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噬魂女帝

第八十章 民宿惩恶

噬魂女帝 没有人替代你 2992 2017-06-24 23:31:14

  袁成杰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面部痛的更加厉害,那股热力也更加活跃了!自身优势被这热力克制的死死的,再这样下去,自己定然会被耗死。他可没忘记旁边还站着一个虎视眈眈的老头呢!还是要想个稳妥的脱身之策才是。先不说自己体内盘踞着一股古怪热力,自己就算胜了这小丫头,还有那蓝阶强者呢!而且,看这小丫头散发出来的这股气势,定不是个易与之辈。再纠缠下去对自己没好处!可怜自己先前还有些天真的想着,将那女子擒拿住威胁那蓝阶强者呢!

他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一股心痛之色,从怀中拿出一个青玉小瓶,一丝丝淡青色的气体从瓶口飘出来飘散到初梦身边。

这淡青色气体可是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齐材料炼制的为数不多的保命法宝之一,用一次就少一点。况且自己本来也没多少。

大白率先发出一声低吼,紧接着,周边传来一股窸窸窣窣的声音,放眼望去,地面上忽然成片成片的爬过来各种小虫子,似乎在追寻着那股气息。

最后终于确定了初梦这个源头,立刻卯足了劲往她身上爬去。

看着密密麻麻的小虫子争先恐后的往自己身边爬,初梦瞬间觉得头皮发麻,浑身恶寒,脑子快要炸了,胃也开始翻滚,一阵恶心,马上就要吐出来了——

大白“吱溜”一下,从她怀中窜出来,挡在她前面,仰天大吼一声,树林内忽然狂风大作,尘土飞扬,一片片的树木随着狂风哗哗作响,一时间天昏地暗,恍如末世降临。

刘一青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赶紧护住那绿衣女子,朝着初梦大喊:“小姐,快把你身上的那股气息除去,离开这个地方,这么大的动静,等会儿追云兽也找不到了——”

初梦稳住心神,将异火的热力加到自身极致,那一股若隐若现的淡青色气体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漫天的树叶灰尘中夹杂着的稠密虫子在呼啸。初梦用最快的速度掐诀运转仙元撑起一个透明的光幕围着自己,免得被那些恶心的虫子碰到。

虎啸的威力持续了大约一刻钟才缓缓散去,待到三人一兽出发的时候,那片树林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仿佛一个刚刚被一帮彪形大汉糟蹋了一番的黄花大闺女,入眼尽是满地狼藉,不成模样。

刘一青看着眼前这一地的残败景象,暗自想着:“小姐大概天生就是个‘惊天动地’的巾帼英雄吧,自己随着她一路走来,无论是哪一次闹出的动静都算得上石破天惊。万仞崖那一次,狂风骤雨,地龙翻滚,紫阶强者于洪秀饮恨。连云山脉那一次,残肢断臂,尸山血海,帝都第一公子祝文清被擒。这是第三次,飓风狂啸,虫蚁飞天,凶名赫赫的毒煞丢下毒傀败逃。幸亏她生性洒脱,不喜束缚,要不然皇宫可能也会变成一堆碎石瓦砾。”

“刘伯,你在想什么呢?我们要快点赶路,找家客栈住下,我看看能不能救助这位绿衣姐姐?”初梦看了看刘一青,自己喊了他两次他都没有答应。

“哦,哦,没——没什么。”刘一青回过神来,边说着边细细打量了四周一番,道:“我们现在在去皓贝郡与闰腮郡的交界点,按照原先的计划,应该是直接赶往闰腮郡向南直达明霞城下的艾邦市,但是小姐要找最近的客栈的话,去皓贝郡快一点。这样一来,我们可能要耽搁一些时间!”

“没事,我们就去皓贝郡,救人要紧!”

三人疾行半个时辰之后,终于看见了一座小山庄。两人翻身下了追云兽,刘一青拉着木偶似的绿衣女子,跟在初梦身后进了村子。

走近一户人家,隔着一排排的木栅栏,见一个年轻的素衣女子正在院子里晾晒一些刚洗干净的衣服。初梦细致看了一眼,朝南方向有三间正房,是用泥土盖的,东西两面各有两间木头盖的小屋,里面放着一些日常用的杂物。

“大姐,你好呀!”初梦笑吟吟的朝那素衣女子喊了一声。

那女子转过身来一看,放下手中的衣服,有些局促地走过来:“敢问小姐可是在喊我?”

初梦笑了笑点头道:“是呀,我叫初梦,和家中长辈路过这里,这个绿衣姐姐受伤了,想借贵宝地歇息几个时辰,还请大姐行个方便!”

素衣女子听了之后,双手在衣衫上擦了擦,急忙给他们开了门笑道:“可以,可以,快请进来!”

初梦三人进去,大白从初梦怀中溜出来落在地上,素衣女子一见,顿时眼睛一亮:“好漂亮的小兽!”

初梦没有接话,跟在她身后,边走边问:“不知大姐叫什么名字?家里可还有别人?”

“我叫彩月,当家的上田去了,公公婆婆去隔壁家叙话了。快请进屋,你们用过饭了吗?”

“彩月姐姐不用麻烦,我们用过了!”

彩月领着他们进屋之后,麻利的拿了个木盆,打了一盆水放了一块粗麻布让他们擦脸用。

初梦道了声谢,也不客气,先擦洗了一番,然后给绿衣女子也简单擦拭一番,扶着她躺在那木制的床板上。

“小姐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乡下人家条件艰苦些,不要见怪——”看得出来,彩月还是很好客的,可能不常见生人的原因,说起话来带着一点点局促,白皙的俏脸上了还带着丝丝红晕,看起来明媚动人。

“哐当”一声,院子里有人进来了。

彩月朝他们笑了笑,出去了。

“公公婆婆回来了?”屋外响起了彩月的声音。

“嗯!”“家里来了客人,一位长辈带着两位小姐路过,有位小姐受伤了,想在我们家歇息几个时辰!”

“来客人了?”一个厚重的男音传入屋内,语气中带着一丝惊讶。

房门开时,彩月身后跟着两位老人,佝偻着腰,满头的白发。见到他们时立刻露出了淳朴的笑容,“客人们不要客气,有什么需要和彩月说!”

“阿公、阿婆好!”初梦站起来向两位老人问了声好,刘一青也朝对方点了点头,虽然他看起来不怎么老,可实际上已经活了一千多年了,这两个老头老太太给他做个重孙子都太小了。实在是不知道跟他们说什么好,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们。

老婆婆笑着说道:“大地方的小姐吧?长的真是好看,我们这乡下人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们,粗茶淡饭的还请客人们不要嫌弃!”

“阿婆太客气了,您能让我们进来歇脚,我们已经很满足了,怎么还敢嫌弃呢?”

刘一青心里有些感叹,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老百姓如此善良,淳朴,不知道比他们这些自诩高高在上的武者们强了多少倍。

“曹家娘子可在家里?快点出来让哥哥们看看,几日不曾见你,真是想念的紧!”院子外面忽然响起了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猥亵的笑声。

“就是”“就是”猥亵的笑声中,夹杂着另外两个不同的声音。

初梦略微感知一番,三个年纪不算太——大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门外面叫嚣。

刚进屋的阿公阿婆听到这个声音,满脸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阵阵愁苦之色,那彩月更是吓的脸色苍白,秀美紧蹙,泫然欲泣。

只听那阿公说道:“这杀千刀的赵瘤子不是去郡里投奔他开客栈的表叔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而且这次竟然还带着二赖子与二狗子这两个泼皮?”说到这里,又满脸歉意地看着初梦他们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连累客人了,这赵瘤子就是村子里的泼皮无赖,没人奈何的了他,趁他还没进来,客人们赶紧从房后走吧,小姐生的这么漂亮,若是被他撞见了,那可遭了。他们这三个混蛋可糟蹋了我们村不少姑娘呢!”

阿婆也是满脸的焦急之色,颤颤巍巍的坐在木床旁边,准备将绿衣女子扶起来,让她们赶紧离去。彩月这会更是神色慌张,不停的朝外面瞅,一双柳叶眉皱的快成毛毛虫了。

初梦拍了拍阿婆的手,笑着安慰道:“阿公、阿婆、彩月,你们不用紧张,这赵瘤子今日遇见我们三人算他倒霉!”说完看了一眼赵一青,比了个大白的口型。

只不过,刘一青刚刚站起来还没走出房门呢,那三人已经一脚把木门踹的稀烂,大摇大摆的走进院子里了,此刻正在院内刚晾出的衣服上摸索,时不时的还把鼻子凑上去深深吸一口气,露出满脸的陶醉之色。

初梦看着他们这个动作,霎时,脑子里就浮现出先前袁成杰的那副恶心模样,一时间双眸戾气迸发,旋风隔着门窗间的缝隙爆射出去,只听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院子里的三人便发出一声声惨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