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大概

第三十九章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二)

青春大概 蜿蜒浮帝莲 2163 2017-06-22 23:47:21

  是言西,我敢肯定是言西。一种强烈莫名的不好的预感席卷全身,心跳如麻。是哪里出了问题吗?我确实是藏了一些坏心思,但我却并没有做什么名副其实铁证如山的坏事,顶多就是一个包藏祸心的罪名,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因为不安的情绪,内心里冲刺着各种揣测,他们去哪里了?干什么去了?我是不是应该悄悄的跟在后面窥看?

窥看,多么猥琐的一种行为。这就是我,已经走火入魔的我。

大概十分钟后,我收到苏盈发来的信息。“我刚才打了她,不知道她跑去哪里了。”

我瞪着眼睛看着手机荧屏上短短的那几个字,忘记了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很平淡的语句,就是最普通不过的在陈述一件事情。但是我清楚得很,那几个简单的字包含了他对言西最真实的爱。

他是在害怕,他是在悔恨,他是在自责。

他需要,他希望我告诉他言西不会出什么事的。

当我在十六楼找到苏盈的时候,他低落的坐在台阶上,双手死死的握着手机,无助得如同一个迷失在马路中央的孩子,无论是恢胎旷荡还是车水马龙,都让他慌张不安。我远远的看着他的背影,突然的害怕向前移动脚步,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的爱情已经随着那个女人而远去。悲痛和憎恨,嫉妒和厌恶,讨厌和敌对,如同密密麻麻的针线凌乱的充刺着我的大脑与神经。然而这一切,仅仅只是我内心的情绪,一种无法排遣的情绪,因为说不出口,忍在心里,无计可施的情绪。内心里的一部分因为敌视而变质,因为仇恨而变质,因为嫉妒而变质,然而,终究只是情绪,它们不是罪名,并不足以促成这样的果的因。

所以这就是我那莫名的强烈的不好的预感的缘由。

我咬咬唇,站在栏杆边上抱着侥幸的心理四处张望,然后发现了学校后门口的言西,我眺眼望着她直到确定她进了苏盈租的房子后告诉了苏盈。苏盈的眉头一瞬间发生的强烈的变化,用喜上眉梢来形容也一点不过分,只那么一瞬然后又迅速的散去,他什么也没说,朝我指的方向望了望,然后淡淡的吐出几个字,“回去上课吧。”

他走了,而我,立在原地,却没有动。

谈不上无比悲痛,谈不上无比嫉妒,只是心里面空空的,找不到一物来填补。那种失落,就如同曾经出现过的温柔而美丽的东西,突然间收回了它曾经拥抱的双手;如同什么一大片东西突然失去了踪影,替代了他们位置的,是前所未见的灰色颗粒,燃烧过后的气味充斥在全身,好像灰烬要迷进眼去。而你,无计可施。

我迷迷糊糊的走到了苏盈的小窝,埋着头在铁门外坐了很久,突然门开了,铁门发出的声音把魂不守舍的我吓了一跳,言西看见我的时候也很吃惊,“青楚,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进来呢。”

————“你还好吧。”

“我没事,我和他经常吵架,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她的嘴角带着苦涩的笑意。

————“和我有关吗?”

“青楚你别自责了,我和他之间的问题太多了。”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感到抱歉。”心灰意冷的我找不到一点生气,以至于看起来虚弱至极。

“你怎么过来了?”苏盈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自觉得感到恐惧,胆颤心惊。

————“我,走错路了。”我的投压着很低很低,丝毫不敢抬起来的样子,“我要回去了。”说完就要往外面走

苏盈拉住我,半天没说话,然后轻声问,“吃午饭了吗?”

我垂下眼,轻轻点头。

“你从来都不会说谎。”他抬眼看着我身后的言西,“你带青楚先进去,我去买几个菜回来。”

苏盈的背影消失在围墙转角处,我看着前方淡淡的说,“我走了。”

“吃了饭再走吧,他一会就回来了。要是他回来看见你不在,他会怪我的。”

嘴角扬起不可名状的笑,没有理会身后的言西,缓慢而坚定的移动脚步。天空的太阳光突然变得强烈,毫无阻挡的射进我的瞳孔,因为强光的照射,双眼看见的尽是五彩的光晕,什么都识别不清了。罪恶的毒罂粟一点点侵蚀,心口是清晰的一点点鲜活的纯净的血液生生被腐蚀的痛快的痛楚感。妖娆的罂粟花,毒如蛇蝎,灰暗的内心,它笑得肆无忌惮。

入秋的太阳有些含混,一层灰一层红的交叠着,看不分明。那些反复酝酿的感知,好似冬天里呵出的白色气团,继续证明着自己体内的某种温度。公路旁停着一辆白色大型汽车,上面印着几个显赫的红色大字,“无偿献血,无尚光荣”,一阵风袭来扬起地面的灰尘,尘埃迷糊了双眼,然后模模糊糊的上了车。其实,我真心没有想过要为自己的人生添加些什么无尚光荣的高尚事迹,不过是内心里某种不可名状的情感因素在隐隐作怪,于是才糊里糊涂的成就了这般的无尚光荣。

‘光荣’,这样伟大而正面的词怎么会出现在我这样的人的生命里,我不善良,不伟大,甚至连勉强都算不上正面人物,又哪里来的光荣。

有一种悲痛叫做沉重,我突然感到无比的寂寞,那种钻心的落寞来源于我深沉的感知。如同是我立在天涯般遥远的边缘,渴望而凄凉的望着别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那个世界精彩淋漓,而我却走不进。第一次那么强烈的感到,我不过是一个局外人。

局外人。

不是谁都能有勇气接受自己的失败,而我,不但是凡人,更是凡人中的俗人。当我对爱情执着的渴望渐渐淡却,而内心里扭曲了的虚荣感却日益沉重时,善良与理智不见了踪迹,心房被悲痛而腐蚀掉了大部分,成了一个空壳,最后被不甘与疯狂满满当当的给填充。所以,我的爱情没能让我学会‘拿得起放得下’,却是教会了我勾践的卧薪尝胆。那些被撕裂的伤口,如同罂粟花一般妖娆而美艳。

我常常看着苏盈和言西彼此站在隔了几米宽的宿舍阳台,拿着手机,吵,闹。言西一边哭一边对着手机吼。苏盈甚至好几次气的把手机直接从三楼摔了下去。我站在角落里,不言不语,嘴角若有若无淡淡的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