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噬魂女帝

第一百零三章 仙儿异状(二)

噬魂女帝 没有人替代你 3163 2017-07-09 21:32:27

  阳山甲看着眼前这个黄毛还未褪去的丫头,斜着眼睛打量一番,呵呵,橙阶大圆满?怪不得妙家要倒霉,以妙家那等资源,这丫头到现在实力竟然还没有自己家族公子、小姐的贴身侍从厉害,她们家不倒霉,那谁家倒霉?

  叶山看着不远处站在阳山甲对面的仙儿,内心忽然涌出一股怪异的感觉,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竟然感觉此地的温度忽然降低了几分。

  不得不说,叶山虽是个男人,但是第六感却比身为女人的初梦还强。

  “轰隆隆,轰隆隆——”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忽然间打起了响雷,一声接一声,仿佛是世间有人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恶之事,老天爷看不下去要自动手惩罚了!

  空间戒指中正在炼丹的丹辰子猛的抬头,连手中的丹炉爆炸都没有将他惊动分毫,作为他这个级别的强者,当然能分辨的出来哪种雷声是自然之力,哪种雷声是天道之力。

  眼前这忽然出现的炸雷,就像是有人在渡劫,天道自会降下雷劫一般。可是他非常清楚,这贫瘠的龙阳大陆根本不可能有人会渡劫,所以也不存在天道降下雷劫的说法,那就是有人得罪了老天爷。

  他忍不住的从空间戒指中探出身来,想要看看这片小小的大陆,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人物能做出得罪老天爷这种前无古人的壮观举动来?

  刚刚探出头来,他就忍不住的皱了皱鼻子,这地方的味道真是太难闻了!嗯?竟然还有一丝淡淡的天雷之力?

  然后,一股股暴虐的天道之力忽然铺天盖地的涌现,他转头一看,源头正是那个整日与初梦丫头在一起的被炼制成毒傀之后又恢复神识的丫头?

  忽然,他猛的缩了回去,就像是忽然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回到空间戒指中,忍不住的长长舒了口气,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自己那虚无的胸腔,真是吓死魂了,这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怎么会出现这般大人物?差点将自己刚刚凝实的神魂吓的溃散了!这种事情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参与的好,哪怕是看一眼也不要。

  随后又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诶!真是老不羞了,竟然又说脏话了——

  初梦正在给妙嘉成夫妇喂药,忽然听得天空忽然响雷,顿时双手一颤,差点惊的将手中喂给南宫影的药丸掉在地上。她赶紧看了一眼仙儿,不知怎的,心里咯噔一下,脑海中又浮现出自己与她在高空中忽降暴雨的那一幕。

  仙儿此刻双目赤红,满头乌发根根竖起,满脑子都是自己父母重伤飞出去的身影,他们身上的鲜血似乎将自己的眼睛也染红了。

  此刻只能看见一片血红,只知道她要杀人,要把这些人全部杀了,只有他们死了,父母才不会有危险。

  “啊——”她仰头长啸,脸上的暴虐之色更甚。天空顿时电闪雷鸣,乌云密布,狂风呼啸。

  两边树林中的一颗颗大树被这股突如其来的飓风连根拔起,在空中乱舞,碗口大的雨点劈头盖脸的就砸下来,天空中更有大树一下子被雷电击中,从空中落下来,砸死了好多倒霉的黑衣武者。

  两边树林内此起彼伏的野兽的哀鸣声传遍整片天地,树林内在不经意间就起了大火,无数飞禽走兽横冲直撞的从四面八方冲出来,比万兽山庄一千年前发动的那场兽潮都要声势浩大。此刻,所有人再也顾不得其他,用最快的速度将中间的大路让出来,以便这股兽潮顺利过去。

  青石铺就的大路此时更是犹如地龙翻滚,裂开一道又一道的缝隙,黑乎乎的缝隙中仿佛有什么怪物下一刻就会出现在众人眼前。

  不绝于耳的雷鸣声轰的众人耳膜震荡,听不到任何声音。地上时不时的有一根短箭被雷电击中,然后就是密密麻麻的一片,只要被雷电之力包围,在场的众人不分敌我,全部触电。场面顿时传出阵阵哀嚎声。

  就在所有人被这恍如末世的场面震惊时,仙儿赤红的目光看着眼前的阳山甲,忽然一拳朝他打去。

  这一刻,阳山甲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只觉自己仿佛面对的是一个面目可怖、张牙舞爪的魔鬼,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橙阶武者,怎么可能修炼出如此引动天地威力的功法?这一定是巧合——

  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白皙娇小的拳头打在自己身上,他才想起来要防御。不过下一刻,他就笑了起来,这一拳给自己挠痒痒还差不多,看来此地的异变真是个巧合,自己差点就被一个小小的橙阶武者给唬住。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的笑了笑,人啊,真是越老越怕死了!

  仙儿看到自己的拳头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伤害,心里的恨意更加癫狂,自己永远都是这么无能,永远只会给父母、哥哥拖后腿。想到这里,她又一次状若癫狂的扑过去,用尽全力想要给对方造成哪怕一丝丝的伤害。

  阳山甲双手抱胸,冷笑着看着她也不还手,只是身边撑起了一层薄薄的蓝色防护罩,等着这小女子将它打破。看着对方这不屑一顾的蔑视,仙儿只觉的自己的浑身上下都要被怒火焚烧,随着一次次的出拳,又一次次被弹回来,她的身体被那股反弹的力量震的踉跄不已,嘴角处溢出丝丝鲜血。

  看着眼前洋洋得意的阳山甲,九羽朱雀此刻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若不是此刻自己动弹不得,它定要一口‘炎火’喷出,将这个混蛋烧死。

  你个蝼蚁般的臭虫在那得意什么?本来是跟自己没关系的,自己也不打算趟这趟浑水的。可随着天空出现的第一声雷鸣,上次出现在自己识海中的那位宫装夫人就再一次出现了,看着外面在那个叫仙儿女子面前耀武扬威的臭虫,她那凌厉的双眸中喷出的怒火快要将自己的识海烧成灰了!

  这位姑奶奶现在占据着自己的识海,怒目圆睁,恶狠狠的瞪着外面的那个混蛋,五指紧紧握拳,浓郁磅礴的天道之力仿佛一轮随时发光散热的太阳,炙烤着自己神魂,它原本凝实稳固的神魂被烤的仿佛肉身出汗一样,一滴又一滴的神魂之力开始在识海中飘荡,自身神魂开始雾化,马上就要消散了!

  初梦看了看妙嘉成与南宫影,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这两人受伤太重了,哪怕是有大罗仙丹也难以救回,她实在是不敢想象仙儿知道这个事实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大白,你去把阳山甲给我撕了——”此刻,她真是恨极了这个阳家,将仙儿害成这个样子,若不是自己现在身受重伤,定然拼尽全力也要将他们这一行人全部灭杀。

  大白大吼一声,立刻朝神情得意的阳山甲扑过去,口中更是再次吐出一颗火球,转眼就将他身前那层薄薄的防护罩破去,将他的衣服、毛发一瞬间就烧成灰烬。

  阳山甲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只感觉一股热浪朝着自己翻涌,等他再次凝聚元力护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浑身赤裸,一时间怔了怔,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问题。

  就是这一怔的时间,大白已经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在他的右臂上,将他的一条胳膊吞入腹中,伤口喷涌而出的浓稠鲜血溅了仙儿一脸。

  仙儿眼中的赤红散去,看着自己眼前失去胳膊的阳山甲,又看了看不远处躺在初梦旁边的父母,赶紧跑过去。

  “父亲,母亲,你们怎么样?”她一边喊着,一边蹲下来查看父母的情况。

  “初梦,我父母怎么样?伤的重吗?你呢?伤的重不重呀?”她的语气中罕见的带着一丝紧张,但又觉得有初梦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对。

  初梦看着她满脸希冀的神色,刚刚想好的那些说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孩,她那么善良,生活才刚刚有了一丝色彩,现在怎么能接受的了这么残酷的现实呢?

  如果自己此刻将这个噩耗告诉她,那她的人生会不会从此失去色彩?她那张漂亮的脸蛋日后还如何展露笑颜,她能承受得了这又一次巨大的打击吗?

  仙儿看着一语不发的初梦,小脸一时间沉下来了,难道是父亲和母亲出什么事情了吗?初梦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是害怕自己知道什么不好的消息吗?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父母,其实她自己也能感知得到,两个人早已没有了呼吸,可还是忍不住的想问初梦。因为习惯了她能创造奇迹,所以觉得她应该不会让自己失望。自己怎么忘记了,她也是个人,对于一些事情,她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宫装夫人看着失了神的仙儿,眼泪仿佛断线的珍珠般落在那两个人身上,她是心痛的厉害。看了眼旁边瑟瑟发抖的九羽朱雀,出声问道:“若是你,能受得住如此打击吗?”

  朱雀火速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双目中罕见的出现一丝悲伤,“小的觉得她受不住,她刚刚从一个地狱中跳出来,好不容易有了些神采,若是再受一个晴天霹雳,定然会崩溃的,就算是活下来也只是具行尸走肉!”

  宫装夫人听它说完,手指间忽然弹出两个乳白色的圆点,朱雀知道,那是仙儿父母的灵魂,随着她一指的力量,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