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噬魂女帝

第九十八章 仙儿的身份

噬魂女帝 没有人替代你 3084 2017-07-06 19:33:47

  仙儿只觉此刻狂风呼啸,满头乌发乱飞,扑面而来的疾风仿佛一把把尖刀刮的自己面颊森森的痛,连眼睛都睁不开。她虽然跟着叶山哥哥乘坐过几次飞行灵兽,可那几次速度都是很慢的,而且飞的也不高,又有叶山守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多少畏惧之心。

  可是,现在这大鸟不但飞的快,而且还很高,自己适应了一番以后,用元力撑起一个薄薄的黄色光幕,才缓缓睁开眼睛。

  这——这么一会功夫,两人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她低下头看去,根本就看不到地面,只有一片又一片的白云从自己脚底下溜过去。抬头看了看天,一片蔚蓝,莫名的,她眼睛一酸,一股泪意忽然涌上心头,自己终于又见到这片蓝天了——

  从被袁成杰囚禁到炼制成毒傀之后,她整日浑浑噩噩,毫无神智。被初梦救下之后,虽然心中多了一些期盼,一些喜悦,可隐藏在心中的那份倾尽沧海之水也难以洗尽的仇恨以及每次驱毒时让她恐惧到骨子里的痛苦,让她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中。

  眼前的这一片蓝是如此纯净,让自己仿佛回到了幼时,懵懵懂懂的,整天赖在母亲怀中,高兴就笑,不高兴就哭。这片蓝让她感觉就像是母亲的怀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这片蓝天情绪会如此的失控,委屈的就像是回到了母亲怀抱的小女孩,只想掉眼泪。

  ‘九羽朱雀’扑闪着翅膀,尽情的在天空遨游,三千年来,自己一直被困在主人的府邸内,今日好不容易得此机会,而且背上的人还准它自己随意,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对它一只刚出‘笼’的大鸟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了!

  “仙儿,此次没有别人,不用那么费力的憋着,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你放心,我会为你保密的!”初梦拍了拍她的肩膀,心中暗自叹了口气,看着她每日强装笑颜,自己也好难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如此喜欢仙儿,总是看不得她难过,莫名的想要去亲近她,让她开心。

  仙儿闻言,眼泪顿时如断线的珠子,一颗颗的落在‘九羽朱雀’的背上,最后忍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

  “啊——我——好——难过,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让我在最好的年龄,遇见袁成杰那样的恶人,为什么?”

  “啊——啊——为什么——为什么——”慢慢的她开始大喊,一声高过一声,仿佛要将憋闷在心中多时的痛苦全部发泄出来。

  最后情绪完全失控,身前那层薄薄的黄色防护罩早已散去,此刻的她犹如一个疯子一般,双手紧紧抓着‘九羽朱雀’身上的羽毛,迎面而来的飓风吹的满头乌丝根根立起,双眼的泪珠子更是被吹的四处乱飞。

  ‘九羽朱雀’正飞的欢快,它才不管背上的人伤心成什么样子,反正自己现在高兴,她们哭她们的,自己高兴自己的。

  蓦然,浑身一震,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寒冰水,满腔的喜悦一下子变成了惊恐,这女子的眼泪落在自己背上怎么如此冰寒?虽然不会伤害到自己,可是那股凉飕飕的感觉却让它如坠冰窟,自己可是朱雀呀,朱雀喜火,最讨厌冰冷了。

  而且,自己可不是龙阳大陆的这些俗物,它可是随着主人从青冥大陆来的,按这个大陆武者的说法,自己也可以算是神仙之流了。这背上的女子在自己的眼中不过是个随手可以碾死的弱小人类罢了,她的眼泪怎么能让自己有这么冰冷的感觉呢?

  自己随着主人几乎走遍整个青冥大陆,哪个地方没去过,哪种环境没有遇到过,就算是青冥大陆的修道者用道法凝聚的‘法雨’都无法让自己感觉到一丝冰寒,如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在这片大陆待久了,也退化了?

  这也不可能啊,自己一直带着母亲送自己的‘火精’,在这仙元匮乏的大陆,实力虽然没有上升,但是也没有跌落一丝半点。别说是眼泪,就算是这片地方下起寒冰,自己也不可能感觉到冷才是呀,真是怪事一桩!

  察觉到朱雀的异动,初梦怔了怔出言问道:“朱雀,你怎么了?有哪里不对吗?”

  朱雀正想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诉初梦,忽然觉得一瞬间自己竟然失去了对自己思维的掌控权,眨眼间不受控制的长鸣一声,示意无事。

  初梦不疑有他,见它示意无事,便也没再说什么,继续关注仙儿,这么高的地方,自己一定要将她保护好,若是出了岔子就麻烦了!

  朱雀此时却犹如遭遇大敌,身体虽然依旧稳定的在天空翱翔,可是它的识海却犹如翻起了滔天巨浪。

  它看到了什么?

  一个神态威严的****正直直的站在自己的识海中,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这怎么可能?这片贫瘠匮乏的大陆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强者?

  这****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让自己心悸的气息。它从小就生在青冥大陆,由丹辰子养大,这么多年,随着丹辰子的名气越来越大,见识也越来越广。就算在是青冥大陆能排的上号的大人物它也见了不少。

  可是,它感觉,今日见的这****的实力,就算是将那些大人物全部集中起来,也不是她的一合之敌。想到这里,它忍不住的瑟瑟发抖,两只鸟爪子一软,顿时跌坐在对方面前。它在这片大陆生活了六千年,竟然不知道此地竟然还有这么一位祖宗?

  ****见它这幅模样,微微笑了笑,说道:“本宫知道你的来历,也知道你主人是丹辰子,看在丹辰子平日积善的份上,便放你一马,你若是将今日的事情传出去半个字,本宫定要将你的九条翎羽一条条拔下,做成蒲扇!”

  朱雀惊恐的点点头,正想说话呢,那****已经消失不见了,仿佛自己刚才所见的不过是个幻觉罢了,挣扎着站起来,刚舒了口气,耳边又传来那****的声音:“那女子是尊贵之人,她的眼泪不可落在别处,你且将它们搜集起来,取其中的两粒,算作是你的报酬,至于你能不能享受的了这番造化,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它顿时吓的又一屁股坐在地上了,自己的识海中忽然多了一个氤氲七彩小瓶,它探出爪子抓了抓,却怎么也抓不住,想来这应该是盛放那女子眼泪的瓶子,不由得赶紧用自己的仙元撑起一个透明光幕将那些四处飞溅的泪珠挡在光幕内,那些眼泪便自主落入那氤氲七彩小瓶中,真是神奇至极!

  感受着那小瓶散发出来的浓郁的仙元之气,其中还隐隐带着一丝丝精纯的生命元力,它只觉自己这一趟真是赚到了,这瓶子放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可以日夜滋养自己的识海,令自己的神魂更加稳固、强大,可谓是一件天下无双的宝贝。

  至于将这宝瓶占为己有的念头,在它见识了****身上那股淡淡的威压之后,是万万不敢有的。宝瓶再好,也只是个物件,哪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朱雀回过神来,却是被外面这番光景吓了一跳,刚才还蔚蓝蔚蓝的天空,这会却是乌云压顶,狂风大作,碗口大的雨点劈头盖脸的往下砸,而且每一滴之间密不透风,若不是身处高空之中,还以为这是哪里的一条瀑布呢!

  而自己背上的女子此刻哭的撕心裂肺的,丝毫没有被外面的狂风骤雨影响。

  朱雀仔细观察了一会,发现,这女子的情绪稍微稳定一点,雨便下的有些小,若是她哭的厉害了,这雨就更大了!更让自己觉得奇怪是,这般疾风骤雨,竟然没有一丝丝的雷鸣,偶尔发现带着亮光的闪电,却也是躲在层层乌云背后,仿佛怕惊着这女子。

  忽然,它的脑子里闪过阵阵闪电,想起了一个在青冥大陆流传久远的传说,一个恐怖的念头浮上它心头,“这女子,该不会是……”

  “你这扁毛畜牲若是再敢想她的身份,本宫将你的脑浆子挖出来喂鱼……”他的识海中又响起了那****的声音,语气平淡,仿佛是在与他讨论今天晚上吃萝卜还是青菜,可他却嗅到一丝淡淡的杀意!

  这声音吓的它立刻浑身一个激灵,瞬间失去平衡,直直的从空中往下坠,好在眨眼的时间它就平静下来了,若是背上的这两位祖宗出了事,估计那****定然会把自己的脑浆子挖出来!

  初梦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此时哭泣的仙儿有些怪异,只是更具体的她又说不上来,而且这大雨来的太怪异,仿佛是在与仙儿同悲!想到这里,她笑了笑,摒弃脑中荒唐的念头,看着缓缓平静下来的仙儿,拍了拍朱雀,示意它往回飞。

  经过这一番发泄,仙儿虽然有些狼狈,不过精神却好了很多,尤其是听到初梦告诉自己,只需要再驱一次毒就能好了,更是兴奋的差点从朱雀背上掉下来。

  两人落地的时候,院子里的人早已站的满满的,妙家众人与叶山满脸的焦急之色,不是他们不放心初梦带着仙儿出去,实在是先前的这场雨下的太大了。

没有人替代你

明天去医院割眼睛,不知道能不能更,请大家见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