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大概

第二十六章 雍容华丽的祭奠(二)

青春大概 蜿蜒浮帝莲 2843 2017-05-13 22:44:24

  最后,地震没有来,来了一场强烈的暴雨,第二天雨停了,却依旧是阴沉沉的天气。

香樟广场,也许是因为种了不少香樟树,所以得此名。据说此广场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教授投资修建的,所以广场刻了很多袁隆平教授和水稻的石画。四月份的时候,这里开满了樱花,而今只剩下一地残红,最终化作春泥更护花。我倚着栏杆,已然不觉天突然黑了下来。抬头望天,乌云密布,如同掌管着黑暗力量的魔鬼张开大嘴想要吞并世间的一切光明。

零星的有些雨滴落在脸上。

龙剑来信息问我在做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呆在广场,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不是下雨了吗?”

————“是啊,一不小心回过神儿,不觉已经下雨了。”

“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吗?”

————“算是吧,但又不全是。”

他说,青楚如果你先遇到的是我,我定会把你捧在手心,不让你受一丁点委屈。

我说可是偏偏不是你。

我仰起头,仿佛听见一声飞鸟的破鸣,然而天空是苍茫茫的墨黑色,什么痕迹也没有,只有细小的雨滴散落在脸上,冰冰凉凉。手机在衣兜里有细微的震动,我掏出手机,不是龙剑的信息,是苏盈,不自觉的那一刻心房像是被细针狠狠扎了一下般的疼痛,手一颤抖,手机险些掉到地上。我最终深吸一口气,手指不大利索的点开信息。

“你们非要这样来报复我吗。”

天空是苍茫茫的墨黑色,巨大的黑暗在上空盘旋。

我矗立在硕大而空旷的广场中央,电光石火间一簇闪电略过,在苍墨的天空上拉出一道一道绚烂的伤痕,冰冷的清辉在灰色的空间里弥散开,最后落在我瞳仁中变成尖刻的痛,雷鸣仿若是巨大的飞鸟从森林的阴影中穿过,凄凉而破裂的鸣叫,刺骨而悲哀。

暴雨终于如期而至。带着蓄谋已久的激情全力以赴的一泻而注。

我抬起头仰望,雨丝在正上方晶莹亮丽如同冰线一般倾泻,视线的尽头是墨黑色的巨大的云朵。云朵上面是什么?是开满了美丽的花朵,抑或是住满了亡灵。

‘你们非要这样来报复我吗。’

我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扯出笑容在雨水冰冷的灌溉中痛楚盛放。

报复?

我分不出脸上哪些是雨水哪些是泪水,两排牙齿用力的咬着下嘴唇,没有哭泣的声音,只是心口如同千万把刀子狠狠划过般呈现着一道一道深刻而凛冽的嘶哑的伤口。我扬起嘴角冰冷的笑,“我报复你?”

“你非要等到我一无所有了才肯离开是吧。”

天空传来密集的雷声,轰轰烈烈如同一座城市的崩塌。

我苍白的望着天边,远方城市的上空依稀还存在一丝没有被黑暗侵袭的亮光,遥远得让人感到绝望,我蹲下身,双臂紧紧的环住膝盖。这就是我信仰的爱情,这就是我曾经奋不顾身的爱情,这就是我不惜一切坚持着的爱情,最后却被指控成了恶毒的阴谋,“我有那般恶毒吗,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的恶毒吗?”

终于听到了自己巨大的哭声。悲哀而绝望。我说苏盈我放你自由。

硕大而空旷的广场凯旋着我巨大的哭声,告别着我破裂、绝望、不惜一切的爱情。雨持续肆无忌惮的下着,雨水在地面凹陷下去的地方聚集,变成幻影一样的光影和色泽,他的眼如秋水般微波粼粼,似温柔,似冰凉,似阳光,似忧伤。他说青楚有我在,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在你身后,你若是白纸,那我就在这张纸上画一幅风景画,让别人看看这边风景独好。然后一切消失在我朦胧的眼中,他的笑容时隐时现,眼神忧伤,随着波纹一晃一晃倾国倾城。

我终于要离开他了,那么多的纷扰,那么多的黑暗,那么多的痛楚,我终于说我要离开这个挥灭消耗尽了我所有亮丽与鲜活的如同镜花水月的爱情。不是我放弃了爱情,是你否定了我的爱情,你肯定了我的本质是恶毒,所以,也许我再也无法看见你对我的明亮的微笑。我唯有放手,不是要证明自己被你狠心称之为恶毒的清白,只是想在最后用高尚的成全来雍容而华丽的祭奠自己苍白的在绝望中死去的爱情,最后演绎一场盛大的葬礼。我可以痛楚的笑着流完自己的眼泪,然后让我听见你自由的歌唱。

回到宿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整张面孔只剩下苍白,发颠的水珠如同断线的珠子一颗接着一颗落下,头发在脸上、脖子上乱七八糟的贴着,折射出的黄色异样的刺眼,看着自己丑得像个鬼。

该结束了。

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也该有醒过来的时候;

就像是刚才的那一场暴雨,也该有停的时候;

就像是所有的最普通的人们那样,总是会有一些无比绝望的事情存在的,但毕竟都是会有希望的苗头出现的。

我把湿透的衣物脱掉,换上干净的T恤,牛仔裤,休闲鞋。

走进理发店,不顾美发师傅的强烈建议,坚持把头发染回了黑色。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刚好雨停了。抬头望天,是灰色的,是一张因为过度悲伤过度哭泣后的疲惫的脸。

我相信,希望总是存在的。

马路是银白色的,雨后的马路因为水分充足,于是是银白色的,有一些缓缓流动的东西在地面微不足道的坡度上暗自盛行,空气里细小水分子在潮湿里蠕动,就像是一个银色的水晶球,启动着自己超强大的魔力,发出银白色的光芒。或者我们可以祈祷,水晶球清赐予我无限爱与被爱的力量,水晶球请让我遇见幸福,请让我相信可以幸福。

风把头发吹乱,发丝遮住了我的眼睛,黑得有些过分的颜色在我眼里的银色世界里显得太过显赫,低头轻轻吁了一声,带着我体温的气体从口中流出,要是小翠看见我这头发肯定又要说我做了一件不正常的事了,想着想着竟勾起嘴角笑了,每次想到小翠,心里总是流过一丝温暖。我伸出手把头发撩开,顺手别到耳根处。抬眼,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着白色毛衣外套的瘦小女孩,再前面的是!

是苏盈。

如同巨大的白色的鸟从眼前飞过,散落一地的羽毛,泛着洁白的亮丽的光芒,刺痛了双眼,一瞬间幻化成一地的悲伤。

显然他较早发现我的存在,不像我从里到外除了失魂落魄就是措手不及。他远远的站着,很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一双眼睛,似温柔,似冰凉,似忧伤,少了些许阳光,却依旧如秋水般微波粼粼。

就那么一个眼神,就足以让我痛不欲生。

而他,从一而终的,温柔中渗着冷峻,冷峻中衔着温柔。

前面的女孩回过头,看见是我,于是露出温柔而甜美的笑容。我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言西的笑容我一直都认为是世上最贤惠的,以前我总是浅勾嘴角以示礼貌,而今却是什么表情都没有了。

没有了尴尬。

没有了错愕。

没有了愤怒。

也无需再表现出多余的礼貌。

什么表情都没有了。只是怔怔的站在原地,从抬眼看见苏盈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忘记了移动脚步。

言西的微笑落幕朝着苏盈的方向走去。

天空中灰白而黯淡的云朵突然迅速的朝着一个方向移动,如洞穴一般在洞口处露出些许蔚蓝,很快言西上空的天空奇迹般的变得明亮起来,很自然的有明亮的光落在她的身上。从一而终她都是美丽的,被某种气质强烈笼罩的美好,如同那时的光芒洋溢在她的身上。

于是整幅画面都变得美轮美奂。

看着她走向你,那副画面多美丽。

想为你做件事,让你更快乐的事,好在你的心中,埋下我的名字。求时间趁着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把这种子酿成果实。

我想她的确是,更适合你的女子,我太不够温柔,优雅成熟懂事。如果我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你也就不再需要为难成这个样子。

看着她走向你,那副画面多美丽,如果我会哭泣,也是因为欢喜。地球上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做不成你的情人我仍感激。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不牵绊你飞向幸福的地方去。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