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大概

第二十七章 我们到这里刚刚好

青春大概 蜿蜒浮帝莲 2601 2017-05-14 21:22:18

  看着她走向你,那副画面多美丽。

言西伸手挽住苏盈的手臂,空气里渗透着像眼泪一样的水分,悬浮在半空,粘在他轻盈的睫毛,他远远的望着我,我安静的站着,隔着一段不长的却遥不可及的距离,我们两两相望,好像曾经很熟悉,但是却又那么的陌生。暗自盛行的银色液体,演绎出了晶莹剔透的旋律,带着翅膀的忧伤幻化着痛彻肺腑的舞姿,最后变成了巨大的白色的鸟从天空飞过,散落一地的羽毛,扬扬洒洒,划出一张悲伤的脸,笑容在嘴角若隐若现,倾国倾城。

最后,他转身。一高一矮的一双背影,继续着他们不朽的童话。

温暖的人,所过之处是鲜艳的美丽的花朵盛开;剩下的是,花谢之后一百里花朵哀怨的悲鸣。我站在被遗留的最边缘的角落,半眯着眼看见花开然后遇见花落,当温暖的人再也不出现,这个世界是否还会有花开?如果一朵花盛开后注定要花落,那么她是否还应该开放?

你不知道,你走后的世界没有花开。

你不知道,被遗落的角落里连残花也会慢慢腐蚀,最后空白白的只剩下了我。

看着她走向你,那副画面多美丽。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不牵绊你飞向幸福的地方去。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我答应了你,放你自由,我不哭泣,我爱你。你的眼明亮如同一汪清泉,隔着遥远的距离仿佛映出了我那张悲伤而寂静的脸,好在我知道你的落寞不是因为我,不然我会误以为你是在对我不舍。看着你转身,然后为你祝福,请你快乐的自由的歌唱。

我们的爱情到这刚刚好,剩不多也不少还能忘掉,我应该可以把自己照顾好;我们的距离到这刚刚好,不够我们拥抱就挽回不了,用力爱过的人不该计较。

我们的爱情到这刚刚好,再不争也不吵不必再煎熬,你可以不用记得我的好;我们的流浪到这刚刚好,趁我们还没到天涯海角,我也不是非要去那座城堡。

天空有些暗了暗的刚刚好,我难过的样子就没人看到,你别太在意我身上的记号。

龙剑说,一个男人若爱上一个女人,他的眼里就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绝不会忍心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所以他说,苏盈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他也不爱言西,他爱的只有他自己。我不愿承认,但或许他是对的,毕竟他们是属于同性的物种,所以他比我更有发言权。我没有反驳他,只是私底里认为苏盈是爱言西的,因为他舍不得再让她受伤,所以他要我离开他。这场争吵是他们的,然后却以牺牲我而天下太平。推论到这里,心口就情不自禁的开始疼痛了,忍不住的用手背堵住眼睛,俯下头掉了眼泪,于是无法再继续追究下去。

星期五的晚上,龙剑约我去参加了一个他们系里组织的活动,主题是为五一二地震以及所有在地震中遇难的人们祈祷。那天我第一次看见龙剑,个子不高,可能和胡青差不多,他站在教室门口给我打电话,他说你到了吗,我站在他面前大概两三米的距离,我说我到了。

走廊上的灯光刚好落在我的脸上,或许因为光线的作用我的五官也会变得美轮美奂,乌黑的头发长长的直到腰间,粉红的T恤,牛仔短裙,白色帆布鞋。我记得龙剑看见我时有些恍然的神情,我安静的站在他面前,然后轻轻勾起嘴角。

他说,我一直在想,你应该很美,但是没有想过会这么美。你的眼睛很大很亮,可是却淡淡的分不出什么色彩,空洞得只剩下忧伤。

他说我忍不住的让人想要怜爱,是不得不怜。

周末,龙剑让我和他一起去自修室复习功课,我不是爱学习的好学生,只是我不擅长拒绝。那天天气很坏,风大的睁不开眼,滂沱大雨下的肆无忌惮,落在地面积成了水坑。龙剑没有伞,不知他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把自己的伞慷慨的借给了正在追求某位女生的男室友,于是,我无奈的撑着伞去他们宿舍门口等他。我本不想去,但小翠坚持把我推出了宿舍。

龙剑嬉笑着和一群男生一起出宿舍,看见我后和他们挥挥手,然后朝我跑过来,接过我手里的伞遮住我们上方的天空。

两个人,一把伞。

那是我在怀化见过的最妖孽的一场雨,风出奇的大,这样一来伞就显得瘦弱了,走到天桥的时候,一阵疾风灌过来,雨随着风斜斜的狠狠打在身上,然后衣服湿了一大块,不是冷,而是雨夹着风如刀刮似的在脸上铲。我感到有些受不了了,不由自主的朝左扭过头想要躲躲。龙剑走在我的左边,见我被风吹得不行了,就左手拿伞挡住风,右手一下子搂住了我的肩。我身体一颤,惊若木偶,一颗心不安的跳到了喉咙口,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我不可能一脚把他踹出我的伞外,那样他似乎会很惨,我毕竟做不出那么残忍的事,只得硬着头皮木愣的顶着伞向前。我感到很尴尬,同时感到很害怕,我似乎没有同哪个男人共撑过一把伞,没想到第一个为我撑伞挡风雨的男人竟然是龙剑,我不知道苏盈是否还会介意我和一个男人如此暧昧,然后又想他介不介意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他而言,我已经不重要了,而我,也必须学会视他不重要。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或许是怕被什么人看见。

觉得很好笑,在别人之间横插一刀的时候没有怕被人看见,现在和一个单身男人在一起反倒怕被别人看见了。心里惴惴不安,又安慰自己的想好在学校里认识我的人不多,然后心里才平静了些。只是认识我的人不多并不代表没人认识我,老天就是喜欢开我的玩笑,我一抬头看见了迎面走来的二班的邓昊,他是苏盈班上的班长。

我本想低头装作没看见,只是已经来不及了,“去自修室呀!”来人问的小心翼翼,语气里显然是尴尬,还有惊讶。

————“恩,是的。”也就奇怪了,平日都没说过话的两个人,他今天竟要和我打招呼了,我掩饰着情绪,缓缓抬起头看着他,表情淡淡的,一如既往的安静的样子。其实也怪不得他反常,整个药学系又有谁不知道我和苏盈有些纠葛呢。他会惊讶,是正常的。浅浅勾起嘴角,不用想那么多的,该是怎样就怎样吧。

我坐在自修室,坐在龙剑的对面,没注意他在做什么,也不关心。我望着窗外,屋檐的雨珠,滴答滴答。龙剑用笔头敲了一下我的头问,发什么呆呢?

我回过头看着他狡黠的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指指着窗外,我说你看这屋檐的雨,一颗,一颗,再一颗,因为地心引力它们不得不下坠,说到底连它们也都是身不由己的。

龙剑又趁我不注意敲了我一下,他说你这脑袋瓜整天在想些什么啊。我捂着头看着他,安静的笑。

那天的雨孜孜不倦的落了一整天,直到下午从自修室出来时才小了些,我和龙剑共撑一伞去了食堂,恰好在里面碰见了黎璃和胡青。他们不认识,我简单的介绍了名字,黎璃脸上的微笑很平静然后接了个电话,只是胡青有些吃惊。

四个人,一张桌子,晚饭。

从食堂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我对着天长吁一口气,好在老天爷眼睛还没瞎,这雨停得及时,我可不想在胡青和黎璃的面前跟他共撑一把伞。然后,四个人,朝着天桥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