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噬魂女帝

第七十八章 再遇袁成杰

噬魂女帝 没有人替代你 3185 2017-06-23 14:19:45

  天林郡一番事情了结之后,夜清芬吩咐郡守与天林郡仅剩的陈家陈锋处理一干善后事宜,李家的家产也交由郡守拍卖。就这样,在天林郡雄霸多年的李家一夜之间成为过往云烟。

夜清芬又与陈家的主母陆青萝叙旧一番,便动身离去。临走之际,在陆青萝的再三要求之下,夜清芬将襁褓中婴儿交与他们二人抚养。

陈锋与陆青萝两人早年闯荡江湖时受过重伤,导致无法生育。夫妻两人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见到那小婴儿时,陆青萝霎时欢喜的不得了,直央求着将这孩子留下。

夜清芬见她心思恳切,而这陆峰夫妇在天林郡名声一向不错,便嘱咐了他二人几句,留下来交由他们抚养。临别之际为他赐名陆浩然,希望他日后心怀浩然之气,做一个正直的人。

一行人至清扬市之后,便要再次分别了,初梦准备一路游历去偏远的蜀都见识一番,刘一青再三请求同去,初梦无奈之下答应了,并且定了以“没有我允许,不得擅自出手帮忙对敌,在外不得泄露自己身份”为首的一大堆条件,刘一青点头答应并多番承诺、保证之后,两人才从准备出发。

李锦鸿知道,自己马上就要随着母亲夜清芬去帝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初梦。心底到底是有些难过。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件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不禁有些苦恼。思来想去,只得将自己前段日子得到的那块古玉赠与初梦。

初梦也没做多想,爽快的收下他的一番心意。为免离别之痛,第二日天还没亮,就收拾好东西与刘一青摸黑上路。

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夜清芬只觉胸腔憋闷的厉害,眼泪仿佛断线的珍珠似的往地上落,她的女儿,相处了没几天,又远去了。

与女儿朝夕相处十几年,她最懂女儿想要回到青冥大陆的那份心思。如今更有一个白羽下来找她,她更是拼命的修炼,她的追求比龙阳大陆所有人都要远大,她不止想要站在龙阳大陆的巅峰,她更想要超越青冥大陆的所有人,她有一颗勇往直前的心,在追求大道的路上,永不停歇。她想要走的远一些,再远一些,更远一些——

欧楚楚轻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难过,雏鹰长大了总要自己飞出去的,你也不能让她总活在你的羽翼之下。况且,初梦是个好孩子,我们做长辈的都应该为她骄傲,她有一颗强者之心。再说,离别也是为了下一次更加美好的相聚。”

夜清芬虽然点头默认,可是眼中的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下一次更加美好的相聚?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她在心中默念着,祈求万能的祖宗能显灵,保护自己的女儿能够遇难成祥,一路平安。

初梦与刘一青两人骑着两匹追云兽,怀中抱着大白,一路疾行,没多长时间便出了清扬市。初梦终于停在路边伏在追云兽身上大哭起来——

母女连心,她怎么会感觉不到自己走的时候,母亲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痴痴的看着自己远去?怎么会感觉不到她那浓浓的不舍之情,和那种肝肠寸断的离别之痛。

可是,她心中更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她那颗比龙阳大陆都要大不知多少倍的心,容不得自己做一个整日陪伴在母亲身边尽孝的寻常女儿。她知道,自己一定要变的强大,再强大,更强大。前面有更加美丽的风景在等着自己。这条路上,可能会失去一些美好的东西,可是为了前方充满了未知的旅程,她不会后悔。

在他身后的刘一青叹了口气,世人只道生在皇家好,一出生便高高在上,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可自己眼前的小殿下,从出生到现在,也许只在重伤卧床的那一年时间里才享受过世人眼中的那般待遇吧。

虽说有着如此天潢贵胄的身份,更有白公子那样的强者爱护,可她还是如此拼命的修炼,一刻钟也不敢松懈。尽自己所能,用尽一切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有时候自己真的不明白,她明明可以生活的更轻松一些,为何偏偏要如此累?

这世上,许许多多不如她的人都那么肆意的活着,享受着一切美好的事物。而她,最有资格拥有这一切的人,却是活的最累的一个。

哭了好半响之后,她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的朝着刘一青笑了笑:“让刘伯见笑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刘一青摇摇头,感叹道:“你已经很好了,真的比老奴所见过的大多数人好太多了,他们没有你的出身,更没有你的这种——追求目标的恒心。”

初梦笑了笑,不再说话,又上路了。不过这一次,速度慢了许多,边走,边欣赏道路两边的风景,“刘伯,你看这一路上,风景倒也不错,绿水青山、鸟语花香,若是日后能在这地方修建一座别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刘一青看了看四周,也点点头:“小姐若是想修座别苑还不简单,依着公主殿下的手段,不出三五月,就能建起来,只是这地方过于偏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姐一个女孩子家还是不大合适!”

为了不暴露初梦的身份,刘一青坚持称呼她为小姐。

“诶,我也就那么一说,整日里东奔西波的哪有时间住这么漂亮的别苑,就算建好了也是浪费。”说到这里,忽然眉头微皱,四周察看了一番。

刘一青见此,怔了怔:“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细细感知一番,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呀!难道小姐发现什么了吗?

初梦也摇摇头,略微诧异道:“发现倒的没发现什么,就是冥冥之中觉得有人刚才看了我一眼,感觉很不好!”

刘一青见她一脸严肃,立刻停下来又细细感知了一番,依旧摇摇头:“许是小姐刚刚出门心绪不稳,想多了,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初梦点点头,“那可能是我想多了吧!”话虽如此说,可她暗地里却谨慎了许多,她非常相信自己冥冥之中的那种感觉,那是自己幼时深入雾林山,多次游走在生死边缘练就的一种对危险的灵敏嗅觉,从来没有出错过。

这也就是在鸣玉轩的时候,为什么黄书仪说虽然没有势力敢对他们下手,但他就是感觉会有危险时,她立刻正视的原因。

路上走了半日,初梦刻意放慢速度,若是真有人想对自己不利的话,就要趁早解决他们。不过,一路上倒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们连个人影也没有见到,也算是风平浪静。初梦也暗自松了口气,没事那就更好。

傍晚时分,两人停下来略作休息,刘一青上山抓了两只兔子,学着前些日子在连云山脉时候烤着吃。自从那一次尝过之后,他便喜欢上这种味道了。

红红的火苗把初梦的小脸映的通红,外表被烤的金黄的兔子闻起来格外诱人,油脂滴在燃烧的枯树枝上啪啪作响。

刘一青拿起一只兔子率先拔下一只兔腿吃了起来,“嗯,这兔子烤出来的味道比前些日子烤的那些个体型稍大野兽香了许多,而且这肉也好吃,入口即化,口齿留香,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呀!老奴以前那几百年真是白活了,竟不知世上还有如此美食!”

初梦一怔,停下手中的动作,问:“你刚才说什么?”

“嗯?老奴说,这几百年白活了,竟不知世上有如此美味呀!怎么了?”刘一青一头雾水,难道这话也不能说?

“不是这一句,上一句说什么了?”

“嗯——这肉好吃,入口即化,唇齿留香,让人回味无穷——”小姐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说的这话有什么不对吗,还是她发现什么问题了?

“再上一句是什么?”初梦的眉头越皱越深,脑海里仿佛滑过什么念头,她就是没办法抓住,直觉告诉她,这个念头很重要,一定要弄明白。

“这兔子,烤出来的味道比——前些日子在连云山脉烤出来的那些体型大的动物,要香了许多!”刘一青见她如此神态,也停下手中的动作,正视起来。

初梦点点头:“对,对,就是这句,我们今日用的佐料远远没有前些日子那小伙子自带的佐料多,烤出来的东西怎么会比前些日子的还香呢?”她忽然想明白了,这就是问题的所在,定是有人给兔子吃了什么东西,或者在刘伯不注意是时候给兔子身上撒上什么东西了,要不然不可能这么香。

“啪——”一声刘一青手中的兔腿掉在地上了,他也是在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怎么会听不出小姐这话的意思呢?

当下立刻运转自身元力,却发现浑身酸软无力,提不起一点元力,顿时额头冷汗如雨,“这兔子肉有问题,老奴的元力没办法运转,小姐趁着对方还没有出现赶快走!”

初梦不不理他,立刻把手伸进怀中,假意做了个拿东西的动作,把自己炼制的解毒丸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颗,给刘一青服下。

“嘎嘎嘎,夜姑娘真是谨慎呀,这般隐秘的‘神仙倒’竟也被你发觉了——”随着一个尖锐嘶哑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树林中一个身着绿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两人眼前。身后还跟着一个仪容不俗却目光呆滞的绿衣女子,不是那袁成杰又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