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魅力轻小说

小气鬼与怪房客(四)

魅力轻小说 15105027881 1289 2017-07-06 18:26:00

  我叫白航,今年二十三岁,是一个骗子。不,应该说我最近一段时间叫白航,因为我是一个骗子,骗子永远不可能跟你说任何真话,包括他的名字。

  我从小在一所孤儿院长大,因为瘦小,又不会说好听的话讨阿姨喜欢所以挨了很多欺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学会了撒谎,因为撒谎能为我带来许多我需要的东西:糖果、小人书、阿姨的夸奖,甚至友谊。我一方面对这个世界失望透顶,一方面又沉醉谎言带给我的便利,我甚至觉得,不会撒谎的人,似乎注定要被这个世界欺负,我习惯了躲在谎言背后,除此之外,我不堪一击。

  我骗过许多人,最后一次欺骗的对象是一个女孩,她叫涂晓晓,今年十三岁。

  一开始我接近她,只是受本地的黑道大哥彪哥所托找到那个叫赤龙涎的标本。据说真正的幕后买主是本市一位人尽皆知的商业大亨,他为了赤龙涎绞尽脑汁,甚至专门派了几个人去南极。而涂晓晓的父母就是为了保护赤龙涎在躲避这伙人的围追堵截时,迷茫在茫茫冰原上,至今生死未卜。

  说起来真是可笑,贪婪竟会让人类愚蠢到这种地步,竟然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长生不老这种事。当然,这都和我无关,收钱办事,这是我一贯的原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搬进那栋房子之后,我犹豫了。这种感觉从未有过,我似乎很享受每天跟他她斗嘴瞪眼的日子,仿佛,她就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这种感觉很美好,却也很危险。

  她很抠门儿,时常说自己很需要钱,我一直不明白,知道我偷看了她的日记。原来,这个看起来不动声色的女孩其实一直在攒钱,准备独自去南极找自己的父母,此外,她还计划给奶奶留下一笔钱,以防她再也无法回来。

  她真傻,遇上我,她真倒霉。

  和涂晓晓在一起的日子,有种陌生的温暖的感觉在心底慢慢滋生。我害怕这种感觉,我本能地想要远离这种我认为注定不该属于我的美好,所以,我最终还是骗了她,帮助彪哥夺走了赤龙涎的标本。当天晚上,她入睡之后我便默默离开了那栋房子,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在和她相处,如何面对她的眼神。撒谎,曾是我最擅长的伎俩,可是我突然发现自己竟无从施展,我甚至连再编织一个圆融的谎言的力气都没有了。

  第二天她给我打了七十几个电话,发了三十多条短信,我猜她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因为我走的那么突然,就像当初突然闯进她的生活一样。我只能猜,因为我压根不敢看那些短信。我回到小时候生活过的孤儿院,坐在马路对面,安静的看着在广场上嬉戏的孩子们。我坐了一天一夜,然后做了一个决定。

  谎言,不该是生活的常态,每一个有机会远离它的人,都应该躲得越远越好,包括我。

  那天晚上,我回到涂晓晓住的单元楼下,直到她房间的灯灭了,我才上楼,悄悄将一个信封从门缝底下塞了进去。里面是一张银行卡,密码写在背面,卡里有二十万人民币,那是我这些年来的全部积蓄。我知道这并不能洗清我身上的罪恶,可我依然想这么做,涂晓晓说过,她真的很需要钱。

  走出单元楼,月光正好,我从手里翻出彪哥的地址,在小区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我希望对涂晓晓撒的谎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撒谎,至于赤龙涎,我不知道它到底有没有传说中那神奇的功效,我只知道,那是涂晓晓十三岁生日收到的唯一的礼物,我要帮她拿回来。如果我能侥幸平安归来,我还要和她去南极,一起找她的父母。

  涂晓晓,请等着我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