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噬魂女帝

第六十九章 多米诺骨牌

噬魂女帝 没有人替代你 3144 2017-06-19 15:41:40

  “黄管事,你找我什么事情呀?”初梦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纸张,手掌轻轻一吸,便出现在自己手中,随即又递给他。

黄书仪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消息和小殿下通报呢,急忙回过神来,露出了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个舒心的笑容:“您自己看看,好消息呀!”说着又把手中的纸条递给初梦。

初梦看了一眼,聊聊几个字,却让她高兴的热泪盈眶:母亲在崇明城知你消息,已动身往前往你处,勿念!

她忙擦了擦眼泪,急声问道:“消息属实吗,你何时收到的消息?”满满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激动。母亲竟要来了!

“刚刚得到的消息,这次崇明城中的拍卖会事关重大,主子已乘着飞行灵兽前去坐镇,以防万一。公主殿下想必是与主子一起去的!”黄管家开口做答。

初梦长长的吸了口气,缓缓平复自己的心情,看着手中的那张纸条,止不住的又开始颤抖,明明跟母亲分别才几个月,可是此刻见到母亲的字迹,竟感觉好似多年未见。

“黄管事,麻烦你把瓦义寨的两位当家的请过来叙话!”她要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他们两个,相信他们知道了也会激动万分的!

——

连云山脉另一边,那声惊天兽吼震惊了新驻在此地的一大批人。主账内,一个身穿白袍,丰神俊朗,面若桃李的年轻男子,听闻那一声惊天虎啸,手中的茶杯‘啪’的一声就落在地上,滚烫的茶水湿了衣袍也不自知。

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瞬间迸发出一阵喜意:“快,派人去看看怎么回事?是不是鸣玉轩的那帮人招惹到连云山脉一些强大的存在了?”

自从胖瘦尊者那一批人失去消息之后,他的那张连女人都嫉妒的国色天香的容颜就仿佛一瞬间结了一层冰,再也没有一丝笑意。

“是,少爷!”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即刻拱手去办。同时,心中也暗自松了一口,少爷终于露出个笑脸了,这一个下午绷着个脸实在是让人胆战心惊。

没多长时间,管家就进来了:“少爷,手下的探子分了两拨,一波去了森林中,发现大片小动物被震的七窍流血死亡,大型动物到现在还匍匐在地上,不敢动弹;”

白袍公子满意地点点头,跟自己料想的差不多:“那第二波人呢?”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显然更关心第二波人调查的结果。

管家继续回答:“第二波人通过鹰隼查探到确实是有一头虎类灵兽被激怒,虎啸的集中点就在鸣玉轩运货队伍周边,不排除就是他们将那头灵兽激怒的!”

“啪”的一声,白袍公子拍了拍桌子,兴奋的开口大笑,连声说道:“好,好,好!既然他们自寻死路,招惹了那头灵兽,那我们就趁此机会将他们一举拿下,就算他们没有招惹到它,我们也要来个祸水东引,引到他们身上!”

“通知下去,我们立刻出发,本公子亲自坐镇,就不信咬不下鸣玉轩手中的这块肥肉!”白袍公子说完,示意管家出去,自己则重新换了套黑色衣服。

没多长时间,一群黑衣遮面的汉子便简装出发,只留了几个下人收拾场地的一切杂物。

这边,介于先前被虎啸震伤的事件,黄管事决定让大伙再休息一阵,毕竟前路凶险,要尽可能的让每个人保持到最佳的状态。

方敏则被安排在初梦身边,毕竟她现在是个伤病员,身份又珍贵,出不得半点岔子。

——

半日之后,夕阳西下,众人停下来休息,几个汉子又进山抓了些活物,烤来吃。只不过所有人吃的肉食加起来都没有大白一个人吃得多,众人哭笑不得。

大白吃饱之后,用自己的爪子优雅的擦了擦嘴巴,一个完美的转身,留给众人一个老虎屁股,转身离去。

看着地上一片狼藉,大家更是欲哭无泪,谁见过吃肉还要吐骨头的老虎?

这一次,还没有等大家收拾好一切,一道道尖锐的哨子声便响彻这片天地,有敌人!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第一个念头,初梦立刻坐回兽车内,五老中分出苏峰暗中守在兽车周边,以防不测,其他四人则徘徊在货物四面。

不多说,‘嘚嘚嘚’的声音传入所有人二中,地面隐隐的震动起来。

黄书仪立刻大喊道:“众人小心,来人可能骑着追云兽,先砍兽腿!”

一个呼吸的时间,一群来势汹汹的黑衣人直接就出现在大家眼前,每个人骑着追云兽横冲直撞过来,估计是想在这一轮中将他们冲散,分开击杀。

不过,他们显然低估了瓦义寨众人的作战能力了,为首的三头刚刚撞过来,就被一条条长长的铁链套住了两条前腿,追云兽瞬间失去平衡,轰然倒地。兽身上骑着的黑衣人始料未及,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被前面的瓦义寨众人乱刀砍了——

紧接着后面跟来的追云兽也被一排排绊倒,和多米若骨牌效应一样,一时间地面上人仰兽翻,撞到了旁边的不少大树。随后,更是尘土与残枝断叶齐飞,鲜血与残肢断臂起舞。场面好不热闹!

看到这一幕,初梦不禁感叹着,怪不得出发时黄管家分析说只有瓦义寨有能力有胆识敢与鸣玉轩为敌。单是这对敌的技巧,杀人的手段,默契的配合,再加上肖越与方敏那样的高手相助,恐怕就算是一个蓝阶强者也不敢轻易招惹他们。

肖越提着一把大刀,见人就砍,每一刀下去,必定会有一个人头飘起。只见他边杀边笑道:“众兄弟们,这帮子黑衣人真是对咱们太好了,堪称是我们的知己呀!”

旁边的兄弟大声询问道:“大哥,这话怎么说?”

“哈哈哈,他们准是算好了兄弟们刚刚好酒好肉的吃了不少,需要运动运动了,就火烧火燎的骑着追云兽赶过来给咱们兄弟消遣了!”

“大哥这么一说,还真是有道理,这些人对咱们还真不赖!”

“是啊,大哥就是英明,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猜出了敌人的动机,真可谓的智计无双呀,兄弟们也经常表示,特别佩服大哥。”

初梦坐在马车内,听得他们如此‘豪情壮志’的对话,真真是深刻体会了一番哭笑不得的感觉。同时,在内心深处钦佩起肖越这一系列举动。

本来,大家刚吃完还没收拾好,人在吃保喝足以后,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总会有那么一丝丝放松。这突如其来的敌人让大家放松的心情猝然紧绷,他们行动起来虽然配合的严丝合缝,可是精神上却存在着一丝不可察觉的紧张。

有了这一丝紧张,如果后续的战斗一直顺利,那也没多大妨碍。但是,如果后续战斗失利的话,这一丝紧张就会在心中被无限制的放大,甚至可能左右战斗最终的结果。

可是,肖越看似跟大家开了几句玩笑话,却在不经意间将这一丝紧张转变成了一股不易察觉的士气。大家从心里就会认为,敌人急赤白脸的跑过来陪我们‘运动’,我们吃饱喝足了怎么可能会打不过他们呢?

而,黑衣人这边却被这几句话气的头顶冒烟,什么叫他们火烧火燎的跑过来让人消遣?他们明明的来杀人的——

可是,看着自己人一个个被砍了脑袋,这话他们实在是不好说出口。

——

短暂的厮杀以后,所有绊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已经全部尸首分家,死的不能再死了。

初梦掀起兽车上的帘子看了一眼,这么一小会,瓦义寨的人砍瓜切菜似的就解决了对方一半的人马。

真是太了不起了!队伍中先前活下来的那几个禁卫军成员看着他们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目光,这配合无双的战术,干净利落的招式,鼓舞人心的方式,这就是他们的前辈,虽然他们离开了,可却将那一份精神也全部带走了,虽然他们不能姓皇了,可是他们是精神、他们的骨子里却永远追随着那段姓皇的时光。

这一刻,他们挺直腰杆,抬头挺胸,为这些前辈们感到自豪,也因这些前辈们感到骄傲。这就是他们的魂。

面色俊美的黑衣公子眼睁睁的看着短短的一刻钟的时间,自己带来的一半人就全部脑袋搬家,忍不住的倒吸了口,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眸中忍不住的缩了缩,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这群人根本就是一群杀人机器——

黄管事看着对方似乎在发呆?他强行压下心里的那一抹诧异,立刻挥手大喊道:“大家一起,将这些黑衣人都留在这里吧,免得过几日又要被他们骚扰!”

见识到先前骑追云兽的下场,剩下的黑衣人不用人吩咐早就就全部翻身下来,双目赤红的扑向对面那些人,这些混蛋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内杀了他们那么多兄弟,今日定要不死不休!诶,公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为什么不下令让他们援助,若是有他们帮忙,那些兄弟也应该能活下来一些吧!

黑衣公子听到身后管家的咳嗽声,才回过神来。他实在的被吓傻了,虽说自己也杀过人,可从未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看着地上的鲜血眨眼间汇聚成了一个小血泊,他强行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