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噬魂女帝

第七十一章 祝大公子

噬魂女帝 没有人替代你 3075 2017-06-20 15:24:56

  场面忽然安静下来了——

所有的人瞪大自己的眼睛,将感知力提升到极致,想要看看那辆相对来说比较豪华的兽车内,到底,有什么东西或者是人物能将那个恐怖到几点的炙热太阳变不见。

就连刘一青也惊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非常清楚,能有如此能力的白公子已离去,车内只有瓦义寨的二当家的方敏和那头白虎。可是这一人一兽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能力,就算是夜姑娘手中有几件防护的法宝也不可能出现这悄无声息的景象。

咦,说不的夜姑娘还有什么特别对付火属性武者的手段也未可知。

想到这里,他的心才有一丝丝释然。除此之外,他再想不到别的可能性。

瓦义寨的众人经过短暂的呆懵之后,瞬间爆发出阵阵欢呼,震耳欲聋——

“夜姑娘好厉害——”,“夜姑娘好样的——”,“夜姑娘太厉害了——”等等此起彼伏的呼喊声一轮盖过一轮。

其他四人也松了口气,褶皱的老脸笑的犹如怒放的秋菊般灿烂。看来白公子临走时给夜姑娘留下厉害的法宝了。这是他们唯一能想得出来的答案。

反观对方,好些个人嘴巴张的大大的,估计塞一个拳头进去都没有问题。他们丝毫不怀疑炎先生那一招的威力,先前没有出手,只是释放了些许自身的气势,就快把这么多人烤熟了,更别说刚刚坠向那辆兽车的璀璨小太阳,他们可是亲眼看见,周边的空气都仿佛燃烧起来了,小太阳划过的地方,更是出现了一圈深深的黑洞。

如果站在远处眺望,定会当做是天上的星星落下来了——

黑衣公子那双露在外面,明艳黑眸中的那一汪秋水,也被浓浓的震惊之色取代。炎先生可是他们这一行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位,一只脚几乎迈进了紫阶。而且他也看的出来,先前的那一轮太阳,炎先生可是用了全部元力凝聚起来的,丝毫没有作假。

可是——

落在兽车上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生?这怎么可能呢?他忍不住抬手揉揉眼睛,怀疑是自己看错了。就算伤不到人,那车总该是木制的吧,怎么就没有溅起一点点的火星子呢?这太不合常理了!

就算里面坐的是一位紫阶强者,也不可能如此不动声色的就破解了炎先生这最强的一击吧?

再看炎先生,站的原地一动不动,微微仰着脑袋,脸上还带着一丝自得,怔在那里了——那满满的自得之色还未来得及褪去,便又有一股子震惊涌在脸上了。

心里不停的狂喊着:“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自己活了一千多年,从未见过如此怪异之事。没有任何人可以如兽车内的人这般轻松的就接下了自己这最强一击,就算是紫阶初级强者也不可能,至于紫阶中级强者与高级强者,就算是将整个龙阳大陆的物种全部算进去,也不够一手之数。自己怎么可能好死不死的就碰到其中一个了呢?

而且,听刚才兽车内传出的说话声音,竟然是一个妙龄女子,声音中还带着一丝丝未及掩饰的稚嫩,年龄绝对不超过五十岁。他本想着是二十岁的,但觉得太过惊世骇俗了,自觉的又加大了三十岁。

那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如一道惊雷传入他耳中,浑身一个激灵,他回过神来。双手掐诀,再一次凝聚全身元力粗暴、简单的轰向对方,一次不行就两次,就看车内的那件防护法宝能支撑多长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脑袋忽然就转过来了,定是对方车内有一件厉害的法宝,这鸣玉轩是三王爷名下的产业,皇家许多稀奇古怪的法宝多的是,自己没见过、不知道很正常。刚才就是太突然了,自己被镇住了而已。

初梦手中的异火更加兴奋了,甚至作为旁观者的方敏都能察觉到它散发出来的那一股股喜悦之情,就像一个得了心爱糖果的小孩在雀跃欢呼,甚至还扭了扭小小的火焰身体,羡慕了自己一把?

哦,她竟然被这么一小团还没成人形的火焰给鄙视了?实在是无法形容自己心中那‘卧槽,卧槽,卧槽’个不停的感觉——

大家伙伸长脖子擦亮眼珠子,继续看这一次的结果,果然还是和上次一样,没有一点火星子出现。有细心的发现,上一次那小太阳还碰到车顶了,这一次干脆连车顶也没碰,凭空就不见了,就像是半空中有一个什么奇怪的东西将火吞了一样。

炎先生见又一击也没奏效,眉头轻皱,不过并没有气馁,多几下定能将那防护法宝打破了,所以又重新凝聚元力——

一刻钟之后,大伙早已找了块相对干净的地方坐下来看,站着实在是有点累了——

一刻钟的全力攻击对炎先生这样的高手其实没多大的影响的,但是,他每一次出掌都觉得能打破对方的那个防护法宝,每一次都失望,这一刻钟少说也失望了上百次。额头上冷汗淋漓,有心停下来,可公子及一干人等都在看着呢,没有一个人替他解围。

他叹了口气,怎么会把自己搞到这种骑虎难下的局面呢?

——

黑衣公子看到自己这边最强的战力一刻钟都无法打破兽车内的防护法宝,心里开始发毛了,一股恐慌的情绪悄无声息的就在空气中蔓延开来。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一干属下,虽然全部黑布遮面,可是从他们的眼神中,他还是读出了惊慌失措及浓浓的畏惧。现在的他们已经斗志全无了。

他叹了口气,看了管家一眼,朗声说道:“行动取消,撤退!”

许多人暗自松了口气,心中感叹着,终于捡了条命。不用人安排,用最快的速度骑上追云兽转身就走,再也不愿意在这地方多呆一秒钟。

“祝大公子,大老远的跑了一趟,怎么不见见本姑娘这老朋友就忙着走呢?”那清脆的声音再一次从兽车中传出来,只不过这一次的语气略显清冷,没有丝毫稚气。

黑衣公子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对方竟然认识自己?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位这么厉害的姑娘的?想到这里,他狠狠的抽了追云兽一鞭子,让它跑是再快点,对方既然认得自己,那肯定知道自己的来历。

眼下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只能逃命。日后就算皇家调查这件事情,那自己也可以推说对方认错了。若是自己落入对方手里,闹到三王爷哪里,不仅他自己要死,估计他那个当太史的爹也会被自己连累,整个家族都会因为自己在朝夕间鸡犬不宁,富丽堂皇的太史府也会顷刻间变成一堆破瓦砾。

该死,前面开路的那些人是傻了吗,怎么走的越来越慢了?他不禁有些恼怒。身下的追云兽忽然四蹄一软,倒在地上,措不及防下,自己也连带着摔倒在地上,好不狼狈。

“怎么回事?”他赶紧从地上站起来,不想让下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同时呵斥着前面开路的人,心情不爽到了极点。

没有完成家族交给自己的任务已经够丢人的了,没想到现在撤退也撤的这么不顺利,真是活见鬼了。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自己不是活见鬼了,而是见灵兽了,一头比自家太史府都高的猛,哦,不,是灵兽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雪白柔亮的长毛,完美如流线型的身躯——

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它正站在自己前面那条必经的道路上,硕大的脑袋微微下垂,一双虎目恶狠狠的瞪着自己一行人,几乎能喷出火来。一呼一吸之间地面上的尘土被带起一大片,四颗犹如拳头大小的犬牙交错露在外面,闪着森然的光,仿佛下一刻就会跳起来将它眼前的这些人吞入腹中。

所有的追云兽在这淡淡的虎威中身体瘫软,匍匐在地上,动弹不得。更有胆小的武者还不如这些兽,竟然被吓的大小便失禁,一股腥臭的味道在空气中隐隐扩散。

大白那一对虎目中闪过一丝不屑,轻吼一声,一步步逼近这些胆小鬼,大家被它逼的一步步后退,原本就没走出几步,现在更是被逼的离鸣玉轩更近了。

“啊——”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云霄,众人猛的回头看去,炎先生竟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原来,他听到公子下令撤退了,便虚晃一掌,准备退走,异火当然不依,当下散发出一阵阵强裂的吸力。

然后,然后炎先生就发现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元力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辛苦千年修炼的元力如狂风骤雨般向对方涌去——

一个呼吸的时间,自己体内的元力便滴涓不剩!

一时间,他感觉天开始往下塌了,地也开始往下陷了,头晕眼花的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想想也是,炎先生已经修炼千年了,一身浑厚的元力就相当于他体内的血液、骨髓,支撑身体的各种动作,如今元力没有了,他就是个一千多岁的老人,没有立刻毙命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这还是异火觉得他太老了,不喜欢他的味道,所以只吸了他的元力,留下他性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