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噬魂女帝

第三十七章 宗二身死

噬魂女帝 没有人替代你 3124 2017-05-23 10:32:22

  要知道,他们三兄弟是嫡亲兄弟,父母早亡,自幼相依为命,乞讨为生。

长大后机缘巧合之下拜了一个散修为师,那散修为人乖张、脾气怪异、性格狠戾。

三人学艺时稍不如意便非打即骂,更是不拿他们三兄弟当人看,逼着他们试毒、做诱饵抓毒物——

在学艺的那二十多年里,三人也不记得他们在生死之间徘徊了多少次。

可是,那么艰难的日子人都挺过来了,却在如今这“锦衣玉食”的日子中老三走了!

几百年的兄弟之情,怎能教他们二人不心痛?

兄弟二人来势汹汹,出手狠戾,绿色的元力如一头爆怒的狮子,张着血盆大口凶猛地扑向初梦,誓要将初梦撕碎!

初梦当然知道避其锋芒的道理,相对娇小的身子灵活的犹如一只小鸟,在两人元力中翩翩起舞,偶尔找着机会了便出手一鞭。

双方你来我往的对了几十招,宗大两人逐渐冷静下来,相视一眼双双退开休战!主要是两人在这短短的几十招内消耗太多的元力,再这么下去怕是这妖女没死他们反倒是先累死了!

初梦看着退至一旁的两人,脸上闪过一丝凝重,接下来恐怕没那么好应付了!

宗二看了一眼始终站在那里没有动手的白衣男子,感觉很不好!

先前两人虽说全力出手,可始终暗自提防着这个‘浑身没有一丝元力却仿若高山的男子’。他就随意地靠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上,嘴角带着一丝丝笑意闭目养神。

这个男子的气机实在是怪异的很,一会犹如一座沉重的高山般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一会犹如那南边的那条浩淼的‘沧海’般看着平静无波,可自己浑身的汗毛却不由自主的根根竖起;一会犹如那浩瀚无边的天空,自己能看得见,却什么也感觉不到,一片虚无。

宗大看着对面这娇俏玲珑的小女娃,若不是亲眼所见,实在很难相信是这么个灿若明珠的女孩子杀了自己的三弟,而且还是用了那么残忍的手段。

“阁下何人?报上名来?我宗大手下不收无名之鬼!”他面若坚冰,神色冰冷,只是微微颤抖的嘴唇却出卖了他现在悲痛欲绝的心情。显然宗三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

“我叫夜初梦,初入江湖,路过这青石山,你这三弟要收我做个压寨夫人!”言下之意便是不是我先招惹你家三弟的,是你家三弟自己找死的!

自己的三弟什么德行,他做哥哥的肯定知道呀,估计老三是发现自己一个人应付不了,所以才让人上山报信的吧!

宗大虽然心里是这般想法,可眼下这个妖女活蹦乱跳的,自己的三弟却魂归九泉,他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我三弟打不你,被你杀了那是他技不如人,我宗大无话可说。但是今日我要为三弟报仇,你若死了那也怨不得旁人!”

初梦冷冷一笑,“你若是这么个说法,那我也就不跟你啰嗦了,你们是两个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宗二这时却发现那白衣男子身后靠着的那颗树竟然那么粗?估计要三五个人一起才能抱住吧?青石山这一带他们很熟,根本就没有这么一颗参天大树!

而且这周边的草怎么可能长了这么高?自己半个月前才在附近教训了一家没有交保护费的过路商家,回去的时候路过这里,这里根本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这些草啊树的,怎么可能在十几天的时间内就长这么高?想到这里,随即走到那些随着自己一起下山的弟兄们身边,低低的问了几句话。

那些被问到的兄弟都满脸诧异地点点头又摇摇头的。

他抱起宗三的尸体,把脑袋也捡起来整齐地放到旁边。心里却在暗自琢磨,刚才问了身后几个兄弟,有一个兄弟昨天才路过这里,没发现什么异常。这就说明这些大树和野草都是今天才长起来的,莫不是这两人有什么了不得的天地灵药?

可是这样也说不通,如果有这等灵药怎么会洒在地上供这些草木生长?

难道是被三弟察觉了,才不小心洒在地上的?

想到这里,他的心忍不住的缩了缩,如果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那么今天自己三兄弟可能全都要折在这里了!

人家既然敢带着这等逆天的灵药上路,而且在半路上服用,定然有很大的依仗,很可能这位初入江湖的小女娃是由家族高手带出去增长阅历的!

转身望去,大哥已经在和那小女娃动手了——

那女娃凭着一套诡异刁钻的步伐屡屡躲过大哥的攻击,拖下去对他们没好处。旁边还有一个不知深浅的白衣男子,得先把这小女娃擒下再说。

想到这里,他即刻加入战局,同时朝宗大喊了一声,“大哥,速战速决,先擒下这小妖女再说!”

宗大闻言,眉头一皱,老二说“擒下这小妖女?”,难道他不想为三弟报仇了吗?不过老二一向智计过人,是‘聚英堂’的军师,听他的准没错!

当即兄弟二人齐心对付初梦。

随着宗二加入战局,本就有些压力的初梦渐渐有些吃不消了,这兄弟两人心灵相通,配合默契,一个攻上身一个攻下盘,如果她不能想出相对应的办法,落败是迟早的事情。

宗大使的是一柄长枪,宗二使的是一把大刀。两人一左一右将初梦夹在中间。

宗大手中的那一柄黝黑的长枪系着一条红缨,随着他上下翻转,红缨仿佛一只红色的鸟儿灵巧的上下飞驰!

初梦闻到他的红缨上下翻飞的时候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她稍微吸了一口便知道这药能迷惑对手心智。

尖尖的枪头带着森森寒气刺向她的右臂,宗二手中的长刀则带着浓浓的戾气横劈向自己的左腿,而且这两人的实力显然要比宗三高上一筹,单单的撞向自己的元力颜色就比宗三要深上几许,初梦猜测,这宗大应该一只脚踏进蓝阶了!

两股浓绿的元力犹如两条狰狞的巨蟒,亮起尖锐的爪子,带着万钧之势飞速扑向自己,仿佛要把自己撕碎!

初梦只得向后退去,手中的短鞭分别缠向两条飞扑而来的巨蟒。

刚刚缠住宗大的长枪便觉得手臂一沉,这柄枪太重了!

初梦当机立断,快速松开长枪,继续闪躲,另一边则在缠住大刀的瞬间便散开鞭尾的“莲瓣”,莲瓣飞速转动,犹如一台高速运转的切割机,而切割的对象便是那条巨蟒。随着越来越快的速度靠近巨蟒,它顿时有些吃不消了!摇头晃脑的四只爪子不停的翻滚。

元力相互撞击发出的声音犹如它的嘶吼,没过多久巨蟒便哀呜一声散去,宗二手中的大刀则被削出一个极大的口子,附在鞭上的仙元随着那破开的口子钻到他的手臂。

他只觉手臂传来阵阵的炙热感,而且还不停的向四周蔓延。

他有些吃惊,这元力怎么有这么大的破坏力?竟然还会顺着自己的经脉血肉蔓延?自己在这青石山拉起‘聚英堂’多年,来来往往的敌人不知碰了多少,可是从来没有遇见哪一种属性的元力在击中敌人之后还可以蔓延,除非对方是紫阶强者!

紫阶强者?

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出一身冷汗,随后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如果真是紫阶强者怎么会跟自己兄弟浪费这么长时间?

“老二,你没事吧?”宗大看出他有些心不在焉,急忙出言询问。

“我没事,大哥千万小心,别被这妖女的元力击中,她的元力会顺着血肉经脉蔓延!”宗二赶紧提醒大哥。

宗大听到宗二的提醒,心神一震,当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而初梦也为她的这一击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腰部被另外一条呼啸而来的巨蟒狠狠的咬了一口,鲜血直流!

她快速封住周边经脉防止流血过多造成身体虚弱。

本着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想法,初梦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对付宗二身上,对于宗大的攻势则采取闪、避的策略。

宗大气的七窍冒烟,却毫无办法!

三人你来我往的又过了二三十招,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场地则在元力的冲击下万分狼藉,到处都散落着粗大的断枝残叶,还有好多个大小、深浅不一的巨坑,受到波及的还有在树上筑巢的各种鸟类。

拼着左肩又挨了一枪的代价,初梦又在宗二腿上抽出一条长长的血口子,使得每一次动弹都会传来一股钻心的痛,一瘸一拐的行动起来很是不便。而且先前被仙元侵袭的那条拿刀的胳膊已经动弹不得了!

三人打成这个样子,都停下来了。

“老二,老二,你怎么样?”宗大快步过去扶起他,焦急的询问着。

宗二的脸色惨白,只觉浑身仿佛被架在火堆上烤一样,疼痛难忍,额头更是冷汗淋漓。

“大哥,我我——恐怕——恐怕是不成——不成了,你,你找机会赶紧——赶紧逃命,不要再再想报仇的事情。”

宗大闻言,眼泪唰的就流下来了,“老二,你别瞎说,只不过是被抽了一鞭子,哪有这么严重?啊?振作点,振作点!若是——若是,你们二人都去了,留哥哥一个人在这世上有什么意思呀?振作点啊,一定能挺过去的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