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灵梦

第四十七章 心法

灵梦 七丝雨 2009 2017-06-08 23:29:49

  渐渐的,穆有知醒悟了,这剑气不是他能随随便便就控制的住的。

紫岚剑已经完全化为了一道紫云,在紫云台上随处流窜,穆有知本想像控制紫岚剑一样控制住它,但这道紫云已经不是紫岚剑本体,而且剑气本身既要维持这种紫云的形态,还要听从穆有知的控制,谈何容易。

紫云台上的龙纹也渐渐隐现青光,而且穆有知控制不住紫云剑气,剑气越来越快。

若是在此时出了差错,自己丢人是小事,万一再伤到弟子们那可就不得了了,正在此时,穆有知灵机一动,起身跳下紫云台。

果然,紫岚剑跟随着主人下了紫云台,刚下紫云台,紫云剑气就又变回了紫岚剑,穆有知接在手里,飞身向梨华盖飞去。

弟子们一片掌声,并没有看到什么异样。

穆有知回到了梨华盖,不外乎对刚才的事感到惊异,心想:“莫非紫岚剑与紫云台有感应?师父说的紫岚剑绝技,真的可以实现?”

穆有知依旧怀着疑惑修炼起来,不敢懈怠。

松华盖上,林小雨也在修炼,不消说,是林太德找来了他。

松华殿里,碧光流翠,林小雨坐在那儿,闭着眼睛练习心法。

林小雨素来对什么心法一窍不通,林太德讲的那些东西他听起来也像是听经书一样难懂。于是渐渐的,林小雨睡着了,梦见自己乘风遨游,逍遥自得。

“小雨,小雨?”卓红蹲下轻轻推了推林小雨,林小雨一晃,倒在了卓红怀里,依旧酣眠未醒。

林太德不在殿里。卓红就坐在殿下,把睡梦中的林小雨放在自己怀里,看着林小雨在自己怀里睡的正香,卓红很心喜,像个少女一样微笑了起来。

其实卓红一直都没把林小雨当成是别人的孩子,虽然在卓红眼里,林小雨又笨又傻又固执可爱。现在孩子长大了,是不是在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修仙之人仙风道骨,常年居住在仙山上,不入尘世,所以百年风霜对卓红来说,依旧不会变老。

“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卓红自言自语道:“是飞廉把你带回来的吗?”

这场景让人不由得想到,如果卓红和林小雨不是义母和义子的关系,那肯定是恋人吧!

“妈妈。”林等笙走进了松华殿,看见林小雨正倒在卓红怀里沉睡不醒,脸一下就红了。

卓红看着自己女儿,简直就像照镜子一样。

如果现在林小雨醒来,那场面肯定会很尴尬吧。但林小雨没有让人失望,依旧睡的和死猪一样,好像好几天都没睡觉似的。

卓红示意林等笙不要吵醒林小雨,她把林小雨轻轻放下,然后过来抱住了林等笙。这简直不像母女而像姐妹两人。

“你是来找你父亲的吗?他刚刚出去了。”卓红明知道林等笙来不是来找林太德的,却还是这样说了。

“嗯。”

林等笙答应着,转身看了看林小雨。林小雨仰面睡在地上。

“他好像很累的,让他在这儿睡一会吧,不要告诉你父亲。”

“嗯。”林等笙依旧没说别的。

卓红拉起林等笙的手,看着林等笙手中的凤音剑,问道:

“最近怎么样?这把剑还听话吗?”

“一切都好。”

“梧桐树上最近冷吗?如果在上面住的累了就下来。你现在已经有了凤灵之意,比你的妈妈厉害多了,又何必这么拼命的修炼呢,别太累到自己。”

“嗯。”

林等笙虽然艳如桃李,但却对人冷淡,就连对自己的妈妈话也不多,也可能是在梧桐树上呆久了,见人不知道说什么了。虽然话不多,但还是很亲昵的。

卓红和林等笙来到殿外,卓红说道:

“凤音剑是天上凤凰的翎羽变成的剑,听说谁成为了凤音剑的主人,那么有一天天上的凤凰就会落在她身旁,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还是没能等来凤凰,虽然没有等来凤凰,但妈妈等来了你,你就是妈妈的小凤凰。”

卓红和林等笙守在殿门口说着暧昧的话,里面林小雨渐渐醒了。

“师母,师姐。”

“你醒了,刚才笙儿还说要给你当枕头呢。”

林等笙被卓红的无稽之谈羞得脸上发烫,连忙说道:

“妈妈,人家哪有说过这话……”

林小雨说道:“师父本来是让我在这里修习心法的,我却睡着了,实在太对不起了。”

“师父为什么突然又让你学习心法?”

“师父说让我修习一些本领用来防身,免得哪一天再让妖人有机可乘。师父说的是很有道理,但是这心法我却怎么也学不懂。”

“没关系,如果哪一天妖人再敢来了,不是还有笙儿保护你,对不对?再说了,那妖人不是已经死了吗?就算是现在,笙儿也是可以教你心法的,那我就不打扰了。”说完,卓红就走了,留下林小雨和林等笙在这里。

其实林等笙今天来松华殿来,就是来看林小雨的。林等笙听齐大方说林太德找林小雨传授心法,就知道林小雨学不会,所以今天来看看,能不能帮到他些什么,但没想到却遇到了妈妈。

而林等笙之所以要来找林小雨,也是有原因的。

林小雨看着林等笙一直脸红着不说话,完全没有了冷若冰霜的表情,心里想着林等笙脸红起来更是漂亮呢,如果能想自己的母亲那样温柔该多好……

“你在想什么呢?”林等笙见林小雨一直看着自己不说话,便问林小雨。

“我在想,心法是不是和人心一样让人猜不透呢?”

“心法心法,自然是要用心去体会的。”

林等笙慢慢走了过去,但依旧和林小雨隔了好几步。

林等笙在松华殿里慢慢儿的给林小雨讲着最基本的心法。而林小雨只能遥遥头,什么也听不会。

林等笙依旧不厌其烦的给林小雨讲了一遍又一遍,好像即使再讲个一千遍一万遍,林等笙也不会感到厌烦一样,只要林小雨听着,林等笙就愿意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