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大概

第三十章 容颜莲花般开落(一)

青春大概 蜿蜒浮帝莲 2498 2017-05-16 09:53:58

  不是我太不中用那么轻易的动摇,而是我从未真心的甘愿要离开。

苏盈说我们去凤凰散散心吧,我记得他曾经也有说过要带我去凤凰,可是我却至今都还没去过,我有些犹豫,然后点了头。

那天早上很早,我在宿舍门口等他,耳朵里塞着耳塞,他迎面微笑着向我走来,我抬头看他,眼里含笑,浅浅勾起嘴角。耳麦里是零八年弦子的新歌《舍不得》。

第一次你陪我坐车,我的手心是空空的。

我知道那些简讯声你努力藏着,害怕我难过。

我舍不得,可是时间回不去了。

我们错过的,错了就错了。

————

对于凤凰最初的印象,是缘于文学大师沈从文的《边城》。“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春天只需注意,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凡有人家处必可沽酒。夏天则晒晾在日光下耀目的紫花布衣裤,可做为人家所在的旗帜。秋冬来时,房屋在悬崖上的,滨水的,无处不朗然入目。黄泥的墙,乌黑的瓦……”

我站在沱江河畔,阳光落在河中金光闪闪。两岸的吊脚楼果然名不虚传,古古旧旧、高高低低,一栋傍着一栋,一檐挨着一檐,壁连着壁,肩并着肩地高高的拥挤在河岸上。一律黛黑色装束,一律青瓦鳌头,在背景南华山的衬托下,层次分明并整整齐齐地也东倒西歪地由西向东绵延逶迤。

或许是因为我与苏盈之间的感情太不单纯,所以我们之间的快乐太过稀少,比起那些撕心的疼痛,快乐显得势单力薄。记忆里,那是我与苏盈的第一次旅行,我们在卖服饰的小店里换了一身民族妆扮。我第一次那么肆无忌惮的牵着他的手跳跃在凤凰古城的青石街道、风雨桥廊、沱江河畔,白色的碎花裙翩翩起舞。原来只有两个人的爱情是这么的幸福。

天黑的时候,从客栈里拿了两根凳子在后门口坐着,温柔的风拂过江面带着水分落在脸上。对岸的霓虹灯已经亮了,倒映在江面,让人沉醉,迷糊,分不清真假。上游飘来许多的灯船,火红的光染红了江水,旅人三五成群的一大片挤满了江岸。苏盈说,传说河里有河神,放一条纸船,点上蜡烛,双手在胸前交叉合拢许个愿望,让船飘向远方,这样河神就会保佑我们美梦成真了。

我放下两只灯船,苏盈点燃蜡烛,摇摇晃晃,随着江水,慢慢飘远。风是没有声音的,但是却可以感觉到亲切而优美的音韵,蝌蚪般的音符在流动的五线谱上轻跃的跳动,演奏着华丽而绝美的乐曲;它细腻而温柔,热情的与这里的每一位游客相拥,就这样毫无戒备的亲密接触;它用双手托付起灯船,载着我们最美好的愿望,送去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灯船越来越远,蜡烛的光由一团慢慢缩小到一个点,然后在江面上燃成了两团火,绚丽夺目,最后熄灭。我双手合在胸前,惟愿君安。

江边的风不算大,却很凉,眼皮也开始打架,只是死撑着不敢吱声。来凤凰的时候在车上苏盈问我,“一会到凤凰怎么玩?”

————“你说怎样就怎样。”

苏盈带着一丝坏笑,“那,晚上也我说怎样就怎样。”我像触电一般惊恐的抬头看他,然后又迅速的低下了头。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想过,只是始终没有说服自己。该怎么办,我还没有想好。我记得开学时他去火车站接我,那是我第一次跟一个男人进酒店,酒店大厅显得富丽堂皇,灯光亮的刺眼。他去前台时,我就在旁边站着,进出的人很多,好似都在盯着我看,我可以感觉到自己脸上绯红,微微低下头,狠狠的咬着下嘴唇。突然一个中年女人跌跌撞撞走了过来,我赶紧往后挪了挪,生怕撞到自己身上。那女人胡言乱语的不知嘴里在念些什么,显然是喝醉了,旁边一个男人搂着她的腰,趁她不注意就到处乱亲。我赶紧转过头,心头涌上一阵恶心。苏盈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没说话,轻轻摇头,然后一起进了电梯。等后来进了房间,我突然感到两腿一软,差点就倒了下去,苏盈赶紧抱住我。当然,那天我和苏盈确实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按他的话来说,舍不得对我怎么样。

十点,十一点,十二点......

凤凰城终于安静了下来,偶尔会传来河水打在石梯上发出的‘哐哐’的声音,其他的都已经沉睡。然而天上的繁星依旧是金光闪闪,一副欣欣向荣的繁华景象。

“困了吗?”我坐凳子上靠在他胸膛,慢慢睁开眼看看他努力摇头,停了一下,然后轻轻点头。

他看着我,伸手别开挡在我眼睛前面的头发,那熟悉的眼神,睫毛长长的,卷卷的,很漂亮。我睡意朦胧,然后他红唇倏地噙住我冰冷的薄唇,他眯起深邃的眸子,火热的舌头长驱直入。我心跳加速,如快要蹦出来了一般,脸蛋如火烧,一下子睡意全然消失了,两眼傻傻的瞪圆了,鼻腔满是他独有的气味,脑袋里竟是一片空白的承受他的掠夺。双手在胸前本能的把他压着我的身子往后推。太乱了,我还来不急理清思绪。尘埃膨胀,仿佛带着温度,月光洒在地上,晶莹奢侈的照亮了黑夜,太突然了,仓促的呼吸混乱,以至于险些感觉不到这个亲吻的真实,这是真实的吗?空气里的细碎声响突然整片整片的漾开,被月光点燃得如同星火的灰尘,扑现在瞳孔里,犹如带着翅膀,有什么东西旋绕身旁,模糊了我的意识。

他抱起我朝房里走,然后他的吻密密麻麻的覆盖在我的脸上,唇边,脖子。闭上眼,脑子里嗡嗡的响,我该怎么办?生疏的应付着他的吻。不可以的。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我,不可以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力气,狠狠的推开他,羞涩胆怯的卷缩到床头,颤抖着如同一只受伤的小鹿。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分明的感觉到了他嘴角的那一抹冷笑。

沉默,沉默,沉默。许久,他起身要走。我来不及太多的思考,不顾一切的抱住了他,“你要去哪里。对不起。你不要丢下我,我害怕。”

“我出去转转,一会就回来,你在房里不要出去。”他冷漠而低落的语气,然后用力的把我抱在他腰间的手拽开。我摇头,死死的抱着他,不放手。他一咬嘴唇,用力一推,然后我狠狠倒在床上。月光落进我的眼里,白茫茫的一片,宛若一个满是冰霜的世界。

他知道我不会让人省心,锁了外屋的门。我打着赤脚走到门边,身体顺着墙往下滑,蹲在角落里。固执的睁着双眼,屋子里的每一个光点都能生出冰刀,不偏不倚的刚好刺向心脏。

就这样倔强的蹲在黑暗的角落里,每一秒都恍若隔世。

再翻开手机,已经是凌晨两点,然后才想起自己已经在地上蹲了两个小时,手脚冰凉早没有一点温度,苦笑着扶着墙站起来,腿脚发麻。我踉跄着回到床上,抱着被子坐在床头,月光透过窗户落在地板上,地面好似薄薄的起了一层霜,冷清清的,一股寒气将整个房间包裹。我把头深深的埋在被子里,心口里努力跳动的地方被什么东西拼命的撕扯,痛得我喊不出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