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灵梦

第六十二章 迷花

灵梦 七丝雨 2221 2017-06-23 21:41:49

  马群撒欢的跑起来,林小雨的心仿佛也在白云端自由飞翔,无拘无束的风多么悠扬。

松华盖经历了多少场物是人非的雨,而谁在荫荫碧绿下追回到从前?

忽然,林小雨想起自己长这么大,到底活着是为了什么?像穆有知那样为了父母?自己家破人亡,孤身一人。为了道法仙法?而自己无知无觉,不敢恭维。为了自己?既然做什么都是为了自己,那又何必伤心?

而风里传来一阵莫名奇妙的香。接着是一个清甜的声音:“你不来看看我吗?而今我终于盛开了……”

林小雨记得这个声音,这是个经常出现在雨后的声音,在雨后,每当自己把马群赶出去,就会听见有人撒娇似的喊;“救命!”

林小雨根据声音来寻找声音的根源,沿路闻到幽幽的香味,那是芸豆蔓延的树后,林小雨绕过山石,想看雨后的阳光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流丝万道的光雨随风潜入昨夜,阳光洒在绿梢上,芬芳随绿影荡漾。

芸豆儿开了花。

芸豆开了花!就在林小雨的眼前,就在这松华盖的后山,芸豆开花了!

虽然只有妖娆的一朵,但对这偌大的松华盖来说,已经足够了。

林小雨不知道花是什么模样,面对眼前的芬芳,只有惊讶的合不拢嘴。林小雨心想:

“如果她和花一个模样,那么花也应该和她很像。但我看来看去,只觉得她比眼前的芬芳还漂亮……”

林小雨不敢贸然把眼前看到的事物叫花儿,但在心里已经有了它的形象,仿佛也熟悉了它的芬芳。

林小雨拎起水桶,跑到灵河边,打了满满一桶水,一路上循着花香,颠颠簸簸,来到芸豆花前的时候,水已经洒了一半,林小雨把剩下的另一半浇下。

爱花的心溢满溶溶的清波。

林小雨一直看着花儿,直到斗转星移,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就坐在那儿打起盹儿来,渐渐合上了沉重的眼睛。

“醒醒,醒醒,你睡着了吗?”一双凉凉的玉手拂过林小雨的脖颈,宛如柳条的温度。

一袭温婉的裙衫带着娇艳的色彩,宛如刚盛开的花儿一样,轻轻伏在睡梦人的怀里。

林小雨被衣衫窸窣的声音惊醒,睁开眼睛,看见有个女子躺在自己怀里,林小雨很惊讶,自己不认识她,但是却认识她身上的香,就和刚才的香一样。

林小雨看见怀里的女子,手足无措,抬着胳膊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才好,如果花儿盛开了,那一定是脸红的颜色。

女子花丽的衣衫盈满了林小雨的眼睛,肌肤凝脂轻柔在林小雨怀里,樱唇随呼吸微微抿动,似乎是在梦里说什么悄悄话。

这悄悄话林小雨听不真切,只觉得世上的芬芳似乎飘满了翠芝山的风。林小雨的心跳的很快,惊动了怀里的女子。

女子轻轻的一翻身,带起的裙衫温柔似水,娇艳的裙带半掩着白里透红的身体,林小雨赶紧挪开眼睛,感觉脸上似乎着了火。

林小雨僵硬的动作惊醒了女子,女子睁开梦眼,躺在林小雨怀里看着林小雨,林小雨把脸扭向一旁,不敢看自己。

“你脸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红啊?”女子说道。

“啊!你醒了啊,我,你,呃……”

女子见林小雨手脚慌乱的样子很可爱,于是不觉嘤嘤笑了起来。她这一笑林小雨脸更红了,宛如桃花一笑就染红了春风。

女子抱住林小雨不放手。

“姑娘,还未……”

女子在林小雨怀里蹭来蹭去,不让林小雨好好说话。

“姑娘,这样恐怕不太……”

“不太怎样?”

林小雨支支吾吾,说道:“还未请教……”

“我叫迷花。”

“啊?那,为什么你会在松华盖上呢?”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你忘啦?”

林小雨诧异,说道:“啊?我什么时候……不对,我们根本就素昧平生呀?”

“看来你真是忘了,不是你求我开花的吗?说什么铁树开花,人家又不是什么铁树……哼!”

林小雨记得以前只对芸豆花说过这样的话,在转眼一看,果然,刚才盛开的花儿不见了。

“你是刚才的那朵花?”

“人家是有名字的,就叫迷花。”

“迷花?不是芸豆花儿嘛?”

“什么?呵呵。”女子又不觉笑了起来,“豆花?呵呵……”

女子一伸手,迷花藤蔓疯长起来,把两人缠在一起。

女子俯在林小雨耳边,轻轻说道:“可不是普通的花儿哦……”

林小雨听得如痴如醉,如果这是场梦,林小雨或许真的会不愿醒来,但这确实不是梦,凉凉的藤蔓缠在身上,让林小雨感觉到这确实不是梦!

“是你放的这些马吗?好几次我都差点让它们吃掉,吃掉了就不能见到你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

“若不是有飞廉护着,我们就真的还未谋面,就已经永别了。”

“飞廉?你也知道飞廉么?我不是让它躲到山下么?”

“飞廉可是上古灵兽,当然懂得怜香惜玉啦,不想你,天天用冷水浇人家……”

“真是奇怪,真是奇怪!”林小雨感到非常吃惊,“松华盖不是从来没开过花吗?既然你说你的名字叫迷花,那刚才我看到的肯定就是花了,原来世上的花并不是一个样子,就像夜半的流星一样绚丽多彩。”

迷花对林小雨的话感到很奇怪:“你在说什么呀?”

此时迷花还依偎在林小雨的怀里,林小雨不敢看她,又无法动弹,于是说:

“姑娘,你能先起来吗?这样……”

“叫我迷花,不然我不起……”

林小雨愣了一下,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类似的话,但眼下无计,只能说:“迷花,你能起来一下吗?”

这次迷花终于从林小雨怀里起身了,却又是换了个姿势抱住了林小雨,林小雨苦笑,双手动弹不得,只得瞧了瞧身上缠绕的青藤。

这缠在身上的青藤和迷花的手,就像是要束缚住林小雨一样,让林小雨不能像那群马一样自由自在奔跑。林小雨心生陡然,但也只能看着远方,无计可施。

远方正是用来看的,林小雨对翠芝山以外的天空投下目光,无语谁会凭栏意?

要说谁会凭栏意,自然要算到那个桃李冰姿的女子,一袭羽衣翩跹,身旁仿佛凤鸣萦绕。

林小雨听见声音,发现林等笙正站在那儿看着自己,而此时迷花还依偎着自己,林小雨急忙想解释,但又不知道怎么说。

林等笙看着眼前的一幕,冷若冰霜的脸庞没说什么,只是俯身,把那件缝补过的黑色斗篷轻轻的放在地上,头也不回的快步跑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