明白我之后要面临的会是怎样的生活,我是可以选择的,然而,始终拿不出勇气。

那天晚上我一直没有睡,直到零晨,苏盈发来一条信息,“永远健康快乐。”

再也忍不住了,终于眼泪哗哗的不可收拾。

元旦节的时候苏盈送了我好大一只娃娃熊,据说是我和言西一人一个。我也没太放心上,没多问,抱着熊,心里依旧乐开了花。

苏盈的生日快到了,我琢磨着实在不知道能送他什么。周末和小翠一起出去逛街,在一个精品店里研究了半天,老板热情的招呼我以为会从我身上捞点油水,哪知最后我指着墙上不起眼的一角落里问,“这小红绳怎么卖?”

我让苏盈闭上眼,然后悄悄的把绳子绑在了他的右手腕上,打了死结。我俏皮的跟他说,“你永远都不许把他取下来。”他点头说好。

期末了,大家都忙着准备考试,苏盈从不看书,所以我必须在自己复习完之后单独为他整理一遍,还必须简单明了,一针见血,我怕太复杂了他连看都不愿看。

早上很早,赶着去自修室,突然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在响,然后感觉有东西砸在自己身上,接着地上密密麻麻都是透明的东西,我低下头细细去看,下的不是雨,小翠说快下雪了。

我瞪大了眼睛满是惊奇,带着期许的兴奋,我从未见过下雪。

然而那天雪并没有下下来。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睡醒,突然听见有人尖叫,下雪了。我跳下床跑到窗口,树干,地面,屋顶,全都是白的,真好看。

很小的时候在外婆家似乎见过雪,我已经没什么记忆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雪。然而雪已经停了。

我没有忘记苏盈说的,“下雪的时候,我带你去看雪,全都是白的,很好看。”然而,他却忘了。

考试完了,我站在宿舍的走廊上,看着苏盈与言西离开,他甚至忘了问我什么时候回重庆。身旁的窗户冰冷,身体里吐出的热气在玻璃上集成了厚厚的薄雾,我情不自禁的拿手指去划,玻璃留下一行字,随后几乎是迅速的字母留下了长长的水渍,如同眼泪,句子模糊了,看不清楚。

那个冬天我终究是没能等到怀化的第二场雪,回重庆的那天,胡青和黎璃在火车站抱在一起哭了,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总是带着微笑,苏盈发来信息,我没有回,关机。

没有原因,只是不想说话。

临走时,胡青说,“苏盈走的时候让我好好照顾你。”我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笑了笑,转身进了入站口。

黎璃心疼的看着我,也许,他还是在乎你的。

我浅笑,找不到语言来回答。这个冬天的记忆就如同这个冬天的雪一样炫白,如同曼陀罗华的纯净的白,然而太过纯白的亮丽刺伤了我的眼,我看见了他所说的白,看见了他所说的美,然而却没等到他实现诺言。是我太过当真,太过认真。不想再说话,我坚持,是他亏欠了我,我坚持,他亏欠了我一个纯白的世界。他拿什么来赔偿,他能拿什么来赔偿,拿什么来还我一份纯净。

白色曼陀罗华的花语是————绝望的爱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