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大概

第二十九章 丘比特的剑

青春大概 蜿蜒浮帝莲 2653 2017-05-14 21:51:28

  周五龙剑邀我去看他们系的篮球比赛,我本来是要拒绝的,可是小翠说我应该去。我和小翠雀跃在观看的人群中,如同林中快乐的两只小鸟,我必须是快乐的,因为我看见斜对面的楼上有胡青和苏盈的影子,所以我必须非常快乐,非常非常的快乐。

周末是零七届歌唱比赛总决赛。我记得初赛的时候苏盈唱的是李玖哲的《解脱》,时至今日,我的退出或许就是为了成就他当日的那一首解脱,这样想来老天对我还是很慷慨的,慷慨的把这早该有的分离筵席至今。

苏盈一身黑色酷炫的装扮出现在舞台上,台下的观众发出一阵惊呼的声音,我立在人群中,麻木的望着舞台灯光的聚集处,两排牙齿狠狠的咬着嘴唇,生生的疼痛直至传进了心里。本来不应该来的,可是还是忍不住的来了,或许,只有让自己身体上疼痛才能让自己保持清醒,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安分。只有很用力,很用力的咬着嘴唇,才能让那些努力压抑着的悲伤与委屈在两排牙齿后绝望了变得死心。

耳边响起的歌曲是,《好男人》。

心里太多苦太委屈,就痛快哭一场。

说他对你好对你疼,眼神中却迷茫。

这是怕朋友会担心难过,才微笑着说谎。

或用情太深,早分不清真像。

你不知道,我从不敢要求你给我你的一生。其实,还未死心的,我盼望的,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盼望你还能再有那么一瞬的回眸,盼望你我还能有那么一瞬在人海茫茫中的对望。我害怕,我怕我的生命中再没有了你,我怕从此以后我们的相遇你都是与她相伴,我最怕的是那矫情的邂逅、无声的擦肩,然后我背对着你听见你的脚步声去了越来越远的方向。

聚光灯四处闪耀,把人的身体照得泛起五颜六色的光晕,一闪一闪的,整个人都跟着一起摇晃。尖叫声、叫好声,所有的快乐的声音都在一起汇聚,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声鼎沸。然而,快乐都是别人的,与我无关。

终于转过身,离开。

你在华丽的舞台,我在喧嚣的人群,我们之间隔着的是灯红酒绿的颓废与繁华,或者世界上最可怕的词不是分离,而是距离。一个人害怕孤独,两个人害怕辜负,那么三个人是什么?是膨胀的孤独放大的辜负。曾经并不曾有过海枯石烂,到现在也只剩下这好聚好散。

爱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是莫名的伤悲。是烈酒,是不能饮不可饮,也要拼却的一醉。

当夜深人静,手机响起,荧幕上是那个努力想要忘记却又等了那么久盼了那么久的号码。我欣喜的双手捧着手机,一如当年我发现那个号码时那般无法自控。然而很迅速的转变为不安,深呼吸,我颤抖着手指按下接听键。

他问我睡了吗,我说睡了。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再听见他那样温柔的声音,如同夜莺磁性而又深情的呼唤。像是一把柔软的利刀,狠狠的插进我的心脏。

“对不起。”

————“什么。”

“对不起”,我一直都觉得,苏盈的声音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简单的音节,没有色彩,也分不出味道,如同没有根的空气花朵,漂浮着,盛放着,没有时间空间的界限,随即陷入心里某个潮湿的间隙,最深最深的地方,藏着无限委屈与疼痛的地方。当外在的一切依然并行无恙,生活继续以快乐而平常的姿态继续时,依然存在的无限悲伤的地方。深深一个带涩的鼻息,然后有一颗滚烫的泪珠从右边的眼角安静的落下。

沉默。沉默。

一如既往的沉默。

“今天,我看见你了。”

————“是吗。”伸出手指擦去眼角的泪痕,我始终在练习微笑,终于变成了不敢哭的人,于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常常只有一滴泪,总是在未能预料的场合安静的落下,随后依然是一张美丽而冷艳的脸。没有悲伤也没有快乐。

“你转身的时候。”

————“哦。”我坐在床上,收拢手臂紧紧抱住双腿。

多少次,你与她鸳鸯戏水般传说的演绎,动容的深情,在那晚夜里明月与群星之下,在那日天桥朝霞之间,对于我的伤痛我的微弱,你熟视无睹,你不以为然,你冷酷无情。任我孤立无助,即使是从你身边走过你也不肯向我伸出一只手,你甚至没有一句问候的语言,在你的内心最真实的地方,可曾有过伤,有过疼,有过爱。月半残云这种美,不完整的物是人非,可怜花香醉。我不像你那样,天地一堂,光芒万丈,你可知我凡尘里惆怅寂寞里伤,放不下人世情长。我的伤心,我的疼痛,你不曾心动,不曾怜悯,不曾疼惜,不曾舍不得,你都不曾说你看见,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偏偏在我转身的时候你说你看见了。

眼泪迅速的在眼眶里聚集,我仰头拼命的睁大双眼,带着热气的晶莹的液体一层一层的在睫毛下面层层垒叠,晃荡着我所有压抑着的悲伤,倾国倾城的疼痛。当眼眶再也无法盛放无法负荷,它们就一点一点的从眼角回流,流回心里那个最最潮湿的地方。

他说那首歌是要唱给我听的。我嘴角一丝冷笑,我说那首歌在我们之间太过讽刺了。

他说,“可是,希望你相信,我爱你,我希望你过得好。”

眼泪终于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疯狂涌出。一股莫名的情绪撕扯心扉,多么讽刺的爱,你要我相信你,我也愿意相信,倾尽我一生我也愿意相信,可是,你让我如何去相信?在你说出了那样的话之后,在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的今天,你要我还能怎么去相信你?你不知道我多么的渴望能够找到一个理由,你不知道我多么的想要恳求你能够给我一个理由。

恳求你让我还能再相信你的爱。

眼泪放肆的往下落,很快整张脸都布满了透明的液体,即使这样却依旧好像哭得不够尽兴,但又倔强的不肯发出声音,不愿意被电话那头的人发现,于是干脆把整张脸都埋在手臂间,接着哭得连身体都跟着抽泣的频率一起颤抖。

直到听见了从手机里传来的歌声。

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绝不会像阵风东飘西荡在温柔里流浪。

好男人不会让等待的情人心越来越慌,孤单单看不见幸福会来的方向。

————“好男人?”我忍不住的扯开嘴角笑,“你敢大声的喊出来,说你自己是好男人吗?”我只是觉得讽刺,他不配唱这首歌,又或者他本来是好男人的,只因为多了一个我,所以才变得讽刺了。我一边冰冷的笑,一边放下手机用手背檫着眼泪。已经是夜深人静了,安静到可以听见外面草地蛐蛐的叫声。“我是好男人。”

宿舍外是苏盈的呐喊声。

“我是好男人。”

“我是好男人。”

擦着眼泪的手僵硬的悬在空中,如同机器人断电一般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保持着前一秒的姿势,因为实在是感到难以置信,忘记了下一秒该是什么姿势,于是就以原有的姿势持续的存在着。

爱情,是一件让人沉沦的事。用尽了自己的力气,透支了之后的幸运,流干了所有的眼泪,然而面对爱情,我们依旧执着,心甘情愿无怨无悔,痴迷不悟。如同最初的我,那么不可理喻的和他走到一起,那个时候不懂爱情,后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丘比特的剑要射在心上,他是要提醒我们,爱情往往会让人受伤。

那是一个很美好的夜晚,天空中繁星闪烁,月光洁白而宁静的泻在走廊上,清辉了如雪。我背靠着墙,窗外不断的传来苏盈悠远的歌声,眼泪安静的滑落,嘴角幸福的上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