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噬魂女帝

第七十三章 活捉祝文清

噬魂女帝 没有人替代你 3121 2017-06-21 14:09:13

  初梦挑了挑眉,嫣然笑道:“本姑娘叫夜初梦,祝公子可曾听说过?”她回宫的时候变受了重伤,这些个帝都的公子哥虽然没见过她的面,但是肯定听说过她的名字。

而她之所以能一眼就认出对面的人是祝文清,一则,他的那双眼睛实在是太漂亮了,反观,身形修长,体格壮硕,定是个男人。

二则,鸣玉轩是三舅舅的产业,凭他的身份,敢打鸣玉轩主意的人没几个,而前段时间白羽给自己疗伤时,皇宫门口闹的那出乱子,皇祖父着人调查时得出的结论,幕后主谋便是宰相家族与太史家族。

三则,她出宫以前,将帝都各个家族的重要人物都认了遍。所以,看到对面的那个黑衣人的时候,虽然他遮着面,但她一眼就认出,正是那位‘艳名远扬’的祝公子。

祝文清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只觉脑子‘嗡’的一声,‘夜初梦’这三个字就像是忽然在他耳边响起的一个炸雷,将他劈的六神无主。一瞬间只觉天塌地陷,身子都晃了晃,心中更是刮起一阵狂风骤雨,将最后一丝侥幸的光芒浇灭了。

夜初梦?这个名字自己怎么会没听过呢?她进宫的第一天,父亲便召集家族所有人重点强调了一番,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惹这个女子,只因夜清芬还活着,她是夜清芬的女儿。

夜清芬是何许人也?那是整个禁卫军的精神首领,是禁卫军的神。而且皇室一向重女轻男,若是惹了这个夜初梦,那就等于是捅了整个姓夜的马蜂窝。就算你是天王老子,那些禁卫军也能给扒下一层皮来。

他不由的苦笑起来,真是天要灭他祝家呀,别人都是避之不及,唯恐惹到这位姑奶奶,而自己却好死不死的一头撞了进来。这不是寿星翁上吊——嫌命长吗?

“啊——”又一声凄厉的惨叫,又有人被那头白虎吃了,所有的人听着那声惨叫,面色惨白,浑身瑟瑟发抖,衣衫早已被冷汗打湿。虽然火红的太阳一直毫不吝啬地释放着自己的热量,可是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冷的厉害。双腿更是筛糠似的打着摆子,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倒在地上无法动弹了,再加上先前的大小便,不宽的一条大路,又一次腥臭无比。

大白实在是受不了这股味道,猛的一跃,从众人的头顶越过,站的初梦旁边,缩小成猫咪大小,跳在初梦身上,在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

没有理会祝文清等人那惊诧到咬到舌头的目光,她打了个响指,继续问道:“祝公子这么长时间没说话,估计是没听过本姑娘的名字。呵呵,没听过更好,省的你们跟本姑娘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

说到这里,她又歪了歪脑袋,问道:“不知道祝公子是准备束手就擒呢?还是拼死一搏呢?”

祝文清发现,她似乎非常喜欢歪脑袋,可能是年龄的原因吧。他内心苦涩,看着自己一边剩下的这些人,绿阶和蓝阶高手还有模有样的站着,其他的人早已瘫在地上无法动弹。

“各位叔叔伯伯们,文清不才,对不住各位了。身为太史家的长子,无论如何做不出那束手就擒的懦弱行径来,诸位若是愿意拼死一战,今日我等便一起赴死,若是顾念妻儿老小,文清也不强求,大家自行离去即可,想必以夜姑娘的身份也不会与大家计较。”祝文清这番话说的诚恳至极,也照顾到所有人的面子,为他们临阵脱逃的选择都找出了一个‘顾念妻儿老小’的完美借口,只为让他们可以心安理得的离去。

只不过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初梦说的,给她戴了顶高帽,希望能放那些人一码。

其实,他真正的想法是,让这些人给家族带消息回去,这些人中有妻儿的都在祝家的掌控内,就算是他们回去也难逃一死。

但是,家族了解到这边的情况以后,可以早作打算,等皇家调查的时候不至于太过被动,衰败已是不可挽回的局面,但至少也要留个后人,不能就此灭族。

显然,祝家在这一方面的教育还是成功的。

初梦笑了笑,也不点破他心中的小算盘,点点头道:“可以,若是有人想退出,本姑娘可以保证你们能平安离去!”

所有能动弹的人都一动不动,心里跟明镜似的,就算是自己此刻离去,妻儿老小还都被祝家控制着,最多说出消息之后就会连着一家老小给祝公子陪葬。若是死在这儿,祝家以后不倒,定会妥善安排自己家人,以后颓败了,也不会伤害他们。

地上那些被吓的屁滚尿流的,一个个手脚并用的往外面翻滚,他们可不想死在这儿。

看着这些有能力回去的人都一动不动,祝文清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最后,他示意管家带着那个蓝阶高手离去。一个蓝阶高手是家族的重要战力,能活一个是一个。

管家知道,若是自己回去定然还能留的一条老命苟延残喘,他与那些个武者不同,他自幼生在祝家,长在祝家,族长不会让他陪葬。想到这里,一时间老泪纵横,忍痛拉了一把旁边的蓝阶高手,朝着初梦抱了一拳,头也不回的离去。

一路狂奔,一串串泪珠子随风远去——少爷打记事起就是自己在伺候,在自己的眼里,他从来就是一个略微有些头脑,却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自己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他会把活命的机会留给自己,虽然利用的成分多一些,可他还是感动到落泪。

初梦拍了拍手:“好了,报信的人也走了,接下来,就请祝公子拼死一搏,希望你们博出一条活路来!”

——

“殿下,杀人不过头点地,还请殿下给本公子一个痛快,何苦如此折辱与本公子?”

一番打斗之后后,初梦下令活捉祝文清,其余人全部灭杀!这才有了他这一句悲愤不已的问话,本来,只要自己死了,说不得能保全祝家,自己也抱了必死的心态,谁知道对方竟然要求活捉他?并且将自己捆成一个人肉粽子与那些货物扔在一处,这不是折辱是什么?

初梦翻了个白眼,不想搭理他,都已经是阶下囚了,还一口一个本公子的给谁听呀?哼,若是帝都的‘公子们’都是如他这般草包,那帝都离破败也不远了。

之所以留着他,是因为母亲快来了,想听听她的意思。毕竟,帝都现在什么形势自己不知道,祝文清不同于于洪秀有那般实力,他只是个小小的黄阶高级,在自己手中根本翻不出什么浪花来,留下了也不会发生什么不好掌控的局面。

妥善安排处理好伤亡人士之后,众人重新出发。

瓦义寨的一帮兄弟得了一大笔银子,心情很不错,虽说他们没有一般山匪那样看中银子,但是有了这么一大笔银子之后,他们寨子的各方面的条件都可以得到改善,因此心里对这笔意外之财很是欣喜。

黄书仪把自己手中的银子分成四份,给了五老一份,禁卫军那几个人一份,自己拿了一份,剩下的最多的一份给了那几个幸存下来的内部常驻武者,并且要求他们给牺牲兄弟们的家属尽一份心,不可让他们死不瞑目。

一路上气氛还算不错,经历了这么两场大战,不仅捡了一条命,还得了一份不菲的银两,所以大家伙说说笑笑的好不开心。

天黑时分,车队终于出了连云山脉,到了一个叫硅山郡的地方。黄书仪找到郡内唯一一家客栈,前前后后忙了好一阵子,终于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

安全起见,祝文清被带到五老休息的最大的客房。

方敏和初梦身为队伍里仅有的两位女子,也被分到一间“上房”。

“姐姐,这硅山郡离清扬市远不远?”初梦忽然想起了自己生长了十五年的地方,不知那雾灵山脚下的小屋还在不在,被自己断了一臂的李锦鸿有没有悟出他身上的那道火意……幼时的一幕又不由自主在眼前浮现……

“硅山郡隶属于耿丘市,耿丘市离清扬市不怎么近,骑着追云兽日夜兼程也要四五天才能到,妹妹可是想回那天林郡了?”

“是呀,虽然离开的时间不长,可还是想回去看看我与母亲、云姨相依为命的那座小屋,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等到了崇明城此间事情了了,若是白公子还没有回来,姐姐陪你回去看看,说不准大统领也会同去呢!”

初梦笑着答到:“好,就算白羽回来了姐姐也可以同去!也不知道母亲到哪里了,也没有个准信!”又有些思念母亲了!

“是呀,大统领还没有到,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方敏的语气中隐藏着浓浓的激动,一想着很快就要见到大统领,她就激动的睡不着觉。

——

次日,众人早早起来,吃饭,收拾一番,继续赶路。黄管事的心情也明显好了许多,虽然牺牲了那么多兄弟,可最终还是走过了那段最危险的路,剩下的路程好走了许多。他那颗紧绷的心终于能放松了。

这一路上多亏了小殿下,要不然自己这一干人现在估计都陈尸万仞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