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噬魂女帝

第三十八章 你心痛吗?

噬魂女帝 没有人替代你 3081 2017-05-24 10:01:09

  他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想想以前,以前,以前那么多的苦啊、难啊的都挺过来了,这次,这次也一定可以的——”

说到最后嚎啕大哭。其实他心里明白,如果不是到了绝境,老二绝对不会这么说。可他就是不明白,他就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下子两个兄弟——

“大哥,大哥,你你听我说!”宗二的声音越来越弱了,他感觉到那股炙热的元力已经蔓延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了,自己只怕多说不了几句了!

宗大赶紧点点头,“大哥听着呢,你说,你说!”

“三弟他——他那个棒槌脑袋,一个人,一个人在那边肯定肯定会吃亏的,我要去照顾照顾他,大哥,你,你多保重,千万——千万别为我们报报仇——这个妖女我们我们惹不起——”

“老二,老二啊!”看着宗二垂在地上的软弱无力的双手,宗大的心痛的几乎要窒息,他歇斯底里地大喊着,眼泪顺着脸颊一颗颗的滴落在宗二身上。

他到死都嘱咐自己要逃走,不要给他报仇。可是他怎么能明白,如果他们两个都去了,留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世上有什么用?

不要为他们报仇?这两个人他们惹不起?惹不起那就大家一起死吧,活着的时候兄弟三人福祸共担,死后去阴间也要相互照应!

——

放下已经断气的二弟,他缓缓站起身来,拿起自己的长枪,枪尖笔直地指向初梦。

初梦的状态有所好转,趁着宗大和宗二说话的时间,她拿出自己炼制的‘止血丸’和‘回元丸’服用,感觉比先前好多了!

她没有立刻动手,而是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宗家两兄弟,认真地问他:“你心痛吗?”

宗大的眼睛红红的,恶狠狠的盯着站在对面的这个妖女,仿佛一头恶狼!

她问自己心痛吗?

呵呵,他的心痛吗?

不痛,一点都不痛!

如果说三弟死的时候,他的心痛的话,那二弟死在自己怀里的那一刻他的心痛的窒息,这并不是说他喜欢二弟比喜欢三弟多一点,而是他接受不了一下子失去两个亲人的这份痛苦!

现在,自己的心还痛吗?

不,已经麻木了,他反而感觉不到痛了!

如果天要灭他们三兄弟,那就让他们一起上路吧!就算是到了地底下还可以继续做兄弟!

“你知道吗?我出帝都的时候,路过一个小村庄,半路碰到一个老婆婆家办丧事,说的你‘聚义堂’的一个小头领看上了老婆婆家的儿媳妇,不顾她家里人的反对想要强行掳走,她丈夫上前抗拒,你们的人便将她丈夫乱刀砍死,将她五岁的儿子也一并砍死,还笑称自己是在做好事,让他们父子去阴间团聚。那女子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也自杀身亡了!留下那老婆婆一人孤苦度日。”

“所以,我便专程绕道青石山想要领教领教你们聚英堂的威名!”

初梦的语气清冷,听不出任何情绪,可是宗大仍然能感觉得到她平静的面孔下隐藏的无边怒火!

“本来,我还有所怀疑,谁知道你三弟自己一头朝我撞过来了——呀!这下好了,不用怀疑了,是把?”说到最后,她的语气中还带着一丝轻松,仿佛不用去证实聚英堂的善恶是一件轻松无比的事情!

他没想到,这妖女竟然是因为这么一个荒谬的理由才来找他们聚英堂的麻烦。

但他依旧冰冷地说着:“他们只是一群蝼蚁,能被我聚英堂的兄弟看中是她的福分!我为什么要在意一群蝼蚁的死活,更别说他们的想法?”

他听得出来,这个妖女是在告诉自己,你心痛吗?当你的人辱人妻女,杀人父母的时候他们也会心痛!

初梦听到他这番道理,怒极反笑,“呵呵,是啊,我何必在意一群蝼蚁的生命和思想呢?”

就连白羽听到他这番话都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世人都说他白羽骄横、霸道、蛮不讲理,没想到在这小小的龙阳大陆竟然碰到一个比自己更不讲理的!

他当即睁开眼睛走过来:“既然你觉得他们是蝼蚁,自己是他们的主宰,那我就让你也尝尝蝼蚁的滋味!”

宗大看了他一眼,“你是什么人?我宗大身为一只脚迈进蓝阶的武者,就算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紫阶强者,他也不能说我是蝼蚁,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自傲,毕竟这个世界紫阶强者只有数的见的那几个,蓝阶武者就算比紫阶多,但是又能多几个呢?

白羽露出一个张扬跋扈的蔑笑,一字一句地说:“紫阶强者在我眼里连做蝼蚁的资格也没有,我能亲自动手让你尝尝蝼蚁的滋味,那是你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分!”

初梦忍不住的摇摇头,关于这位白少宫主的传闻自己也听说过一些,现在看来是闻名不如见面呀!

宗大的脸色忽然变的很难看,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紫阶强者在你眼里连做蝼蚁的资格也没有?”

他反问了一句,又开始大笑,‘哈哈哈哈哈——’最后笑的连眼泪也出来了!

“这简直是我这几百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紫阶强者是这龙阳大陆的巅峰,他们是这片大陆的最强者,

你懂吗?

最强者!!!”

“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们是蝼蚁,而且连做蝼蚁的资格也没有?”

白羽点点头,“是呀,你也说了,他们只是这片大陆的最强者!”他把‘这片大陆’四个字咬的很重。

宗大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是这片大陆?难道不是只有这一个大陆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别的大陆?你怎么知道?”

白羽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他收起了先前张扬跋扈的蔑笑。露出一个单纯的,极为正常的灿烂笑容。没有任何轻视!

宗大却感觉到面红耳赤。他忽然觉得自己在这白衣男子面前丢人了。这个单纯的笑容比先前他露出的那个蔑笑更让自己难堪!

“你没资格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来历,我来自青冥大陆,在我们青冥大陆,六七岁的孩童都比你现在的这个所谓的‘一只脚踏进蓝阶’的武者强!”

白羽的语气平淡,没有带丝毫感情色彩,他只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你骗人,这怎么可能?你一定是在骗人!”

宗大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他大声地喊叫着,以掩饰心中那仿佛要将自己淹没的卑微之感。

自己引以为傲的实力在别人眼里竟还不如一个稚龄小儿?

他忽然有一种这几百年都活到狗身上的感觉——

“你知道,她的——嗯,元力,你们这个大陆是这么称呼的,她的元力为什么没有颜色吗?”白羽继续出言问他,仿佛一个满怀热情的想要为学生解惑的老师!

宗大看着他,不说话,其实这个问题他一直有怀疑,只是先前那种情况根本不是了解这个问题的最佳时机!

“因为她修的是仙元呀!”白羽语气轻快的回答他心中的疑问。“这片大陆的武者修炼到紫阶的时候元力不就转化成仙元了吗?”

宗大的脑袋‘嗡’的一下子就塌了,怪不得,怪不得老二提醒自己要小心这个妖女的元力,“她的元力会随着血肉经脉蔓延。”二弟的话又一次在他耳边浮现。

这不就是紫阶强者凝练出的仙元特有的属性吗?

白羽似乎觉得还没有打击到他,于是继续提问,“你知道我的仙元是什么颜色的吗?”

宗大茫然地摇摇头,心里却在想着仙元不都是透明的吗?还有什么颜色?

白羽当然看出他内心的疑惑,他伸出白皙的手掌,手掌中出现一股色彩斑斓的仙元,随手轻轻的一挥,七彩仙元缓缓飘了出去。

宗大不明所以,耳边却听到‘悉悉索索’的一阵响声,他抬头一看,顿时眼珠子都快要要掉出来了,摇头晃脑地反复念叨着:“不,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原来,那些先前被打落在地上的断枝残叶纷纷腾空而起,回到断裂的地方,一眨眼的功夫就恢复如初了,葱葱郁郁、欣欣向荣,仿佛不曾断裂一般!

更让他吃惊的在后面:

只见那些落在地上摔死的雏鸟忽然间扇扇稚嫩的翅膀,挣扎着站起来了,还发出了‘吱吱吱’清脆的叫声!

宗大已经完全不相信自己眼前所见到的景象了,这怎么可能?死了的怎么可能再活过来?这完全有悖于自然规律!

变化还没有完,那些雏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长大,一刻钟的时间,它们已经长成一只成年的鸟儿,‘扑棱棱’的扇着翅膀飞走了!

白羽看着早已目瞪口呆的宗大,笑眯眯地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宗大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初梦忍不住地叹了口气:“你吓到他了!”

“那他还把你的腰戳了个窟窿呢!”他的语气有些不满,却又带着那么一点无可奈何的味道!

初梦没有再说话,径自走到树林内,找了处枝叶茂密的地方换衣服去了!身上穿的衣服沾满了鲜血,满身的血腥味难闻至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