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噬魂女帝

第二十二章 谋士许文儒

噬魂女帝 没有人替代你 3054 2017-05-08 22:15:32

  市长府花园

“母亲,这一战如果真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您一定要记住不要管我,自己先走!”初梦叹了口气,显然她也意识到这一战的严重性!

肖王在二十年前当着世人的面把母亲打成重伤还能全身而退,显然不是个只知道逞一时之勇的莽夫。更何况有王府的众多谋士为他出谋划策,肖王是绝对不会让他们拖延到皇宫内来人!

夜清芬满是慈爱地笑着:“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局势现在还没有恶化到那般严峻的地步,无论何时,切不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再说了父皇和母后肯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一次,你是母亲十月怀胎生下的,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母亲怎么可能丢下你独自逃走呢?”

初梦摇摇头:“母亲,我没有灭自家威风,而是实话实说。肖王这一次亲自前来我们胜算渺茫。而且我也没有见过外公外婆,所以不知道您说的是真的还是在刻意安慰我。

显然在初梦的心中,皇宫就像是青冥大陆的一个宗门一样,是一个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黑暗地方,涉及到的各方势力太多,皇宫的人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这种生死攸关的大事,显然还是要靠自己。

初梦顿了顿,继续说道:“您要相信女儿,女儿自有底牌能在肖天成手中保命,如果真的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您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带着剩下的人逃走,这样我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夜清芬笑着,没有再说什么,她自然能看得出女儿言语中对宫内的误解,她也不解释什么,一切自有事实说话。

而且若真到了那一步,就算是自己再死一次,也不能让女儿出事!反正自己已经多活了二十年,而且还有了一个这么懂事的女儿。这世间该享受的荣华富贵也都享受过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作为一个母亲,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在自己前面呢?要死也是她先死!

再说,她对自己的父皇、母后有着绝对的信心。这是她敢再一次现身最大的依仗。

初梦看母亲的神色就知道母亲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她也不想再说什么,换作是她也没办法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前面,实在到那一步了她就自爆体内的阴炎跟肖天成同归于尽!

这一世,她能开开心心的活了十五年已经很知足了,虽然还有一些未了的心愿,但是那些心愿与自己母亲的性命相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只是,她的脑海里隐约闪过一个人的影子,上一世,在她命不久矣的时候遇见的那个少年!自己把最后的生命精元留给他,他应该会活着的吧!真是有些遗憾,自己还想着修炼有成去青冥大陆见他一面呢!

她始终觉得,自己能带着记忆重活一世,定然跟那个白衣少年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要知道,天道是最无情的东西,它怎么会任由自己带着上一世的记忆重新来过。最大的可能便是那少年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为自己求来的!

而她自己也曾在青冥大陆叱咤几千年,自然明白什么样的势力才有能力与天道交易,而且交易时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可惜这一战之后,她应该没有机会亲口对他说声谢谢了!

——

午后

肖王府的人乘着府内豢养的飞行灵兽三头“千目羽鹰”已经赶到了两天前夜清芬他们战斗的那一片空旷地带!

千目羽鹰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肖王示意千目羽鹰降落。

千目羽鹰之所以叫这么个名字,是因为它的视力和嗅觉在所有大型飞行灵兽中的顶尖的。在高空中可以凭着超强的视力与敏锐的嗅觉火速追踪到敌人。关键是体型巨大,一头鹰身上至少可以乘坐两个中年人,所以很受肖王喜欢。

这一次跟着肖王来的都是府内的绝顶高手,实力最弱的也是绿阶中期。三头羽鹰身上连肖王一共坐了六个人。

“王爷,这应该就是两天前那一场战斗的战场!”其中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文士立刻作出了判断,他就是这六人之中实力最弱的一个。

肖王之所以浪费一个位置带着他,便是因为他是府内最出色的一个谋士,而且他的实力还是众多谋士中最高的!最关键的一点便是他是明都许家的族长,许家世代族长都是王府的幕僚,其衷心自然是不必怀疑的!

肖天成点点头,“文儒说的不错!从这些尸体的腐烂程度看,确实有两天了,而且这些人的衣着、兵器也都是出自府内!”

“看这些死士的尸体陈列,对方应该有六到七个人左右!”许文儒一边围着这些死尸观察,一边说:“他们里面应该有至少三个人是在禁卫军内受过训练的!”

“王爷请看,在这三人身边倒下的死士基本受的都是致命的伤,这就说明动手的人每次出招针对的都是死士的要害!能够接受这种训练的除了府内的死士,便只剩下宫内的禁卫军!“

“另外——还有一人实力是极为低下的!”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疑惑。这疑惑不是针对自己的判断,而是针对敌人的。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对方带着这么一个实力低下的人为了什么。纯粹就是个累赘呀!

旁边的一个白袍汉子也围着堆叠在地上的死尸转了几圈,“你这许秀才竟瞎说,某家也看了几圈怎么什么也看不出来?你给某家仔细说道说道!”

白袍汉子长的倒也不算难看,要是光站在那里的话,也有几分儒雅文士的模样,可惜一说话就把那儒雅的模样给毁了!

那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文士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笑着开始解释:“你看看,这些死士尸体堆叠的地方有个小小的圆形,说明他们所有人是背靠背对敌的!”

“再仔细看看,这地方有五双脚印很深,一双脚印又小又浅,说明她是个女子,而且站立的时间不长,也就是说她实力很差,是第一个倒下的!”

白袍汉子与身后的一干人等纷纷凑过去观看,“许先生不愧是府内第一谋士,仅仅通过脚印就能推断出这么多线索来,我等实在是佩服!”

许文儒并不得意,反而很是谦虚地笑道:“这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诸位都是江湖成名已久的大人物,若是认真观察也能猜得出来!”

身后的众人也笑呵呵的,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许文儒的这点,说出来的话永远都这么中听,不像府里的其他谋士,总是瞧不起他们这些江湖人士!

白袍汉子身边是一个身材矮小的黑衣人,尖嘴猴腮的,让人看着很不舒服!不过凡是靠近他身边的人都会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这黑衣人名叫章五毒,从名字就能看的出来这人常年与毒物打交道!

肖王府内所有死士兵器上的毒均出自他手!

“许先生可能看出对方是否有伤亡?”

许文儒看着地上的死士继续说道:“他们之中应该还有一个实力不高的江湖人士,也是个男人!还有一个,嗯——看脚印是个女子,不过实力不凡!倒在她身下的死士个个血肉翻飞,她身边的残肢断臂最多!而且,这个女子使的兵器有些——怪异!”

他从未见过这么奇怪的兵器,这些人的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钻过似的,但是这伤口又很小,一般情况下带钻的兵器都是很大的。

肖王眉头一皱:“你是说他们之中有四个女子?”

许文儒点点头:“目前看来是这样的!”说完又看了一眼章五毒道:“目前看不出来敌人是否有伤亡!”

“夜清芬和她的侍女,消息称她还有个女儿。是三个女人,怎么会有四个女人?而且那个实力很差的女人到底是夜清芬的女儿还是别人?”

肖王的眉宇间闪过一丝疑惑,如果是她的女儿,实力很差还说的过去,可若是别人,她为什么要带着这么一个实力弱的可怜的女人?

随即他转身问道:“还能看出什么?”

许文儒观察了许久,才慎重开口:“那个实力很差的女人应该不是她女儿,从地上的脚印看,在双方交战那种危险的情况下,铁血公主的身边站的是两个女人,属下推断应该是她的女儿与那个侍女!”

“那就奇怪了,夜清芬虽说年龄不是很大,但是她心智若妖、智计百出。可不是那些个成天只会争分吃醋的没脑子的女子,回帝都这么危险又遥远的一条路,她带着这么一个实力弱的可怜的累赘女人有什么用?”肖王更加疑惑了!.

许文儒看了一眼远处中箭的死士首领,看着他胳膊上被钉死的墨绿色小蛇,眼中闪过一丝惊恐,随后抬头看了看天色。

“王爷,天色不早了,我们快赶路吧,争取在傍晚时分赶到清扬市。”

肖王看了他一眼,见他给自己打了个手势,知道他应该是发现什么重要的事情了,便吩咐自己身边的人跟他换了个位置。

“出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