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大概

第四十七章 薄情转是多情累(四)

青春大概 蜿蜒浮帝莲 2925 2017-06-24 22:26:53

  出门的时候对上易敏雪的眼睛,锐利,刚毅。

易敏雪其实长得挺漂亮的,脸上轮廓较为精致,特别是眼睛,又圆又亮。聪明伶俐,活跃干练,交际成熟。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听说春节的时候她给苏盈打了个电话说是已经到了他家楼下,苏盈吓了一跳跑阳台一看,果真她站在楼下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突然来了个漂亮大方的女孩登门拜访,苏盈的父母我想也是受惊不小。

我倒是真没见过这样主动而且勇气充沛的女孩。所以甘拜下风,五体投地。

那天我并没有回宿舍,游离在街道,漫无目的的。

五月,城市的马路铺满了娇羞艳丽的杜鹃花,一片连着一片,花团锦簇,美不胜收,江山如此多娇。香樟广场置身于一片花海之中,有美丽的女孩在凉亭中玩耍嬉戏,好美的一幅牡丹亭少女图,繁花渐欲迷人眼,我看得眼花缭乱,水泥路面好不规律的散着凋落的花朵,鲜艳的色彩忍不住的让人感到触目惊心。我停下脚步蹲下身拾起脚边的一枚花朵,虽说已被雨打落枝头,但还保持着较好的容颜,依旧娇艳欲滴,多了几分憔悴之态,让人忍不住惺惺相怜。试想自古世间多少痴男怨女,多少故事啼笑皆非,多少灵魂化作啼血杜鹃鸟,多少人日夜唤着‘子归,子归’。我竟然感到无限的伤感,眼角有眼泪滑落,实在是不忍让它们在路面任人践踏,于是情不自禁的挨着把它们拾起捧在胸前。那个时候雨是停了,但风却不小,把脸上的泪痕都吹花了,于是整张脸都是一种被风干后的紧凑的粘稠感,终于意识到脸上的不舒服感,这才想起扯着袖口去擦拭。埋头看见了自己胸前捧着的残花,不曾想又勾起了回忆。

零八年的春天,一次苏盈陪我出去踏青,一路的迎春花开得正好,也因为刚刚下过雨,地面铺满了金黄的花瓣,那一路金黄美得无与伦比。我蹲下身子拾起一朵小花捧在手心,爱不释手,苏盈轻扬嘴角,“哟,这是要学黛玉葬花吗?”

苏盈说,黛玉葬花葬的其实是她自己,我说,黛玉葬的是她的爱情。

失魂落魄的游荡半日,天已黑尽,一不小心抬头,原来又回到了医院门口。心里想着易敏雪应该已经离开了,于是决定给他买些吃的东西过去,因为不确定他想吃什么能吃什么,于是水果蛋糕各个种类各个口味都买了一点,不觉间竟是好重的一大袋。心想应该差不多了,有一种小小的满足感,嘴角也终于露出浅浅的微笑,却不想一抬头被吓了一跳。

————“阿姨,阿姨叔叔好。”我有些惊慌的望着他们,他们的笑容里有些尴尬,苏盈的母亲握着言西的小手,显然我的出现也让他们感到意外,阿姨浅笑着慢慢放开言西的手。言西乖巧的站在一旁没有说话,我两相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

苏盈的父母送言西回学校,结果一出医院就碰见了我,他们说送我一起回去,我拒绝了,这样怪异的关系,谁都会感到尴尬。阿姨看着我好像有什么想说,却最后又什么都没有说,留下一个让我满心疑惑的表情。只是我神经粗大也没去细想,等我到了病房看见一旁坐着的易敏雪,我这才明白苏盈母亲脸上最后的那个意味深长的表情,她是因自己宝贝儿子惹下的这些风-流债而感到不知所措。

我最终并没有进去,我甚至一眼都不愿多看。我背靠着墙,与他们就这样一墙之隔,一直等到苏盈的父母回来。我把蛋糕水果交到叔叔的手里,礼貌的说了句再见,然后转身。

阿姨问我为什么不进去,我并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也没有想过要伪装,我说,“我不想进去。”

我回头望着他们,带着恳求的目光柔声说道,“叔叔阿姨,可不可以不要告诉苏盈我来过,我不想让他知道。”

他们满是不解,但最后还是点头。

阿姨说要送我一程,我本是拒绝的,但她坚持。两人都没有说话,一直到医院门口我让她回去,然后她缓缓开口,“是因为那个女孩吗?”

我愣了一下,我没有想过她会跟我提这些尴尬的事。

————“我,不是故意要难为谁,只是心里确实不怎么舒服。”我低着头,轻轻说。

“你是一个好女孩,只是苏盈,实在是对不起你们。”她很难为情的看着我,“我也,实在是觉得亏欠你们了。”

————“阿姨,您别这样说,您这样为人子女的我们就更觉得难受了。这是我们与苏盈间的纠葛,更何况,不都是我们自愿的吗?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又能怨得了谁呢?”

“我和你叔叔本来是说把那个女孩一起送回去的,只是她坚持晚上要留在这里,我们觉得这样扭着也尴尬,也就先送言西回去了。”

“我看得出你和言西一样,都是老实的孩子,那个女孩可能是因为从小受家庭的影响,性格要刚烈好强得多,所以免不了你们在她那里要吃亏。”

————“家庭影响?”

“我听苏盈说,她从小就没有父母,是跟着舅舅一起生活的,虽然家里有钱,但毕竟没有家的温馨。”

我只知道她家里有钱,但从不知道她没有父母,也难怪她处处争强好胜了,原来,她的身世那样的可怜。

那夜,我终是没有回宿舍,在医院旁找了个网吧,就这样过了一夜。苏盈有发来短信,他说他很好,让我好好睡觉,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两个小时后才回他信息,“带我向你父母问好。”十分钟后他又来了新信息,“他已经睡了,我会好好照顾他的,你别担心,你的问候我一定转达,我带苏盈谢谢你。”

我当然知道是易敏雪。捂着心口不禁一声冷笑。她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转达我的问候,凭什么带苏盈谢我。

我内心承受着绵绵不断的疼痛以及不计其数的纠结,酝酿出了无法计算的爱嗔痴恨,煎熬,煎熬,终于,一夜过了。

第二天,很早,天还是灰蒙蒙的。医院很安静,我轻轻打开病房的们,里面没开灯,很暗,随着房门的打开,一缕从走廊照进来的白光逐渐扩张,它所照到的地方迅速的变亮,遇到障碍物就在地上落下了鬼魅的影。我惶恐的站在门口,没有再进去,那一幕触目惊心。苏盈睡着很熟,那个女人和他睡在一张床上,她的手臂紧紧地抱着苏盈的身体,这算什么呢?我情不自禁的内心一阵冷笑。

贱人。

那是当时脑海里唯一仅剩的一个词。

手紧紧抓住门把,两排牙齿狠狠的咬着嘴唇。即使这样,那些气愤,那些恼怒,也无法在咬牙切齿后变得平静了死心,就连自己都可以听到自己发出的沉沉的烦乱的呼吸声,就像快要失去控制的随时都可能要爆发的小宇宙,压抑封印着无限的可怕的邪恶力量。

再也忍不下去了,想要寻找一个出口,我转身决定离开,却不曾想一回头竟撞到了墙壁。我忍着痛伸手去摸摸被撞的额头,抬头突然看见了墙上的灯钮。

我回头看着他们,依旧熟睡,扭过头,邪邪的笑,我伸手拍下灯妞,房间顿时亮了起来,所有的灯器都发出了亮丽而灿烂的光芒,我内心狂喜,瞬间感到那是我此生见过了最为辉煌的强盛而伟大的聚光。因为光线反差太大,房间变得好刺眼,让人一时无法适应,他们被灯光刺伤了眼,揉着眼睛慢慢醒过来,朦胧间,他们都看见了我,显得有些惶恐,我看着他们嘴角微扬,留下一抹笑靥如花,然后离开了医院。

多么伟大的聚光灯,就像华丽舞台的丑小鸭,丢了水晶鞋的灰姑娘,被照得原形毕露,无处遁形,丑陋的面孔被暴露在光线下淋漓尽致。

我眼角留下了眼泪,呵呵,我实在是分不清谁才是那只悲哀的丑小鸭。

天依旧昏沉沉的,如同压在我心里的那一片阴霾,怎么都挥之不去。我已经无法再去判断自己对他到底是爱多于恨,还是恨多于爱了。我付出的那么多的感情在他那里注定永远都收不回来,他让我失望,失望,再失望,我还能等待什么。太多的爱,太多的怨,太多的恨,太多的不舍得,太多的言不由衷,一再的犹豫,一再的徘徊,却始终做不了决定,就这样持续的煎熬。由爱生嗔,由爱生恨,由爱生痴,由爱生念,从此,嗔恨痴念。相思相望不相亲,薄情转是多情累,曲曲柔肠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