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噬魂女帝

第五十九章 于洪秀身死

噬魂女帝 没有人替代你 3156 2017-06-09 22:32:24

  看了看大家都没事,她总算是放心了。

白羽问她:“这个于什么的怎么处理呀?要不一刀杀了一了百了!”

众人闻言,心头一紧,一刀杀了?真当是在杀鸡呢?那可是一个紫阶强者呀!

于洪秀冷哼一声,虽然他现在身为阶下囚,但是作为紫阶强者的尊严可不能丢,这个白衣公子竟然想一刀杀了自己?他想的未免也太简单了吧!就算是鸣玉轩的主子三王爷来了,也不敢这么草率的作这个决定吧?

初梦皱了皱眉,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路上若是带着他,肯定少不了麻烦,可若是放了他又心有不甘,杀了他吧,兹事体大,不知道皇祖父是怎么个意思。她一时间也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来!

“下不了决心?”白羽反问:“怕麻烦?”

初梦低头不语,黄书仪这时眼珠子一转,小跑至初梦旁边低声跟她分析道:“小殿下,属下觉得这于洪秀还是杀了为好,在场除了他和他身后站的那三个人,其他的都是三王爷的人。皇家规矩森严,大家都能管的严自己的嘴。可他们就不好说了,若是他们把今天的事情胡乱说一番,那小殿下日后行走江湖那就可能就是一步一荆棘!”

初梦一听,还真是这么个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把这四个人灭杀至此,反正他们也对自己动了杀意。

打定主意,她点头说到:“好吧,把他们四个全杀了吧!既然他们想杀我,我也不会手下留情!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于洪秀立刻面色大变,他断定眼前这个小姑娘根本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杀自己,所以才态度张狂,有恃无恐。他心里其实清楚,如果这白衣男子真的要动手杀他的话,他根本就逃不出人家手掌心。

旁边跟于洪秀一起的三个老者闻言二话不说转身便逃,紫阶强者都决定要杀了,何况是他们三个小虾米?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先前假扮车夫的五位蓝阶强者,除了青袍老者被重伤以外,其他的四位只是在最开始袭击那三人的时候,撞在防护罩上,被反弹回来的力量震的气息不稳,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息早已恢复正常了。自从那白羽出现之后,他们就密切关注那三人。

此时,见他们三人准备逃走,哪里肯依,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便飞身追了出去——

白羽听到初梦回答,点头笑道:“就是喜欢你这无所畏惧的性子,你说杀那就杀,左右不过是一瓣大头蒜而已!”说完单手竖掌,正准备劈下去。

却听于洪秀急忙大吼:“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娃,可知本座是什么身份?这鸣玉轩是当今三王爷夜哲铭的产业,本座既然敢在他手中抢东西,自然有能与之匹敌的背景,今日你这黄口小儿若是将本座杀了,就不怕引起朝堂震动?到时候,就算是有这白衣公子护身,你也会死的很难看!”

初梦闻言,眼前一亮,是呀,自己怎么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应该先问清楚他的底细再杀也不迟呀,暗道一声糊涂!

她示意白羽先等等,白羽果然答应,收回掌刀,等着她问话。

“好了,现在可以说说了,您老到底是何方神圣呀?本姑娘杀了你怎么就会引起朝堂震动?”此刻她倒是真真被激起几分好奇的心思。

于洪秀冷冷一笑,开口道:“本座说出来怕吓着你,你们都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说着还鄙视的看了众人一眼,仿佛他还是先前那不可一世的紫阶强者。

“啪”却是白羽看不惯他的这副德行,白净的手掌在他后脑勺来了一记,于洪秀顿时被打的满脸通红,眼神涣散。其实多半是臊的,气的。

“不能好好说话?不装你会死呀?也不看看自己现在的处境?”白羽非常擅长在合适的时间,给人伤口上撒把盐。

众人的脸憋的通红,想笑却又不敢笑。谁也不知道,如果自己笑两声会不会也被白衣公子惦记,毕竟自己可没有于洪秀那么强横的实力,两拳都打不死。(其实是白羽手下留情了)

于洪秀暗暗记下这几个人的相貌,心里想着等今时这困局解了,定要将在场的这些人一一击杀,以防他们将今日自己这狼狈的样子宣扬出去。

“本座于洪秀,帝都于家的老祖之一,于家当代家族于正旭乃是当朝丞相,这样的家族岂是你一个黄毛丫头惹得起的,还不赶紧将本座放了?”

于洪秀后脑挨了白羽一掌后,说话的语气略有好转,至少不再那么目中无人。

初梦一怔,不禁问道:“既然在皇朝为官,为什么还要为难三——王爷名下的产业?”

于洪秀的脸色开始变得阴鸷,恨声说道:“那龙骄阳做事不公,怪不得我等在私下为难他儿子!”

“他怎么做事不公了?”她有些好奇,影响中,民众对皇祖父的评价还算不错。

“本座不怕告诉你,似本座这等紫阶强者身体运转的是与你等低阶武者元力不同的仙元,想必这一点你也知道。”

初梦点点头道:“我知道!”

“哼,这个世界元力匮乏,仙元更是难以提炼,我等紫阶武者,每进一步都难如登天。可恨那夜骄阳,前段时间宫内不知得了什么宝物,仙元浓郁,并且还夹带着精纯的药力,他竟然一家独享,那仙元浓郁到外溢,宫内的植被更是疯长了两三米高,就算是便宜了这些草木,竟也不给我于家的老祖分享!”

说到此处,他面部扭曲,神色狰狞,冷冷哼了一声道:“他也不想想,这天下是谁帮他祖先打下的?这么多年能屹立不倒,我于家虽不敢说居功至伟,可也算是为这皇朝鞠躬尽瘁了,他凭什么独享宝物?凭什么?”

最后一句,他几乎是吼出来,可以看得出来,对于这件事情,他是多么的愤恨。仿佛皇帝不给他于家同享那件‘宝物’就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一般。

初梦恍然大悟道:“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呀,好了,既然我想知道的都知道了,那你也没什么用处了。”

于洪秀的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这个小姑娘到底有没有听自己说话,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不知道一朝丞相是何等荣耀尊贵的身份吗?她怎么还不放自己?

“你可知道,若是今日你杀了本座,他日要承担什么后果?这龙阳大陆皇权滔天,以我于家在朝中的地位,你根本就没有活命的可能?”

黄书仪忍不住的笑了笑,朗声说道:“于前辈,这位姑娘乃是当今铁血公主的女儿,当今陛下的唯一的外孙女。”

其他众人都大吃一惊,虽说通过先前的一系列举动都猜出她身世不凡,却也没想到竟会如此尊贵。

于洪秀闻言,更是瞠目结舌。

半响后,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口中疯狂地喊着:“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有这么——”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下来了。

是呀,自己真是被自身强大的实力迷了眼睛,这小姑娘如此年纪便已是绿阶初级,哦不,现在已经晋升到绿阶高级实力,而且随身携带着那么厉害的法宝,除了皇室,还有哪个家族能有此实力与能力?

“皇祖父之所以不给你们于家分享那件你口中所谓的法宝,是因为那‘法宝’根本就不是他的,他有什么权利给你们于家分享?”初梦忍不住的开口解释,不是为这于洪秀死而无憾,而是不想在场这些活着的人误会皇祖父的为人。

于洪秀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就算你身份尊贵,可是骗人也该编个能让人信得过的理由吧?你竟然敢说那法宝不是龙骄阳的?那样的法宝他怎么会不掌控在自己手中?你真当老夫是三岁小儿不成?”

事到如今,他也算是明白了,反正对方也不打算放过自己,自己也无所畏惧,有什么就说什么,至少不会带着遗憾死去。

初梦摇摇头,道:“这个事情我真没骗你,你们口中那件所谓的法宝其实就是一种药,是这位白公子带来的!”

于洪秀那暗淡的双眼中写满了质疑,他带来的?他是什么身份,怎么会有此等宝物?

“你可能会有所怀疑,白公子怎么会有此等宝物,我呢,敬你是个强者,就让你死个明白,他是来自你们紫阶武者口口相传的那个传说中的秘密地方。”

于洪秀面色大变,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这——

他浑身颤抖道:“他——他竟然——他竟然是来自,来自那里的?”

初梦点头,继续解释道:“是,你也不想想,就算将整片龙阳大陆的元力凝聚起来,能有当日那股仙元纯净吗?母亲在回宫的时候遇到肖天成,我被肖天成重伤,伤了神魂识海,白公子特地拿了那种药来救我,你说皇祖父他有什么权利来给你们分享?”

“哈哈哈,原来,原来竟是这么回事?可怜我等井底之蛙,还自以为是天地主宰,却没想到,根本就是一个个十足的小丑,哈哈哈——”于洪秀听到这里,一时间仿佛老了几十岁,失魂落魄的边说边笑,最后眼泪都笑出来了。

原来——原来,夜骄阳并未负我等,原来,一直都是我等小人之心了——

忽然,口中鲜血直流,众人细看时发现,他已断了经脉,自我了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