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魅力轻小说

小气鬼与怪房客(一)

魅力轻小说 15105027881 1010 2017-06-15 21:57:25

  先导:我叫白航,今年二十三岁,是一个骗子。不,应该说我最近一段时间叫白航,因为我是一个骗子骗子永远不可能跟你说任何真话,包括他的名字。(先导结束)

“我真的很需要钱。”涂晓晓撅着嘴从厨房走出来。我没理她,在阳台上用挂烫机熨我的黑西装熨得很仔细,再尖的眼睛也找不到一处褶皱。

“大叔,跟你说话呢!”涂晓晓用锅铲敲了敲客厅和阳台间的玻璃门。

我抬了抬眼皮,手里没停:“菜又涨价了?”我住进涂晓晓家的这栋房子不过两个月,附近菜场的菜价已经涨过四次。当然,这都是涂晓晓的片面之词,或许只是为了骗我多交伙食费,我却懒得深究,谁会和一个13岁的小姑娘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呢?

“是呀,大叔。”涂晓晓瞪大眼睛,露出浮夸的震惊表情,“猪肉又涨了五毛!人家还想着夏天就要到了,能攒钱买几条裙子……”

她说着说着脑袋就垂了下去,长长的刘海遮住眉眼,看起来可怜巴巴。我不为所动,从衣架上取下西装:“涨一百块也跟你没关系,我们至少三个礼拜没吃猪肉了吧?”

根据搬进来之前和涂晓晓签的租房合同约定,我每个月缴纳一笔伙食费,她作为房东则要在学校没有其他安排的情况下提供周一到周五的晚餐和周末两天的三餐。这份合同由涂晓晓亲自起草,内容非常细致,具体到每顿饭的伙食标准:三菜一汤,有荤有素有海鲜。只是,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荤菜和荤菜也有区别:比如,鸡肉就比猪肉便宜一半以上,所以涂晓晓把荤菜做成的鸡肉全宴:红烧鸡、白切鸡、盐水鸡、黄焖鸡……这半个多月吃得我连说梦话都像打鸣。至于海鲜,我不知道海带和皮虾算不算海鲜。

徐晓晓狗腿地帮我拽了拽西装下摆,冲着试衣镜挤眼:“帅呆了!那就这么说定啦,大叔,伙食费每周涨50,保证下周开始你顿顿有肉吃!”

我懒得和她纠缠,从喉头“嗯”了一声算是回应,最后一次检查镜子里自己的形象,完美。

“我晚上不回来吃了。”说完这句话,我注意到涂晓晓眉间有抹喜色一闪而过。她此刻想的一定是太好了,又省了一顿,我从没见过这么守财奴的少女,一点都不像两个高级知识分子生下来的。

其实,我并不介意它在许多细节上接近丧心病狂地占我的便宜,因为从我搬进来那天开始,她就吃了大亏——我支付的租金只到本地区平均水平的一半。她作为一名初中生,了解周边房屋租金水平的渠道非常有限,而这些渠道我都已经事先做了手脚。这方面我很擅长,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是的,我是一个很专业的骗子。

今天是礼拜天,阳光正好,走出单元楼,我深吸了口气。手腕上的高仿瑞士表指针指向下午两点,我要开始工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